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严惩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样的一腿砸下,出现了残影,让得四周之人,全都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这是速度快到极致的表现。

    同时,对于林阳那里的担忧,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“铜皮铁骨,就足以让你自负吗!”

    林阳左手负在背后,淡然而立。

    他看着抽来的鞭腿,忽然一步跨出,竟然速度快到极致,出现了残影,宛若消失在了程英的目中,让得程英,面色大惊之时,更是听到了四周之人,继他鞭腿抽出后,再一次发出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天哪,那林阳的速度,真快,如一道利箭。”

    “大开眼界啊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速度,参加奥运,必然第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惊呼还没有完全落下,林阳已经出现在程英的面前,显露出身形,近若咫尺。

    甚至,程英感觉,能够看到林阳面孔上的绒毛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得程英心中一颤之时,他的脸上,刹那间露出震惊之色,对于林阳的速度,对于林阳的实力,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,是他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他抽出的鞭腿力道已老,想要再有其他躲避,不说不可能,却是很难很难,不是他的实力,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林阳现出身形后,目中一片冷冽,一言不发中,他的手掌猛地抬起,如太极手势,反手一掌,狠狠抽在程英的肚腹之上。

    瞬间,程英眼睛暴突,嘴巴大张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,一股恐怖的力量,从林阳的手掌之上,顺着他的肚腹,涌入他的丹田之中,呼吸间扩散时,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几乎在疼痛席卷全身那一刻,程英张大的口中,猛烈喷出鲜血,化作一蓬红色的水雾,在毒辣的阳光之下,显得清晰而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象,直接让得四周之人,全部惊呆。

    “竟然把比程峰更强的程英,都给打得吐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林阳,似乎,深藏不露啊!”

    “今天,真是大开眼界,这比之电影上面,更加的热血,不过,事后学校的惩罚,恐怕不易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人惊叹之余,想到了之后。而在不远处,杜、孟两名教官,此刻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甚至那孟姓教官,心中的震惊,更强烈。

    他带着方队军训了三天时间,还从未想到,学生中,有如此恐怖的人物存在,这样的功夫,不要说他们普通的士兵,即便是特种兵,恐怕也不是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“我去,要不要这么给力,又是一击,只用了一击。”

    韩栋看到林阳一掌把程英打得吐血,眼睛都瞪直了,惊呼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傅国然和魏辉,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魏辉虽然有所预料,但真当看到效果,还是不可抑制的心中产生了震撼。

    程英在喷出鲜血后,整个人双臂前伸,屁股后突,成为了弓形,向着身后方向,倒射而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飞出十来米,重重砸在地上,再次张口喷出鲜血,脸色苍白一片,但是眼中,看向林阳的目光,却是充满了怨毒。

    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气,他从地上咬牙爬起,深吸一口气时,全身上下传来剧痛,但却不管这些,拼命抬起脚步,向着林阳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十几米,在此刻,对于他程英来说,是一道天斩,仅仅走出了三四米,张口鲜血喷出,脸色再苍白几分,身体更是一晃,砰地一声,直接倒地,不断挣扎,却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得四周学生,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,眼睛瞪得大大的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竟然一击之下,能够把金刚不坏体小成的程英打成重伤,再没有一战之力,这个林阳的实力,看起来不容小觑,也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嘴唇单薄少年看到这一幕,眼眸轻轻一缩,有着一道寒光闪出,对那受伤的两名程英二人,丝毫没有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这两人,是大川省程家为了巴结他,派给他的使唤之人,哪怕全死在这里,也不会放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唯有对于林阳那里,他身为丹鼎宗的少主,初次到来江省,并不是太了解,更不会知道,那在他心中只是厉害一点的少年,会是江省江湖第一人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虽然见到林阳如此实力,也丝毫没有方寸大乱,因为这样的手段,他自认为,也可以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虽然废了你们,但留了你们一条性命。若是再有下次,你们的生命,必然走到尽头。”

    林阳随意站在原地,目光落在程英的身上,张口之间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挣扎着,还想站起来的程英,猛地抬头,看向林阳时,脸上直接苍白无血,张口间,再次喷出大量血雾,挣扎半起的身体,砰的一下,倒在地上,两眼无神,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没有了修为,没有了实力,他从此之后,在整个程家,将会一无是处,恐怕会被程家扫到边缘,成为可有可无的族人,到那时,他的地位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心中隐隐作痛,后悔听从左天宗的安排,后悔对林阳的出手,若是他实力还在,即便被程家除名,在这凡俗之中,也可以生活极好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杜姓教官终于反应过来,快速奔到程英身旁,关心询问,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两名学生重伤吐血,这个事情,可真是大发了,恐怕校方都要震怒。

    果然,在他把程英搀扶到一边后,操场不远处的一条学校道路上,几名穿着黑色上衣的三十多岁中年男子,疾速向着操场而来。

    这几名中年男子中,为首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男子,两鬓有些苍白,在走入操场,来到林阳所在的方队之处后,扫了一眼林阳,以及操场上那几摊血迹。

    这名五十多岁男子,面色不由一沉,眼中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怒意。

    他王景身为江大负责人,在军训之中,出现如此严重的伤人事件,虽然在第一时间赶来,但对于他的政绩,依然有着严重的影响,甚至可能,直接决定着升迁的成败,断送他的前程。

    这件事,必须严惩!

    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这名中年扫视四周,面色冰冷,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九成感觉是林阳所为,但没有亲眼所见,还需要证实。几乎在他的话落,围成一圈的学生,下意识的,齐齐目光一转,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即便此刻没有一个人指认,但那样的动作,已经完全说明了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