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得寸进尺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韩栋二人脸色,瞬间惊恐的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有想到,仅仅是听从魏辉意思,将其搀扶到这里,一句话未说,一件出格的事情未做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,被开除!

    他们入学来,才仅仅四五天,还不足一星期,即便是军训,都还没有结束,就被开除?

    那么他们的人生,将会从这里折断,未来之路,将会从这里成了绝路。

    他们十年寒窗,就这样结束了?

    想到此处,韩栋二人眼前不由一黑,身体摇晃,几欲倒地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魏辉目中绽射出危险光芒,轻轻甩开韩栋二人搀扶着他的手,深吸一口气后,忍着胸口疼痛,缓步走向王景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走到王景面前,他目光盯着王景怒火充斥的双眼,冷笑说道:

    “难道你王景敢不给我魏家脸面,开除我们三个?若是那样,我要高看你一眼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景猛地一怔,眼中的疯狂,有些减少:“魏家?哪个魏家?”

    “京城魏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王景脸色大惊,没想到面前这个学生,竟然还有如此的身份背景。

    俗话说,宰相门前三品官,更何况,这京城魏家,本来就是华国宰相之家,走出来之人,所具有的能量,根本不是他区区一个学校负责人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见到王景的模样,魏辉冷笑更甚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“这样你就震惊了?那若是告诉你,刚刚你怒吼要开除的林阳身份,你岂不是更加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王景心中一颤后,口干舌燥,感觉大事不妙,似乎那林阳的身份,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份?呵呵,他是军方的少将,最年轻,最有重量级的少将,哪怕是我魏家,都需要认真对待的少将,难道你以为,就凭你,开除他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”

    王景彻底心惊,心中的怒火,在这一刻,彻底荡然无存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十六七岁的少将,这样的身份,不要说他一个区区江大的负责人,哪怕是江省的官方大佬,见到之后,也要以礼相待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若是今天,他敢把林阳开除,那将会引起的官方地震,绝对能够把他小小一个王景淹没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想法出现的瞬间,王景却是忽然,心脏又是猛地一跳,脸色直接苍白无血,因为他面前的魏辉,竟然在嘴角之处,又出现了冷笑。

    刚刚之时,两次冷笑,说出了两句重磅炸弹,如今再次冷笑,难道还有更恐怖?

    不由得,他腿肚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对那林少将,若是你认为如此简单,那你离死已经不远。你可知道,他乃是江省江湖的第一人,若是你不知道江湖,那么道上,你该听懂了吧。开除他,你有几条命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……什么!”

    王景听到这话,眼中露出的惊恐,比之刚刚,成倍增长。

    若是林阳仅仅有官方背景,那么得罪以后,他还有存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有江湖背景,而且是江省江湖第一人,这样的存在,若是他敢把林阳开除出江大,恐怕不用林阳知会,就有一群小弟等在他家门口,为了讨好林阳,对他拍黑砖、下死手,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几乎刹那,他右腿一软,竟是单膝跪地,额头之上,冒出大量冷汗,此刻,他哪里还有开除别人的心思,如何保住小命,如何不被江湖中人拿来讨好林阳,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“魏公子,你救救我,向那林阳,求求情,我真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在心中恐惧了几秒后,王景猛地抬头,脸色煞白的看向魏辉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清楚,以魏辉和林阳的关系,虽然不算最亲密,但是救下他的一条命,肯定能够办到,毕竟在林阳这样的人物眼中,他只是蝼蚁。

    “想要救你,也不是不行。今天的事情,你要想方设法压下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魏辉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出那么多林阳身份,不可能只是为了吓唬一下王景,最大的目的,就是想要让这个地头蛇主动一点,把今天的事情承担下来,消除影响。

    不然,他自己去解决,要花费很大时间,恐怕到最后,也不能完全处理好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魏公子放心,我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王景听到这话,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苍白的脸上,恢复了一些血色,心中的惊恐,也慢慢消散而去,重新恢复了智力,暗自庆幸,自己还有些作用,不然,今天的结果,肯定不妙。

    但在随即,在没有生命危险之后,他想到了自身前途问题,不由目光一转,有着一抹奸诈:

    “魏公子,若是这件事情办好,能不能不要追究我的责任,还让我负责这个江大?”

    “你在得寸进尺?”

    魏辉面色猛地一沉,盯着单膝跪地的王景。

    他这时回想,才后知后觉,刚刚的话说的太急切了,在这些社会混久了的老油子眼中,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真实目的,此刻这王景,明显是在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只是想,在以后能够更好的为魏家,为林少将服务,毕竟,这个江大我熟悉,若是让其他人来,恐怕会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王景口中说的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但是,魏辉却是能够听出,这是在暗示,整个江大,只有他王景能控制住,若是离开了他,往后事情,会出现麻烦,甚至这一件事情的影响,也不容易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这真是如吃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,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谁让他没有多少勾心斗角经验。

    “依然坐原来位置,这事情不可能,不然林少将那里不好交代。但是,也不会让你降的太多,做个常务负责人吧,你若再讨价还价,就去找林少将谈。”

    魏辉黑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他本来的意思,等到王景把事情办好后,直接将之从江大负责人位置上踢下来,如今却被王景抓到空隙,许诺一出,心中的郁闷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是他初出茅庐,第一次处理事情的失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谢魏公子,常务负责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景盯着魏辉看了一眼,知道这已经是愣头青魏辉的底线,连忙见好就收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120救护车到来,把躺在地上,奄奄一息的左天宗带走。

    魏辉更是懒得再看到王景这个老油条,一扭身,回到韩栋二人身边,拍了拍惊呆了的二人肩膀,带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王景一脸谄笑,一直目送魏辉三人消失后,脸色突然阴沉下来,目中狠毒之意,几乎弥漫整个眼眶。

    林少将,魏家。可真是好大的威风,我王景的确奈何不了你们,但是,有人能够与你们抗衡。

    前几天,我听到系统中有人说,京城林家的子弟林大为来到了东梁市,似乎想要与多方联合,对付什么人,此时我去投靠,凭我江大负责人的身份,必定能够成功,到那时,老子用京城林家对付你们。

    他心中毒辣,恶狠狠想到。

    然后,王景收回目光,看到四周学生古怪的目光看向他,不由脸色一沉,面露凶恶之相,吼道:“看什么看,赶快训练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指杜孟两名教官:“杜教官、孟教官,你们两个的方队,给我好好训练,把学生练废为止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他一甩袖子,阴沉着脸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