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林大为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江姓老者看着走来的中年男子,眉头不由一皱。他明显感觉出,这走来的中年,有些特殊,不是医院中的病人家属,似乎专门在等他,或者说,等病房中走出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暗中警惕。

    “奉我家公子之命,来此送信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走到江姓老者面前,从衣服内口袋里,掏出一份没有任何署名的黄皮信封,双手托着,递向江姓老者。

    江姓老者扫了一眼信封,又看向中年男子,沉默中,没有直接伸手去接信封,而是问道:“你家公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打开信封,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在江姓老者问话后,不卑不亢,脸色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江姓老者点了点头,然后朝着一旁的一名唐装青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顿时,旁边的那名唐装青年,走上前,伸出手,想要接下中年男子手中的信封。

    却在忽然,中年男子眉头一皱,猛地扭头,横了唐装青年一眼,面色冰冷,哼道:“滚开,我家公子的书信,不是什么小虾小米能够碰触。”

    唐装青年脸色一僵,目中有着一丝怒意,但是,偷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江姓老者,他只能强忍着这口怒气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一个跑腿的就有如此傲气,我倒是想要知道,你们家公子,到底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冷冷一笑,抬手间,把中年男子手中的书信,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见信送到,留下这句话后,没有丝毫停留,转身大踏步而去。

    江姓老者看着中年男子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,然后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信封,沉默中,忽然抬头,朝着刚刚那名唐装青年说道:“去买一把轮椅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江护法。”

    唐装青年连忙抱拳,应下之后,转身快速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见此,江姓老者捏着手中信封,转身推开病房房门,走入病房中。

    “老江,你手中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手中捏着的信封,在进入房门后,顿时落入左天宗二人的眼中,让得周姓老者,最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人送给我们的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开口,把刚刚在病房门口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呵,口气不小,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,他家的公子,到底是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丹鼎宗在江省的影响并不是太大,但在大川省,丹鼎宗的地位,却是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而他身为丹鼎宗的少宗主,地位更是不凡。能在他的病房前还如此狂傲,那么这个所谓公子的身份,还真是让人心中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拆开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走到病床旁边,把手中的信封撕开,露出其内一张信纸。

    他没有丝毫停顿,把信纸拿出,展开后,没有看信的内容,而是向信纸的落款处看去。

    京城林家,林大为!

    看到落款上这样一行字,江姓老者面色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左天宗二人见此,不由神色诧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?来头不小?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小,京城林家。”江姓老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背后站着周康剑宗师的林家?”

    左天宗惊愕。

    武道修为化劲,虽然都可以称为宗师,但是,宗师也有强有弱,如周康剑那样的宗师,已经是站在了武道的最巅峰,甚至有冲击圣师境界的几率,比之他的老爹左丹智,高出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林家有周康剑坐镇,的确有骄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正是那个林家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,他把手中信纸递给左天宗。

    左天宗拿着信纸,把信的内容浏览一遍之后,眼中骤然大亮,有一抹喜色出现在面孔上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!”

    他手指弹着信纸,口中兴奋的叫道:“没想到那个林阳,竟然如此作死,竟然引得京城林家要杀他,如此以来,我们就有了帮手。

    这信上说,要我们今晚与他们碰面,共同商议对付林阳之事。二位护法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话落,左天宗抬眼看向周、江二老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凭借京城林家的实力,那个林阳,恐怕活不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可以借此机会,搭上京城林家这条线,让得我们丹鼎宗的实力,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周、江二老互相对视了一眼,均是点了点头,赞同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,左天宗不顾医院反对,强行办理出院手续,住进周、江二老所住的酒店。

    晚上,华灯初上,到了信上约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名唐装青年推着轮椅,轮椅上坐着左天宗,同周、江二老一起走出酒店。

    在酒店门口,他们坐上车后,径直前往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约定地点,是一处闹市区的豪华酒楼,装修的富丽堂皇,门口站着两排迎宾小姐。

    左天宗乘坐的豪车在酒楼门口停下,立刻就有门童前来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下车后,询问迎宾,知道了约定好的包间所在楼层后,他们就一刻不停,走入酒楼,来到那处包间门口,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里面没有传出应答声,但是,房门却是突然被拉开一道缝隙,露出一名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,正是今天去医院送信的那名中年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黑西装中年看了一眼左天宗几人,认出江姓老者,顿时点了点头,把房门彻底拉开,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旋即,唐装青年推着左天宗所坐的轮椅,率先进入包间之内,周、江两名老者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在这个包间中,分成了两部分,一边是会客室,有着沙发、茶几之类的家具,一边是餐厅,摆放着一张很大的实木圆桌。

    在会客室的正中央沙发上,此刻正坐着一名青年,手里端着一杯红酒,整个人身上,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,只有那些大家族子弟,才会拥有的难言气息。

    而在中央沙发两侧,同样摆放着两张沙发,坐着两名老者,均是闭目养神,有着一脸的孤傲。

    同时,在房间的其他部位,也站着七八名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,这些男子身上,散发出难以掩饰的军伍气息,应该是从军队中走出的老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