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一指丹田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而在这怒吼声音传遍四周之时。

    四周之人,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普通人,只是看到林阳抬手一按一点,那气焰嚣张,不可一世的左天宗,就整个人倒飞出去,口喷鲜血,更是在这一刻,左天宗口中发出的怒吼之言里面,可以听到弥漫了其整个心海的无奈、郁闷、怨恨。

    “这林阳,是神仙么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隔山打牛,超级神功?”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。不过,从那左天宗口中听来,似乎其背景不凡,恐怕这林阳,要有难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人心中在震惊于林阳超强手段之后,脸上又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刚开始之时,左天宗话语嚣张,惹了众怒,此刻即便重伤,也没有人同情,但是对于挺身而出的林阳,大多数人心中有着好感,此刻被左天宗威胁,几乎所有人为之担心。

    不过,程峰、程英二人,他们此刻心中,只有心惊。

    林阳的恐怖,再次刷新了他们的认识。

    他们当初自信能够把林阳打成白痴的左天宗,甚至已经拿出了淬毒匕首,却连林阳一根毛发,都没有触及,反而被林阳凌空一按一点,给弄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左天宗能够成为暗劲大师,可是有着丹鼎宗的深厚底蕴,用丹药堆积起来的境界。

    在如此年龄之时,整个华国之内,都没有几个人能达到左天宗的修为,而在此刻,竟然败给了这个林阳,那么这个林阳的武道修为,岂不是恐怖,更加上他如此年轻的年龄,将来成就,思之极恐!”

    他们想到此处,有深深的无力感,面对林阳这样的敌人,想要报仇,恐怕这一生,都没有丝毫机会。

    而在韩栋三人那里,三人身上,血脉喷张,脸上有着因为激动而出现的潮红之色。

    “林阳赢了,赢得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那左天宗,实在活该,即便死了,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311与有荣焉。”

    他们语速很快,难掩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着时机不对,他们此刻,必定走到林阳面前,为之祝贺。

    “把……把左天宗打成了重伤,卧日,老天,你玩我!”

    为了躲避四周学生目光,目光四顾的王景,在忽然眼角余光看到左天宗倒地喷血,无法站起后,猛地瞪大了双眼,心底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是普通人,不懂得这一幕代表了什么,但是,他知道,左天宗重伤吐血,对他来说,是天大的不得了事情,恐怕那曾经为左天宗说话的官方大佬,铁定饶不了他,甚至可能,他的职业生涯,就此断绝。

    这一刻,焦急中,他几乎毫不犹豫,正要迈步冲入场中,去到左天宗身边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林阳听到左天宗的威胁,目光微微凝缩。

    杀人?

    他重生以来,不止杀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要我杀你?”

    林阳冷笑一声,忽然抬步,踏出轻微的脚步声,走向仰躺在地,满脸血腥的左天宗。

    虽然相隔二十来米,但在林阳的脚步下,似慢实快,仅仅两步,就出现在左天宗附近,俯视而下。

    左天宗看到林阳来到,心都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他刚刚吼的爽了,但是此刻,才想到他自己所处的境地,若是林阳真的想不开,不顾大庭广众之下,一掌劈死了他,即便在事后,他老爹左丹智,甚至整个丹鼎宗为他报仇,那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左天宗脸色刹那间更加苍白,有一股死亡的阴影,瞬息之间,笼罩他的心头之上。

    而在话落后,林阳朝下仅仅看了一眼,目中深处,杀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左天宗口中所说,完全在理,既然已经结仇,那么他林阳,就没有必要留下祸患。

    旋即,他抬起手掌,食指伸出,向着仰躺在地,伤势极重的左天宗,正要凌空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再敢动手,我王景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此刻,江大负责人王景再也忍不住,冲入场地中,向左天宗奔去之时,看到林阳抬起手,似乎还要行凶,哪里还能忍得住,勃然大怒,大吼着叫道。

    这声音,传入林阳的耳中,让得林阳眉头一皱时,手掌不由一顿。

    但在下一刻,他没有丝毫迟疑,那抬起的手掌,伸出的手指,朝着下方左天宗的肚腹之处,凌空一点。

    迅疾间,一道晶莹指芒在林阳指尖飞出。

    在左天宗惊恐的目中,这道指芒,以闪电般的速度,直接落在左天宗的肚腹处,那里不管是武者,还是修仙者,都是重要的所在,力量的源泉。

    丹田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几乎在指芒落上的一瞬间,左天宗一双眼睛猛地一凸,脸颊扭曲间,张口再次喷出一口血雾,整个人的气息,瞬息虚弱到极点,让人感觉,似乎只要一口气喘不上来,就会死亡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王景狂奔而到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此刻满身血腥,双目已经闭合,宛若一具尸体的左天宗后,整个人都是颤抖的,没有丝毫迟疑,甚至顾不上严厉呵斥林阳,他直接蹲下身体,伸出手指,放到左天宗的鼻息间。

    旋即,一股微弱的热流,在手指上感觉到。

    王景不由长出一口气,吓得要死,以为林阳把左天宗给真的杀掉。

    “快,打急救电话,把左天宗送到医院。”

    王景站起,面色冰冷,忍着对林阳的怒气,朝着不远处,他带来的那几个中年男子,怒吼道。

    在看到几名中年打出电话后,他猛地转身,看向林阳时,眼中毫不掩饰厌恶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林阳是吧,京华大学的派遣生?哼,你要知道,江大本来不想要你,是京华大学苦苦哀求,我才同意让你来江大念书,如今,你刚入学,就给我惹如此大的事情,那么现在,我告诉你,滚出江大,滚回京华去。”

    王景开口之后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,让得四周学生,全部神情一震,目光转移,看向林阳时,担忧更甚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感觉,若是被江大遣返,林阳的处境,林阳的将来,必定是一片黑暗,人生的旅途,还没进入社会开始,就有了污点。

    而听到这话,林阳抬起的手指缓缓落下,脚下一动,扭转身体,冰冷的目光,向着气焰高涨的王景,一眼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