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冷淡(第四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在白丽震惊中,奔驰驶入庄园之内,停在林阳居住别墅之前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林阳看了眼还在震惊中的白丽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他推开车门下车,丝毫没有因为绝色美女白丽的震惊表情,而表现出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同时,吴东来快步而来,立在林阳不远处,随时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张世平,也自认为安全,出现在桂花树后,面含阴森,向林阳这里观察。

    白丽回过神后,冷哼一声,感觉林阳这人冷冰冰的,丝毫没有最起码男性看到美女时的表现,更没有关心体贴受伤漂亮女生的风度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真是垃圾。

    难道是性无能,性冷淡?

    心中怀疑着,她推开她所在一侧的车门,走下车来。

    吴东来看到白丽出现,如老仆一般,没有丝毫的吃惊诧异,眼眸中一片平静,静静立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阳朝着吴东来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立刻,吴东来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去拿来一些上好的治疗外伤的药品,再订两张晚上去大川省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是,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吴东来躬身应答之后,转身离去,自始至终,没有发出一丝的疑问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落入白丽的眼中,让得白丽对于林阳在这庄园中的地位,再度认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去别墅。”

    林阳吩咐吴东来之后,回头朝着白丽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在白丽心中很没有绅士风度的率先而行,推开别墅房门,走入进去。

    白丽撇了撇嘴,从来没见过林阳这号的。

    但,她还是跟随林阳,走入别墅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后,吴东来手上拿着一盒自制疗伤药,来到别墅,交给林阳,然后很是自觉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拿着药,上面有空房间,自己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林阳坐在沙发中,接了吴东来递过来的疗伤药,转手递给一边的白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白丽听到这话,看了眼林阳手中的药盒,冷哼一声,直接抓着药盒,走上别墅内的楼梯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骂死了林阳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没有绅士风度的小子,当初在男生宿舍楼下如此,东平路吴家旅馆楼下如此,现在到了别墅里,依然如此。

    难道这小子真是性冷淡?受伤的大美女在眼前,即便是不帮忙,都不知道说一句关心的话?

    经过这一系列事情,白丽心中十分怀疑。

    她推开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间的房门,走入进去后,把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卧室,床上虽然铺着床垫,但看起来十分齐整,应该是没有住过人。

    白丽走到床前,坐在床垫上,把身上的白色紧身恤脱下来,饱满的胸部,连同白色蕾丝胸罩,刹那间,全都一颤,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后背上,还可以看到,有着几道血淋淋的痕迹,虽然不再溢出鲜血,但若不进行一些治疗,恐怕会留下难看的疤痕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胸前、胳膊上,也是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些伤痕,都是在躲避周、江二老之时,做出反抗后,周、江二老所伤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是白家之女,要不是她是左天宗名义上的未婚妻,恐怕在躲避逃脱之时,那周、江二老,一掌就把她给拍死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上伤口,白丽叹了口气,把刚刚放在床上的疗伤药盒打开,里面是婴儿拳头大小的白色塑料盒,装着疗伤的药膏。

    用手指勾起一点药膏,抹在胳膊上的伤口处,一股清凉的感觉,在伤口上出现,让得白丽目中一亮,没想到这药膏竟然有如此效果。

    也许伤疤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她心中想着,快速把药膏涂遍能够碰触到的伤口,然而,后背之上,却是有一道伤口,无法够到,试了几次,最后还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总不能留下疤痕吧?”

    白丽苦恼。

    忽然,她目光一眨。

    “不如让林阳来帮忙?反正他是性冷淡,就当他不是男人算了,嗯,不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白丽做出了决定,把放在一边的恤拿起来挡在光溜溜的胸口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从床上站起,走到房门前,小心打开房门,把头探了出去,朝着楼下的客厅看了一眼,发现林阳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口,想要说话,脸颊却在刹那间,变得红润欲滴,有一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那林阳是性冷淡,对对,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再次在心中为自己辩解了片刻,她终于深吸一口气,声音颤抖着说出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……你上来,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,白丽感觉嗓子眼都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林阳坐在沙发上,考虑着一些事情,突然听到白丽的声音,眉头不由一皱,轻轻抬头时,向着别墅楼上看去,只看到伸出了一只脑袋的白丽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犹豫,还是从沙发上站起,抬步间,走到了楼上,推开房门,走进房间中,看到用恤捂着胸口的白丽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林阳仅仅在白丽身上看了一眼,就收回目光,淡漠说道。

    见到林阳如此模样,白丽砰砰狂跳的心中,才稍稍有了平静。

    果然是性冷淡,嗯,一定是修炼武道把那里修的不行了,就如传说中的辟邪剑。

    看到林阳一脸平静,白丽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反应也不满,深吸一口气后,放开了一些,说道:“我后背有一处伤口,无法涂抹药膏,你来帮我涂抹一下,谢谢!”

    “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白丽再次仔仔细细看了林阳一眼,再次确定了心中想法之后,才慢慢转过了身体。

    虽然后背上有着几道伤痕,但依然挡不住那白嫩之色。

    若不是林阳这种前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修仙界绝世容颜的人,恐怕换上另一个,就要如饿虎扑食,直接扑在了白丽身上。

    林阳从床上拿起药膏,勾起一点,手不抖,心不跳,把药膏一点点涂抹在白丽的后背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,白丽还很紧张,但后背皮肤感觉到林阳的表现后,她就彻底放开,已经确定心中的判断。

    于是,抱着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抹了药膏之后,她又让林阳帮她推功过血,按摩皮肤,以求皮肤上不留疤痕。

    一翻折腾,足足花费了半个小时,林阳脸色终于黑了,真把他紫阳帝君,当做了服务生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的身材不错,但是,让我摸了半个小时,你是在考验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制力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