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毒匕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程峰二人大吼的声音,回荡在这片空间之内,让得每个人耳中,都清晰听到。

    左少宗不免嘴角勾起一丝自傲的笑意。能让人如此崇拜,也是一种极舒服的成就。

    而那韩栋三人所在之处,三人却是脸色一变,眼中的担忧第三次出现。

    四周学生,更是目中有着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能让得江大负责人王景让步,做出荒唐的决斗决定,足以看出,这身份有些不一样的左天宗,有着强烈的自信,能够把林阳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反倒是王景,听到程峰二人的吼声,心中却是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玛的,这个少年是林阳?”

    王景朝着场中林阳看去,感觉老天在玩他。

    一个左少宗已经让他苦于无法处理,最后才咬牙决定放弃场中少年,哪曾想,现在听到,场中少年是林阳,那个考出了逆天分数的江省高考状元,却被京华大学派遣到江大,做了一名派遣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,如果敢在刚刚入学后,在江大之中出现重伤事情,恐怕媒体之上,顷刻之间,就要闹翻天,一旦让得媒体深挖下去,挖到某些人的较量,那造成的影响,即便十个他,也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王景感觉他活不下去了,今天听到军训重伤事情,他就不该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左天宗傲意十足,来到林阳面前,藐视的看了林阳一眼,嘴角勾起不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染指我的白丽,纯属找死。

    现在,你是自裁,还是让本少动手?

    实话告诉你,本少乃是暗劲中期的武道实力,就凭你,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识相的,赶快自裁,不然,一旦本少出手,本少自己都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之时,更是掩饰不住傲意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林阳冷笑。

    “好胆,那本少就让你知道,死字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左天宗见林阳冥顽不灵,不由冷哼一声,面容狰狞之时,一跺地面,整个人如同一道风,迅速冲向林阳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眨眼间,他出现在林阳面前,手掌抬起,面目阴狠中,向着林阳的天灵盖,狠狠盖落而下。

    明显可以感知到,在左天宗的掌中,蕴含着一股强大劲力,这股劲力,足以让得拍中之物,碎成齑粉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攻击,落入林阳的眼中,却是让得林阳,没有丝毫的兴趣,杀之,不难。

    他冷漠中,忽然抬手,并指如剑,朝着那拍下的手掌,凌空一划。

    没有剑光,没有异象,好似普普通通。

    但在这普通中,却是蕴含了一丝灵力,如同长剑一般,无声无息中,刺入了左天宗的体内。

    然而,左天宗看到这感觉普通,似乎造不成丝毫伤害的一幕,眼中露出了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但,这一抹嘲讽刚一出现,他就猛地一怔,眼中出现震惊之色,只感觉身体之内,出现大量的疼痛,宛若撕裂了经脉一般。

    脸色更是在刹那间,出现异样的殷红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左天宗猛地张口,血雾喷出,脸色瞬间苍白无血,好似在突然之间,丧失了大量的精气神,身体之内出现了不知名的重创。

    更是在喷出鲜血后,他拍下的手掌不能继续,身体如遭雷劈一般,口中连续不断喷出鲜血,脚下踏着操场地面,向着身后,狂退而去。

    足足退出十五米,到了四周学生围成的圈子边缘位置,他才一跺脚,再次喷出一口血雾后,停止了后退的势头,猛地抬头,向着林阳看去时,眼中全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气机牵引之法?”

    左天宗一抹嘴角鲜血,狞声轻语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从腰间抽出一只样式特别的布袋,取出几个小瓷瓶,倒出几粒黑色的药丸,塞进口中后,猛地咽下去,面露冷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哪怕你有如此奇术,今天也改变不了你成为白痴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似乎他吞服的丹药起了作用,他的面颊上,突然出现红润之色。

    更是在这红润之色出现的瞬间,左天宗脚下猛地一跺地面,向林阳爆射而去,其速度,比之刚刚之时,足足增长了一倍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甚至,在冲向林阳的途中,他从腰间不知什么部位,掏出了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这把匕首上,有着古朴的乌木刀鞘,还没有抽出刀刃,就能够感觉到森森煞气铺面而来,看起来不像是普通货色,应该在丹鼎宗,也是一件不凡兵器。

    而在掏出匕首的刹那,四周之人,全部都看到了这一幕,不由发出一声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左天宗他竟然敢动刀!”

    “哪怕此时实在军训,但是刀枪也是违禁品,不可以携带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这样的性质就变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学生,都不约而同,向着王景看去,想要知道,王景在面对如此局面,是不是该阻止,是不是要发怒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王景内心,也在苦涩,在大骂左天宗混蛋,却是根本不敢去阻止。

    因为阻止之后,后续的麻烦,绝对比现在严重更多。

    此刻,在无数疑惑目光之下,他别无他法,只能扭头四顾,不去看场中的林阳和左天宗,今天这林阳是死是活,他都不会去阻止,只要让得左天宗满意,才是最好的处理结果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王景如此态度,都不由心中一叹,再回头看向林阳时,只能投去自求多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嘿,去死!”

    左天宗出现在林阳的三米之处,脸上狰狞中,口中爆喝。

    更是在喝声落下之刻,他手掌抓着匕首手柄,猛地一把抽出。

    旋即,匕首刀刃出现。

    没有耀眼的寒光,没有锋利的模样,反而,这把匕首的刀刃,漆黑一片,没有一丝反光。

    但是,却给人更加恐怖,更加心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,在这匕首刀身之上,竟然涂着一层黑色物质。而这黑色物质,在匕首抽出瞬间,就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臭味道,扩散四方时,让得四周之人,脑袋都有一些眩晕之感。

    登时间,围在四周之人,全都面色大变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剧毒。

    在一息之间,所有人向着四周,跑出十米之远,让得场中范围,显得空旷,只剩下了林阳和左天宗对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