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轮椅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,我说过,只要你杀不死我,那么我,必定杀死你,你等着!

    左天宗轻轻自语,说出这句话后,似乎整个人从那昏迷时,茫然不知的状态回神,眼睛一眨,有着阴毒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他双手一撑,从病床上坐了起来,想要挪动双腿,却是脸色一变,惊恐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的双腿,怎么无法移动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刚刚全身上下痛苦之中,他全部心神,都在发出惨叫,忍受剧痛,甚至没有关注双腿出现的状况,此刻回神,感受到此,在心中,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腿上的血脉,在刚才之时,已经全部崩溃,想要治好,除非回到宗门之内,请求宗主拿出宗门底蕴,炼制出神丹仙药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老者那罗盘拿在手中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即便少主你的性命,要不是这次带出的仙韵罗盘,恐怕就要陨落在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动用了仙韵罗盘?”

    左天宗脸色一变,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对于周、江二老刚才如何对他进行治疗,他在剧痛之中,完全没有印象,此刻听到,心中的震动,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仙韵罗盘,在丹鼎宗中,属于传承之宝,是治疗圣器,每一次治疗,都要消耗那罗盘中间晶石内的仙灵之气,而且用一次少一次,轻易之间,不舍得动用。

    他这次来到江省,之所以能够带着仙韵罗盘,全因为他是宗主之子,且是唯一的儿子,身份尊贵,带着仙韵罗盘,只是以防万一,没想到竟然真的使用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可能不知道刚刚的凶险。我们二人本来想要用内气给你梳理经脉,修复身体,没想到,在你的丹田之中,有着他人预留的一道气劲。

    这道气劲异常恐怖,我们的内气刚一接触,就立马崩溃,根本不能抗衡丝毫。最终它爆发起来,若是没有仙韵罗盘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走到病床前,依然脸色有着苍白,把刚刚的凶险、始末,全都说出,每说出一句话,就让得左天宗想到林阳那最后蕴含杀意的一指,目光不由阴冷一分,怨恨也不由增加一分。

    “天宗多谢两位护法的救命之恩,若是没有两位护法激发仙韵罗盘,恐怕我左天宗已经死在此地,这份大恩,等回到宗门,我会给我爹说,让他来感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平复了情绪,向着周、江两名老者抱拳感谢。

    正如江姓老者所说,丹鼎宗的底蕴深厚,回到宗门让他老爹炼制一炉经脉借续丹,他的腿伤,可以痊愈,所以此刻,虽然难以接受,但也不需要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“少主不用客气,保护少主,是我们二人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周、江二老摆了摆,客气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,若能够在回到宗门后,得到左丹智的感谢,他们心中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少主,伤你之人如今在哪,不如让我们二人为你出手,将他灭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伤我之人,是江大的大一新生,名叫林阳。但是,仅凭我们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是那小子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摇了摇头,总算没有完全失去理智,虽然他很不想承认,但是,林阳那一指一按,仅仅凭空做出两个小小动作,就让得他九死一生,差点命丧在江大之中,足以看出,林阳的实力,不是一般。

    “少主,难道凭我和江护法两个暗劲巅峰,即便暗杀,也无法将之杀掉吗?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眉头一皱,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即便江姓老者,也是目光看来,眼中的疑惑很深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大一新生,年纪必定不大,即便修为实力确实有着不凡,能够把左天宗重伤,但是,也不可能挡住两个暗劲巅峰高手的暗杀吧?

    “你们去,恐怕会有去无回,那人的武道修为,以我看去,恐怕是如我爹一般,化劲宗师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化劲宗师,一个还在上学的化劲宗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虽然我不想承认,但他用出的手段,的确只有化劲宗师才能用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少主,这里太危险了,为了你的安危,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,回到丹鼎宗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左天宗口中之言,周、江二老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左天宗是暗劲中期,虽然不如他们修为,但有个化劲宗师境界的老爹,那眼光定然不会差了,说林阳是化劲宗师,那十有**,就真是化劲宗师。

    而那林阳能够用出暗藏劲气,延时发作的手段来杀左天宗,足以说明,若是再遇林阳碰到,林阳必定还会出手灭杀左天宗。

    “丹鼎宗肯定要回,不仅要回去,我还要请我爹出手,灭杀这个林阳,不能让我白白受伤,更不能白白浪费了一次仙韵罗盘。

    但是,在回去之前,我要把那白丽贱人抓回来,想逃婚,不可能,想找林阳那小白脸,更不可能,她是我的女人,永远都是我的女人,哪怕我不喜欢,毁了,也不会留给他人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咬牙切齿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全因为白丽而起,他听说白丽找上了林阳,与林阳关系亲密后,才决定动手,废掉林阳,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林阳会是如此高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会认为这是白丽设计的圈套,因为想要把一个化劲宗师当枪使,来专门针对他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,白丽也没有那样的能耐。

    若是白丽真有这样的能耐,那么白家,就不是丹鼎宗的附庸,而是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“少主,这件事情好办,就交给我们两个吧,必定把那白丽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看了看不能动弹分毫的双腿,点了点头后,说道:“现在先给我买个轮椅,总是躺着,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吩咐,让人去买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说出这话后,就转身在走到病房房门前,拉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旋即看到,门口还围着许多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这些医护人员在看到江姓老者从病房中走出后,立马涌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任性。会害了病人。赶快让我们进去为病人治疗。”

    有医生朝着江姓老者怒道。

    而在这名医生之后,还有更多的医护开口,群情涌动,让得江姓老者目中有了不耐。

    他老眼之中寒光闪烁,扫视四周时,身上有煞气散出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再在这里呱噪,老子让你们这辈子,永远不会开口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四周医护心中一颤,感受到了江姓老者身上的煞气,一时间,都往后退,在一翻纠结之后,他们最终无奈,还是离开。

    转眼间,医护走后,现场却是只留下了一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名中年男子身穿黑西装,戴着墨镜,一身军伍气息,在病房门前空旷后,忽然抬步,径直走向江姓老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