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一道气劲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离开江大之后,径直去了紫林庄园。

    刚在庄园门口出现,吴东来就得到讯息,急忙走出迎接,而那跟随其后的张世平,更是恭谨,如一名断臂老仆一般,在很远的地方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林阳不动声色,目光在张世平身上扫了一眼后,就抬步走向他的专属别墅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还不想直接杀掉张世平。

    毛瑟旺依然在他心中,有着兴趣,想要见识一下,地球上真正的化劲,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谢绝了吴东来、张世平的殷勤伺候,林阳走入别墅中专门开辟的练功房。

    在这间练功房中,有着一张极大的木塌,上面铺着玉片制成的席子,看起来极其华贵,据吴东来所说,这张席子,还是张世平的主意。

    林阳拖鞋踏入席子,盘膝坐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,一股虽然极淡,但是极其舒心的灵气气息,缭绕在身周,让得心中感觉,平静一片。

    若是那张世平没有逆反之心,用他作为奴仆,的确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林阳心思一动,这个念头飘起后,就立刻消失。

    他手掌在腰间一拍,那枚记载有特殊灵山地形的玉简,还有那画着八百年人参的简易羊皮图,瞬息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看了这两样物品一眼,林阳就把玉简放在眉心,眼中盯着羊皮图,继续开始比对。

    他打算,这次,一次性比对所有灵山,找出羊皮图记录地点,是哪一座灵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东梁市人民医院,一间有着电视、沙发、且只有一张床的特护病房中,病床上躺着一人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被林阳重伤,送入医院的左天宗。

    他如今躺在病床,闭着双目,呼吸微弱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在其胸口处,绑着厚厚的绷带,绷带上有着一些血迹,还有十分浓郁的药味,从其胸口处散出,足以看出,是做过手术。

    同时,病床的两侧,站着两名头发花白老者,均是六十岁左右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是丹鼎宗宗主左丹智派来保护左天宗的两名护法,此刻,二人正眉头紧锁,看向病床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老周,少主的伤势,有些古怪,按说,内伤虽重,但不致命,此刻应该也要苏醒,可是如今看来,他没有一丝苏醒的迹象,而且,呼吸比之刚刚送到医院之时,更加微弱,不是个好现象。”

    病床左侧老者,忽然面色凝重中开口,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极是,我们必须要把少主救醒,只有救醒了少主,他才能运转功法,激活生机,自动恢复。江老怪,我们动手吧,用内力疏通少主经脉。”

    病床右侧的周姓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在我们动手之前。吩咐外面值守的弟子,不要让任何人进入病房,即便是这座医院的医生,若是强行闯入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江姓老者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,走出病房房门。

    在病房门口两侧,有四名身穿黑色唐装的青年男子,均是抱胸而立,面无表情,显得十分冷酷。

    江姓老者看了四人一眼,就把刚刚作出的决定,告诉了四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守好门口,不得任何人闯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江护法。”

    四名青年抱拳一礼,让得四周路过的护士病人,全都目中露出怪异之色,纷纷探究一般,看过来。

    江姓老者点了点头后,重新推门走入病房之内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周姓老者,说道:“我们开始吧!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没有回应,但却是身体一震,一股暗劲巅峰的修为波动,在他的身体上,刹那间扩散开来,双眼之中,有着炽烈的精芒。

    然后,周姓老者抬手间,直接抓住病床上左天宗的一只手臂,体内经脉中的内气,迅疾间,顺着这条手臂,涌入左天宗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江姓老者也没有丝毫迟疑,在他身上亦是一股暗劲巅峰的修为气息散出,也抓住左天宗的另一条手臂,将经脉中的内气,涌入左天宗经脉中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一边,几乎眨眼间,就打通了双臂上堵塞经脉,然后向着左天宗胸腹之间而去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在一刻钟后,周、江二老的额头上,已经弥漫了汗珠,浑身上下热腾腾一片雾气,宛若刚刚从桑拿浴室中走出。

    此时,左天宗面色变得红润,呼吸也强烈了起来,似乎双眼,有睁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同时,左天宗上半身的经脉,基本已经打通,唯剩下丹田部位,一旦完全融汇,就可在体内形成一个循环,到时候,定然能够让左天宗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周、江二老互相对视一眼,也不敢说话,怕泄了聚集起来的内气,宛若默契一般,忽然共同发力,将自身内气,向着左天宗丹田之中涌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足三秒钟,他们二人面色突然一变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们收手,可是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躺在病床之上,面色已经显得红润的左天宗,忽然睁开双眼,怒瞪着眼球,张口间,一蓬血雾猛地喷出后,痛苦的惨叫,响彻整个病房之中。

    在病房之外,有医生护士听到惨叫声音,快速跑来,却是被四名黑唐装青年阻挡。

    “病人在痛苦惨叫,若是出了事情,你们能担待的起吗,赶快让开,我们要去抢救病人。”

    有医生伸出手推了推挡在面前的一名青年,发现青年竟如一堵墙一般,没能推动,顿时面色一沉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在旁边,其他医护人员也开口,说出晚一分钟,危险一分钟的话语,但是,四名黑唐装青年,丝毫不为所动,如四大门神一般,阻挡任何人进入病房。

    而在病房之内,周、江二老看着躺在病床上大嚎的左天宗,脸色极度阴沉,眼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那出手之人,太是狠毒无比,当场不杀人,但是,却在丹田之中留下一道气劲,一旦催动丹田内劲,或者为了疗伤,有外力涌入丹田,就会刺激这道劲气,让之彻底爆发起来,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致命,但是,那人绝对存了杀心。”

    周姓老者开口,狞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用内气梳理左天宗丹田之时,意外触动了林阳当初在操场之时,一指点出,但没有爆发,留在左天宗丹田之中的指芒。

    使得这道指芒,就在刚刚,爆发起来,化作无数的劲气气流,从左天宗丹田之中,四散而出,涌向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