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表演吗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的走出,让得这片操场区域,气氛猛地一滞。

    许多学生脸上,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对于林阳那里,即便是一起军训了三天,他们也大多不知道底细,哪怕有一些知道林阳名字,也仅仅只限于名字而已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走出来了,难道没有看到,教官已经被打的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难而退不丢人,仅仅是一句话的刺激,就不顾自身实力,直接跳出来,就太不理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这小子柔弱的奶油小生模样,根本不可能是那五大三粗的程峰对手,估计,一个照面,就要躺床上养伤个把月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气氛凝滞了三秒后,林阳所在方队的学生,全都哗然,看向林阳时,更是摇头叹息,对林阳跳出来的举动,感觉十分惋惜,心中并不看好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不要犯傻啊,那程峰的力量,太恐怖了,教官都不是对手,你哪里可以打得过他,赶快回来,别逞能啊!”

    韩栋看到林阳走出,神情一怔后,脸色大急,开口向林阳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傅国然也开口帮腔,亦是劝说林阳,不要冲动,那程峰的力量太强,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能够抗衡的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,那孟姓教官都拖着不能抬起的手臂,来到林阳面前,以自身为例子,极力劝说。

    然而,魏辉看到此刻,那程峰竟然敢挑战林阳,却是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担心,那程峰挑战林阳,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他心潮澎湃间,看了眼搀着他的韩栋和傅国然,努力压制心中的激荡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让得还想再劝说林阳的韩栋二人,全部一怔,不可思议的看向魏辉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,该不会魏辉被踹了一脚,把脑袋给踹出毛病来了吧,以林阳那体格,还程峰在找死?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哪怕在不远处的孟姓教官,隐约听到这话,都嘴角狠狠一抽,对这样的自大之言,没有放在心上,而是一脸担心,看向场中。

    林阳走入场中后,脚步依然稳健,来到程峰面前五米之处,停止不再向前,一脸平静的望去。

    “林阳?我倒是要看看,你到底有何德何能,竟然让得那白大美女主动在楼下等候,还要请你吃饭,还要追求于你,希望,你不要让老子失望,希望,你不要在老子一拳头之下,变成白痴。”

    程峰看着站在面前的林阳,上下打量了一翻,心中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就这样普通的少年,竟然让得白家大小姐倒贴,也并不怎么样嘛。

    甚至,他有种感觉,一拳下去,林阳半条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丽的追求者?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程峰之语,眉头不由一皱。

    据白丽所说,追求她的是大川省丹鼎宗的少主左天宗,然而面前这人,虽然是武道修炼者,但却不是左天宗,难道信息有误,还是,此人仅仅是那左天宗的试探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林阳目光不由一转,落在了那不远处,嘴唇单薄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若说可能,此人最有可能是那左天宗。

    “追求白丽,我还不配,而你,更加不配,此刻,我就让你长长记性,以后,要擦亮招子,有些美女,根本不是你这个身份的杂碎能够染指,去死。”

    程峰冷笑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在话落之际,他猛地一踏地面,身形疾冲而出,向着林阳而去。

    转瞬间跨越五米距离,出现在林阳面前之时,他右手手掌握拳,带着猎猎狂风,朝着林阳的脑袋,轰然捣出,看起来气势汹涌,比之刚刚与孟姓教官对轰的那一拳,力量更加强横许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拳,落在四周学生的目中,都是心中一跳,暗暗为林阳担心。

    而那杜姓教官,更是在看到后,脸色苍白一片,若是林阳被砸出重伤,恐怕他难辞其咎,即便程峰背景恐怖,也会把他当做替罪羊丢出,平息影响。

    “林阳,希望你真的是个高手!”

    在魏辉身旁,韩栋二人看着场中景象,都有些紧张,每个人的双眼,眨也不眨。

    林阳一身随意站在原地,看着狂奔而来的程峰,拳风吹动他的头发,刮着面颊。

    忽然,他垂在一侧的右手,抬起,似慢实快,朝着那砸来的拳头,轻轻抓去,宛若抓向轻飘飘的柳絮,看不出丝毫的力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抓,落在程峰的眼中,让得程峰嘴角露出不屑,那砸出的拳头,没有丝毫停顿,甚至是有意的一般,不避不闪,径直朝着林阳的手掌掌心,砸落下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拳头落入林阳的手掌中,撞击之下,发出一道极轻微的闷响。

    然后看到,林阳在这一拳击中之下,面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,傲然不动,似乎程峰那一拳,对于他来说,宛若瘙痒一般,没有实质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事实上,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程峰的修为境界,连铜皮铁骨层次还没有达到,这样的力量,即便林阳不动用灵力,不动用道术,仅仅靠着身体的坚固,就可以轻易挡下。

    毕竟,林阳的身体,乃是晶肌玉骨。

    程峰一脸冷笑,看着被他拳头砸中的林阳,以为万事大吉,林阳必定重伤。

    然而,他等了两三秒,看到林阳依然面色不改,就那样云淡风轻的站在原地,没有哪怕一丝一毫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程峰不由两眼一瞪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声惊呼,四周围观的学生也都发现了异常,全都震惊的看着拳头落在手掌中的情形,最后更是目光移到林阳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显得柔和的稚嫩面庞,有一些俊朗。

    而此时,这张脸上,没有如孟姓教官那样苍白,嘴角没有一丝血迹,反而一眼看去,淡然的表情,感觉不出丝毫受到攻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刚刚那程峰的一拳,只是绣花枕头,轻飘飘的吗?”

    “莫非这个林阳,真是个高手,可是,看着不像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做表演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人心中,都产生了一个个疑问。

    实在是此刻的景象,与刚刚程峰一拳砸中孟姓教官的情形,不可同日而语,怎么看,怎么像是过家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