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开除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一眼,如天道俯视。

    甚至,还残留着未完全消散,依然有着一丝冷冽绝情的杀意。

    让得王景感觉,双目与这一眼对上时,心海之中,滔天轰鸣,如有巨大电流,顺着他的双眼,涌入他的全身上下,体内竟然都如凭空一般,出现一丝丝疼痛之感。

    他身体不由一颤,脸色变得苍白之时,脚下踏着地面,向着身后,踉跄退去四五步,每一步踏出,他凝聚在身,展露而出的上位者气势,就少上一分,等到退出五步的那一刻,这股气势,荡然无存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景心底胆寒,嘴唇哆嗦,对于林阳那里,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仅仅一道目光,就让得他这里,心底出现恐惧,那种如同窒息的感觉,太恐怖,即便是官方绝对大佬,也做不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想死,可以继续废话。”

    林阳冷哼中,手掌抬起时,朝着那不远处的淬毒匕首,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顿时,静静躺在地上的淬毒匕首,化作一道乌黑弧线,出现在他的面前,被他一把抓在手柄,横在胸前,默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。

    王景见到这样一幕,身体猛地一颤,被林阳话中意思,生生吓得脸色更加苍白,嘴唇蠕动了几下,硬是不敢有丝毫出声。

    气氛在这里凝滞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林阳看出,这把匕首上面的毒素,似乎颇为繁杂,应该是一些半吊子的低级炼丹师,在炼丹之时,用错误的炼丹方法,炼制出的混合毒素,虽然这些毒素对于普通人来说,毒性十分剧烈,但是对于他林阳,并不足以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倒是这把匕首本身,看起来很古老,品质不错,比他从天诸洞府中得到的那些残次品,都要高出一线,几乎达到了法宝半成品的程度。

    旋即,他毫不客气,把匕首收入储物袋中,抬头时,看向四周,发现无数人的目光,都在注意着这边。

    他感觉,若是再在这里待下去,恐怕这样的目光,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本想做普通学生,却没想到,依然不可得,罢了,也许,踏入修仙之后,凡俗已经与我无缘,哪怕为了老妈的梦想,此刻也无法融入,索性,不读也罢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片刻,不由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,他抬步离开这片操场,当走到魏辉面前时,脚步忽然一顿,目光扫过韩栋和傅国然后,落在两人之间,魏辉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事情,交给你来处理,从今天开始,我不再出现在校园,有关课程的手续问题,你帮我办了。”

    林阳话后,不等魏辉回答,直接抬步,继续走向操场之外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对其拦截,即便是那几名王景带来的中年男子,都在此刻,看着林阳远去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转眼,林阳走远,消失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几乎在林阳消失的那一刻,四周沸腾,许多人都在惊叹于林阳的恐怖,惊叹于林阳的胆子,惊叹于林阳的血腥,更是惊叹于,今天所见,颠覆三观。

    “林阳,老子非要把你开除,必定把你开除,你等着通知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林阳目光的震慑,王景心中终于不再胆寒,身体不再颤抖,苍白的脸上,也有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此时恶狠狠盯着林阳离去方向,口中大声怒吼,足以听出,他心中的怒火恨意,已经滔天,对于林阳,不除不快。

    因为,他在成为江大负责人后,还从来没有受到如此的折辱,更何况是在一个学生面前,竟然吓得连话都不敢多说,目光都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他心中发了狠,在不久后,必然用手中权利,把林阳此子,踢出江大校园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,绝不动摇。

    然而,王景吼出这句话后,却是有一道对王景此刻心情来说,十分不合时宜的声音…响起。

    “想要把林阳开除,恐怕……你区区一个王景,还没有那个能耐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回荡间,让得此刻因为暴怒而面孔狰狞的王景,神情猛地一怔,然后双眼中,爆发出因忤逆之声传来,而出现的残忍,在这个校园里,在林阳走后,还有人敢顶撞于他,他玛的找死!

    旋即,他阴狠着目光,耿直着脖子,缓缓扭头,朝着声音发出之人看去。

    顿时,韩栋、傅国然搀着魏辉,缓缓走来的身影,落入王景目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知道现在面对的是谁吗?也敢和那无法无天,不知死活的林阳一样,和我如此说话?不想上学了吗?若是不想上,就给老子滚。”

    王景面孔阴森,狞声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在怒火中,性格已经偏激,早已经没有了平时的仪态。

    更加上,在这个校园里,他高高在上,宛若黄帝一般存在,哪怕怒火撒向任何教职工或者学生,都没有一个敢反驳,没有一个敢异议,必须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威严,这就是他在江大的霸道。

    自然此刻,他不会把魏辉三人放在眼中,出了一个林阳,他不信,还能蹦出来三个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韩栋和傅国然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他们是普通家庭,没有深厚背景,能来江大上学,也是全凭本事,自己考上的,如今,面对江大负责人的开除威胁,他们心里顿时失去方寸,不由心惊胆颤中,齐齐扭头,看向刚刚说出那句话的魏辉。

    王景看到这一幕,嘴角不由冷笑,心中有了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在这江大之中,他就是天,没看到韩栋二人,在听到他的话后,脸色煞白,心中惊恐吗。

    “王景,你要注意你的言辞,有些人,你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魏辉虽然受了一脚之伤,但在休息这么久后,身体已经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身旁两人看来的目光,他没有丝毫在意,而是眼眸一抬,冷笑看向王景时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得罪?好,我让你看看,我王景说一不二。从现在起,你被开除了,还有你身边的这两个小子,都给我滚出江大去,我的江大,不欢迎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景仰天大笑,无所畏惧的笑。

    在整个江大中,若是有学生有特殊背景,必定有人通知他,他必定会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在他记忆中,眼前这三人,根本没有丝毫印象,哪有背景可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