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救我(第一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那林阳的确是化劲宗师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坐在沙发上,虽然仅仅一只手臂,但器宇轩昂,展现出一方江湖大佬的气度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左天宗的双腿之上看了一眼,似有所指,说道:

    “看来左少主已经和那林阳交过手,似乎还吃了不小的亏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得左天宗脸色猛地一沉,眼中现出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刚刚之时,林大为的问话,包含有关心好奇的意思,并不惹他心中不快,但是,张世平的这句话,让人听来,就有着一些冷讽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不用嘲笑,我左天宗不才,只是暗劲修为,败在那化劲修为林阳手中,仅仅只是伤了双腿血脉,并不感觉丢人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世平眼中一怔,立马反应过来,他说出的这句话,让得左天宗理解有了偏差,不由尴尬一笑,叹了一口气时,看向空荡荡的右臂处。

    “左少主,我怎么会嘲笑你。你恐怕不知道,我这只断掉的右臂,就是毫无反抗之下,被那林阳,当着整个江省江湖同道的面,给生生斩断的,这份羞辱,这份仇恨,时刻铭记在心,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张世平说到这里时,难掩眼中对林阳的仇恨。

    左天宗愣住,他心中的怒意,在这句话中,刹那间消失的一干二净,看向张世平断了的右臂之时,眼中有了柔和,宛若找到同病相怜的伙伴。

    林大为在一旁,也是有些诧异,在张世平断臂上看了一眼后,又目光扫过左天宗的双腿,一时间,心中竟有这里是难兄难弟集中营的荒谬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的共同目标都是林阳,现在还是说说如何对付他吧,化劲宗师的修为,一般手段,恐怕已经不凑效,而我们之中,修为最高者,仅仅只是半步化劲,与真正化劲相比,还有许多差距,对付林阳,还需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林大为开口,把所有人注意力集中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不用担心,本人早已经有了初步安排,即便是化劲宗师,在我来说,也不是不可能找来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轻轻一笑,露出很强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林阳当初夺我江省江湖地位之时,出手斩杀了泰国宗师毛瑟旺的爱徒赞隆,如今,我已经派人向那毛瑟旺宗师传信,想来要不了多久,毛瑟旺宗师就能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有化劲宗师到来,我们把握就大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和林大为听到这里,目中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见此,张世平淡淡一笑时,话音一转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仅仅凭借毛瑟旺宗师一人,我感觉斩杀林阳的概率,在五五之间,所以,我们还需要其他化劲宗师出手,才能把有十成把握,把林阳斩杀。你们二位感觉呢?”

    话落,他看向左天宗和林大为。

    若是仅仅依靠一个毛瑟旺,那么他来这里寻求与林家、左天宗的合作,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所言极是,那林阳要是想逃,仅仅依靠一个化劲宗师,必定不能拦下,一旦真让他逃脱,报复起来,恐怕会让我们很被动,危险重重。”

    林大为目露沉吟之色,似乎在做很艰难的思考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他抬起头,看向张世平、左天宗二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把此事告诉我表弟轻阳,以他周康剑宗师外孙的身份,想来能够请出周康剑宗师麾下的一名化劲宗师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敢说出这句话,乃是因为,林阳的崛起,直接威胁他表弟林轻阳的地位,一旦让林轻阳知道林阳武道修为化劲,那必杀林阳之心,绝对会强烈无比,派出一名化劲宗师,应该极其容易。

    话落后,林大为和张世平又看向左天宗,三家中,他们两家已经表态,如今,只剩下左天宗。

    看着张世平二人的目光,左天宗沉吟。

    丹鼎宗不是纯粹的武道门派,而是以炼丹为主,所以宗门子弟分心之下,整个丹鼎宗的武道实力,其实并不强悍,仅仅只有左丹智一人达到了化劲层次,而且还是初期。

    “二位放心,我丹鼎宗也不会怂,我在这几天,尽快回到丹鼎宗,说动我的父亲,让他出手,铲除林阳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猛地抬头,坚定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如此以来,三名武道化劲,足以让那林阳,有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眼睛大亮。

    他此行的目的,已经达到。

    如今这局势,三家联合斩杀林阳,不说百分之百把握,但也足以达到百分之九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阳盘坐练功房玉席之上,纹丝不动,已有三天。

    这三天,他手机关机,不受外界打扰,快速比对着玉简灵山。

    终于,在某一刻,他忽然把贴在额头眉心处的玉简拿下来,目中虽然此刻有着疲惫之色,但也难掩脸上轻微露出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中皇山!”

    他目光一眨,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在比对到第九座灵山中皇山之时,他终于比对上,羊皮卷上所画的图形,与中皇山一处地形,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“现在,只要找到中皇山的位置,就能按图索骥,找到那八百年,甚至现在已经是千年药龄的人参,一旦得到,以我前世千年修炼经验,足以凭借这颗人参,达到先天境界。”

    林阳嘴角一笑,从玉席上站起,体内发出一连串的骨头碰撞之声。

    那是久坐之后,僵硬骨头再次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一步迈去,穿上鞋子,走出练功房房门,来到客厅中,拿出口袋中已经关机的手机,将之打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,有短信的,还有未接电话的。

    他翻着这些未接来电,韩栋打来一个,魏辉打了三个,刘茹打来了九个,还有一些陌生的,10086的,以及白丽打来的三十多个。

    “白丽,她那么急切找我,到底何事?”

    林阳眉头一皱,心中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那从大川省而来,缠着白丽的左天宗,他自信,在操场上,凌空一指指芒藏在其丹田中,若是没有修仙者手段,指芒在随后的爆发之下,这左天宗必死无疑,应该此时,那左天宗不可能再去纠缠白丽才对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着时,林阳手指拨着手机,查看那许多未查看的短信。

    突然,他神情一震,猛地从沙发里坐直,脸色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救我!”

    白丽的一条短信,只有两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