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掌印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我这把匕首,乃是我家宗门重宝,用千年以来炼丹中出现的毒素淬炼而成,擦之即死,你有幸死在这把匕首之下,足可以含笑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这把匕首,左天宗嘴角狰狞之意更显。

    本来他只是想要教训林阳,顶多把林阳打成白痴就行。

    然而,林阳让他喷出了鲜血,而且不是一口,甚至在体内,在经脉之上,出现了伤势,这就不可饶恕,必须林阳死亡,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声音传遍四周,让得许多人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左天宗真是太狠毒,他这样做,必会受到官方制裁。”

    韩栋听到左天宗之言,脸上肃然一惊,面色大变,咬牙切齿开口之时,看向林阳的目光,全是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的社会,不允许有强人出现,更何况是如此凶恶之人。”

    傅国然一副书生气质,此刻也变得怒发冲冠,等着场中的左天宗,怒气盈胸。

    魏辉此刻不言中,面色阴沉,目光不着痕迹的在王景身上扫过,等到今天此事结束,这王景,必须受到惩罚,而前提是,林阳要挺过这一关,一旦中毒,恐怕后果难料,会不会再有人为林阳出头,那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左天宗狰狞之声落下后,他手中的匕首,以一种刁钻的角度,向着林阳的一侧颈间,狠狠划落下来,一旦刀刃割到颈部,甚至是擦破一层皮,必然毒素侵入躯体。

    林阳看着斩来的匕首,感受到匕首上那浓浓的毒素味道,目光清冷,心中动了杀意。

    他抬手,一道法诀捏出。

    操场四周,零星存在的天地灵气,在四周之人感觉到身周气流飞速流动之中,宛若一只只闻到血肉的蝇虫,在刹那间,蜂拥而至,凝聚在林阳的面前,快速成为一只半透明手掌模样。

    这只如水液一般,半透明的手掌出现后,让得手中匕首已经斩到林阳脖颈三十公分的左天宗,眼眶之中,瞳孔剧烈一缩,脸上更是猛地大惊,有着不可思议,有着惊恐,弥漫整个面颊。

    凝气化形,化劲宗师。他玛的,这面前林阳怎么可能会是化劲宗师?我在对一个化劲宗师出手,天哪!我不想活了吗?

    他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化劲宗师的强大,根本不是暗劲境界可以比拟,哪怕此刻匕首已经临近化劲宗师的颈间,也根本不可能伤到化劲宗师的分毫。

    此刻,他来不及多想,手中匕首就是一震,强行停下时,身体后倾,就要踏着地面,后退而去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林阳捏出法诀的手掌,向着那半透明的灵气掌印,轻轻一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林阳四周的这片天地,宛若在这一刻,忽然剧烈震动了一下,给四周之人,心中产生一种难名的变化后,那半透明的掌印,轰然而动,向着欲要后退的左天宗胸膛之处,狠狠拍落而去。

    左天宗见此,目中猛地睁大,焦急之下,张口喷出一道血雾,低吼一声,脚掌狠狠一跺操场地面,强行抵消冲向林阳的惯性。

    然后,他脚下拼命往后迈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仅仅一步,那半通明的掌印已经临近他的身前,眼看就要拍在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一枚猴子玉坠,突然从左天宗颈间飞出,散发出柔和光芒。

    这光芒在出现的眨眼间,在左天宗面前,形成一道伞形光幕,做出抵挡之势。

    左天宗见此,心中长出一口气,暗自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还好当时他忍痛花费亿元重金,买下这枚玉坠,如今看来,算是买值了,这玉坠,的确有守护功能,与当初售卖之人做出的试验情形,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由对自己的先见之明,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此刻感觉无后顾之忧后,抬头向着林阳看去,只要躲过了这一击,他立马远盾,不去与林阳争锋,在小命和白丽之间,他义无反顾,必须选择小命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想法落下之时,林阳看到这猴子玉坠,却是眉头轻轻一皱。

    这枚玉坠,他不陌生,正是出自他手,让赵家贩卖之物,没想到此刻,那些玉坠中的这一枚,竟然落在了左天宗的手中,还成了抵挡他攻击的法宝,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林阳冷冷一笑,那抬起按出的手掌还没有落下之际,剑指捏出,朝着半透明手印,轻轻一指点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在左天宗记忆中,足可以挡下子弹,甚至是手雷的玉坠光幕,现如今,在半透明掌印落在光幕之后,光幕忽然剧烈颤抖,似要崩溃。

    而那莹润的猴子玉坠上,却是有着一道道裂纹,快速的出现,转眼间布满整个玉坠后,玉坠直接在左天宗的身前,碎裂成几十片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同时,抵挡半通明手印的光幕,也在玉坠碎裂之时,瞬间崩溃消散。

    “啊,不!”

    左天宗看到这一幕,得意的神色霎时间消失,眼中布满了恐怖,他低吼一声,正要再次后退,却是再也没有机会,那半透明的手印,几乎在眨眼间,直接落在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巨大的闷响声,顿时在左天宗的胸膛上响起。

    然后见到,左天宗的胸膛,一枚略微凹陷的手掌印出现。

    同时,左天宗张口喷出血雾,脸色刹那间苍白无色,他的身体,更是在这掌印之力下,如一只破烂玩偶般,向着身后,倒卷而去。

    足足飞出二十来米后,砸在地上,而他手中的淬毒匕首,更是哐啷一声,甩出去甚远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,再次仰天喷出一口血雾,血雾落下,点点滴滴,布满左天宗整个面容,使得此刻的左天宗,看起来更加凄惨,脸色苍白如纸,一红一白之间,显得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但是,在大庭广众之下,为了避免造成恐慌,不好善后,林阳有所留手,刚才的掌印,只是将之重伤,并不足以致命,所以此刻,虽不能行动,但口齿无碍。

    “林阳,老子是大川省丹鼎宗宗主左丹智之子,在大川省江湖之中,无人敢招惹我丹鼎宗,甚至,在官方之中,无数大佬有求我丹鼎宗。

    而在今天,你敢伤我,必不得好死,老子发誓,只要今天你不杀我,等到改天,我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面容扭曲,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眼中更有一抹野兽般的疯狂。

    今天之辱,他从出生至今,还没有承受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