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心口一刀(第五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正趴在床垫上,闭目惬意的享受林阳按摩背部伤口的白丽,听到这话,漂亮的眼睛猛地睁开,快速扭转脑袋,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看到,林阳的裆部,有了凸起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,你不是性冷淡?”

    白丽脸色慢慢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我是性冷淡?”

    林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心理境界很高,但此时修为低微,内心世界又受到高中时代的影响,在光溜溜的美女面前,也不可能抑制身体诚实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流氓,出去,快点出去!”

    白丽脸色完全白了,抓起身边的一物,就朝着林阳丢了过去,等到发现时,才看到,丢向林阳的东西,竟然是她贴身衣服,白色蕾丝胸罩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她眼睛都呆了。

    林阳看着白丽激烈的反应,不由干咳了一声,抬起手指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明明是白丽自己要求的,现在怎么变成他流氓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衣服穿好,稍后下楼,我们一起去往机场,坐飞机前往大川省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他不等白丽反应,直接转身,走出房间,只留下双眼呆滞的白丽。

    完了,本女侠的清白毁在了这小子手中。

    让他摸了半个小时,天哪,怎么办,怎么办!

    该死的林阳,你是正常人,为何非要装成非正常,你这个混蛋,该死的混蛋,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丽胡思乱想,感觉身上很脏。

    最后,她实在无法忍受,从床上跳下,拿起衣服,套上之后,走出房间,面色冰冷站在二楼栏杆处,看向林阳,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洗浴室,我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二楼东头,有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嘴角狠狠抽了一下,本想不加理会,但是,还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哼哼!”

    白丽冷哼一声,转身向所在楼层的东面而去,找到了洗手间,走进去,把门关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然后,她脱光衣服,打开水龙头,正要冲洗身体,却在忽然,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才想起,身体上下有着许多伤口,甚至在刚刚,还抹了药膏,即便林阳用修为帮他按摩伤口,加速吸收药力,但这么短时间,也不可能痊愈,一旦沾水,恐怕伤口会在身体上,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这混蛋!”

    白丽咬牙切齿,低吼一声,不得不把水龙头关闭,重新穿上衣服,打开洗手间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来到楼下,林阳诧异的看了一眼速度奇快的白丽,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走,去机场!”

    白丽冷冷看了林阳一眼,本来苍白的面色,现在变得黑沉黑沉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林阳丝毫没有受白丽情绪影响,点了点头,转身向着别墅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该死的林阳,难道你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?

    这样的洒脱,让得白丽看着林阳前行的身影,眼睛一瞪,再次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但是她也没有多说,只是赌气一般,狠狠跺了跺脚,快走几步,跟上了林阳。

    此刻,在别墅门前,还停着那辆奔驰,吴东来站在一旁,手中拿着两张机票,正在等候。

    林阳走到车前,吴东来连忙把机票捧上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后,密切注意张世平,若他有动作,等我回来解决,必要之时,舍弃这里,回到洛城,守好那里即可。”

    林阳看着吴东来递上来的机票,忽然沉默了一下,眼眸抬起时,朝着百米之外的一颗桂花树,淡淡扫了一眼后,传音吴东来。

    “是,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吴东来连忙不动声色,躬身应道。

    见此,林阳点了点头,抬手间,自顾自的拉开车门。坐上车后,直接把车门拉上,让得紧跟在后的白丽,看到这一幕,两眼再次一瞪,气的胸脯高高低低,快速起伏。

    她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的男人,太可恨了,十分可恨。

    狠狠在地面上跺了两脚,她气呼呼走到奔驰另一边,为了眼不见心不烦,不去坐后座,而是拉开了副驾驶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坐好,青年司机启动奔驰,离开庄园,向着东梁市机场而去。

    吴东来看着奔驰离去,一直到消失不见,他都默默站在原地,没有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而在他目中,却是有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林先生甚少有特别叮嘱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现在,林先生去大川省之前,竟然破天荒的叮嘱我,让我密切注意张世平举动,甚至预测了最坏的结果,给予了应对底线。

    那么,必然是这个张世平本身的问题极严重,恐怕张世平此人,已经引起了林先生的杀意,只不过一时间,林先生还没有决定要杀。

    心中想到此处,吴东来有了一种紧迫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,他在被林阳派来管理江省江湖之后,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,吸收了一大批新面孔,如那位林阳开车的青年司机,就是他掌管江省江湖之后,吸收进来。

    旋即,他急速抬步,走向远处,心中已经在思量,马上着手,做出一些布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东来离开之后,这一片别墅区域,变得安静下来,只有鸟雀的叫声,时有传出。

    而在一百米外,林阳目光扫过的那棵桂花树后,忽然有一道身影走出,渐渐明晰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张世平。

    他穿着长袍,腰间挂着唐刀,在走出后,目光看向离去的吴东来,以及林阳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白丽,大川省白家之女,左天宗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如今,林阳让吴东来购机票,陪同白丽一起去了大川省,而那左天宗,也在今天早上,离开的东梁市,回到了丹鼎宗,如此以来,大川省就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而我,是不是也要适时改变计划?”

    张世平左手扶着唐刀刀柄,目中闪烁着一丝丝阴险。

    自从林阳斩去他一臂,夺走这个庄园,夺走他江省江湖第一人的地位后,他每时每刻,不在想着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如今,机会就在眼前,林阳离开了江省,而他,又与京城林家结盟,手中可以动手的力量,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。

    旋即,他不再迟疑,抬起手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眯着眼中寒光,拨出了号码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,事情有变,我感觉,我们可以提前动手,在林阳的心口,先行插上一刀。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张世平把手机轻轻放在耳边,嘴角勾着阴险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话音,都透着一丝寒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