第229章 生儿育女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与白丽一起,当晚乘坐飞机,直飞东川机场。

    飞机落地时,凌晨六点。

    “在上飞机之前,我已经通知了我们白家在东川机场最近的公司,让他们派车来接我们,不过,从机场到白家庄园,坐车需要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走出机场出站口,白丽看了一眼面色冷漠,不苟言笑的林阳,撇了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路之上,她本以为林阳会为别墅里按摩之事,找她道歉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一路上,若不是她有意和林阳说了几句话,恐怕自始至终,林阳都是闭目养神,把她这个大美女,当成空气对待。

    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恶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在白丽瞪大的眼中,神色平静,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看着林阳一脸的冷漠,不苟言笑的表情,白丽把洁白牙齿咬得嘎嘣响,要不是林阳的武道修为比她高出不知多少,此刻,她非要一脚飞起,将之踹到地上不可。

    负气之下,不再开口,两人沉默中,快步走出飞机场出站口,看到一辆黑色宝马停在出站口外,靠着车门站着一名黑西装男子。

    这名黑西装男子看到走出出站口的白丽,眼睛立刻一亮,站直身体后,抬步迎着白丽走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这名黑西装男子动作那一刻,林阳二人就注意到此人。

    “白大小姐,你可是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来到白丽面前,如释重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鹏哥,怎么是你来接我?随便在公司派个人来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白丽听到黑西装男子的话,眉头不由一皱,疑问道。

    面前这名男子,名叫白鹏,是她的堂兄,负责白家在东川机场附近的那家公司业务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亲自来吧。谁知道你这姑奶奶在半路上会不会拐去别处。”

    白鹏撇了撇嘴,目光落在一脸冷漠的林阳身上,眉头不由一皱。

    “小丽,你回来就回来了,怎么还带着一个,难道你不知道,你已经和左天宗从小订婚,不能结交男朋友,更何况,是带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男朋友,他是我的同学,来大川省玩的。”

    白丽横了林阳一眼后,对白鹏辩解道。

    但是,白鹏看了看白丽,又看了看林阳后,分明不相信,但也不想过多纠缠,摆了摆手,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上车吧,现在白家正糟心呢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他抬步向着黑色宝马走去。

    白丽见此,给了林阳一眼示意,随即跟上去,来到宝马车前,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同时,林阳抬腿,一步之下,犹如缩地成寸,虽然给人感觉步伐很慢,但是却几乎与白丽同一时间,来到宝马车另一侧,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鹏启动车辆,离开机场,上了高速,一路疾驰。

    “鹏哥,现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白丽坐在车中,越发感觉白鹏一个总经理亲自来当司机,有些反常,不由在车里开口,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。今天上午左天宗从江大回来后,丹鼎宗直接派人来到白家,要把你接去丹鼎宗成婚。”

    白鹏叹了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刚出口,白丽就猛地瞪大了双眼,无语叫道:

    “接我去成婚,开什么玩笑,我才十七岁,还不够成年,还不到成婚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家主也这样说,但是丹鼎宗不允许,他们也有理由,左家一脉单传,为了延续香火,所以要把你接去丹鼎宗,为左家生儿育女。”

    白鹏一边开着车,一边叹息回答。

    “而且,丹鼎宗也放出话来,若是白家不交出你,那么丹鼎宗就与白家断绝姻亲关系,从今以后,白家所需丹药,一律断绝,白家成为丹鼎宗的仇敌,整个大川省世家,均可对白家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白丽听到这话,面色变得苍白,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一旦丹鼎宗宣布与白家决裂,那么她们白家,必定遭到整个大川省武道势力的排斥,甚至可能,有些武道家族为了讨好丹鼎宗,拿白家开刀,让得白家家破人亡,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就这样遵从丹鼎宗意思,以她区区十七岁的花季年龄,去和左天宗同床共枕,为左家生儿育女,她的心中,又是十分不甘。

    一时间,车内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手握方向盘的白鹏斜瞥了白丽一眼,不由叹息一声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整个大川省,丹鼎宗实力强横,有化劲宗师左丹智坐镇宗门。

    更加上丹鼎宗的丹药对所有武道修炼者有着莫大的吸引力,让得丹鼎宗在大川省,完全是个巨无霸,白家根本不可能抗衡。

    甚至,在白家的族老心中,牺牲一个女娃,能够与丹鼎宗结下姻亲关系,怎么算都是占了大便宜,至于白丽愿不愿意,除了身为白丽父亲的白雄天,没有人关心在乎。

    白丽坐在林阳身边,脑袋低着,一双娇嫩的手掌紧紧攥着,面色苍白,眼眸中充满憋屈、怒气,还有想到丹鼎宗强大时,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忽然仰头,不想让眼中慢慢凝聚的水雾因为重力,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仰头的瞬间,她的眼角余光扫到了林阳,不由身体一震,所有的负面情绪,在刹那间消失一空,目中有了一丝别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林阳,他是江省江湖的第一人,实力非常不俗,若是有他的帮忙,说不定,我白家会出现转机,我也可以出现转机,哪怕在大川省待不下去,白家也可以迁移到江省之内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白丽目光炯炯,盯着林阳,眼睛一眨不眨看去。

    即便林阳拥有千年阅历,也被白丽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,不由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你们白家之事,我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他淡漠的声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可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白丽狡黠的一笑后,收回目光,身体靠在宝马车柔软的座椅上,面露沉思中,不时嘴角勾起,发出有些异样的笑声,让得旁边的林阳也不时侧目,总有种感觉,白丽这个娘们,似乎在心中算计他。

    而在开着车的白鹏听到林阳之言,嘴角轻轻一翘,眼中有着轻视。

    说的煞有介事,大言不惭,白家之事,一个小小的学生,岂可置喙。

    而且,跟着白丽去往白家,以左天宗那睚眦必报的个性,恐怕性命都要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白鹏心中想到此处,但没有多言,开着宝马,在高速公路上疾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