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一句一气人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魏辉看到狂奔而来的程峰,在突然之间,他也面色凝重起来,感觉到了程峰身上浓烈的强悍气息,这样的气息,他身为大家族子弟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资质有限,恐怕也有机会,拥有这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武道修炼者!

    该死,这个程峰是武道修炼者。

    魏辉心底怒骂了一声,没有丝毫迟疑,脚下连续后退。

    然而,程峰的速度太快,转眼之间就到了魏辉面前,毫不犹豫一脚抬起,如有劲风裹挟,狠狠踹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这一脚气势很足,直接踹在魏辉匆忙之间,抬起的双臂之上,虽然被挡了一下,但是这一脚的劲力丝毫不减,连同双臂一起,落在了魏辉的胸口处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刹那间,魏辉口中发出一声闷哼,脸色苍白之时,身体离地而起,倒飞而去,更是在飞出三米,落地之后,后背擦着地面,在操场上,滑出了足足有七八米之远,才堪堪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在四周的林阳方队学生,看到这一幕,全都身体一颤,倒抽一口冷气,太凶残了,那后背在地上摩擦七八米,即便穿着迷彩服,也必定擦出大量伤痕,甚至衣服都会破碎烧焦,那样的疼痛,可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魏辉!”

    韩栋和傅国然看到这一幕,齐齐惊呼一声,从地上一跃而起,飞速跑到倒地的魏辉身旁,分左右两侧,把魏辉从地上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旋即见到,魏辉迷彩服的后背,衣服破烂,露出一片森红,有着丝丝血迹出现。

    而魏辉本身,更是面色苍白,轻咳了一声,有一丝殷红血迹,从其嘴角之处,渐渐流出,显得很是清晰。

    同时,林阳从地上站起时,冰冷看了那伤人之后,傲气站在原地,一脸不可一世的程峰一眼,就身形一转,来到魏辉面前。

    “林阳!”

    魏辉被韩栋二人搀扶着,感觉后背疼痛刺激神经,痛彻心扉,抽搐着脸颊时,看到林阳走来,不由苦涩一笑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程峰,真是太混蛋了,同学之间,只是切磋而已,竟然把人打伤,做事情太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打架厉害,肯定狠狠揍那程峰一顿,让那小子也知道,疼痛是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韩栋二人看了一眼走来的林阳,口中发出愤懑之语。

    谁都没能想到,仅仅是学生之间的切磋,竟然会出现如此的状况。

    而且那程峰出手,明显狠辣,没有一丝切磋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阳沉默不言,站在魏辉面前,扫了一眼魏辉身体状态,忽然手掌抬起,在韩栋二人惊诧的目光中,一掌印在了魏辉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在这一掌下,魏辉张口吐出一口污血,苍白的脸色,开始有了一些血色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魏辉都伤成这样了,你怎么还打他,有没有良心啊,他是我们的舍友,在这学校里,要同吃同住四年的铁哥们。”

    看到林阳如此鲁莽,一掌把魏辉打得再次吐血,韩栋两人怒瞪着林阳,吼道。

    林阳无视二人的怒吼,淡淡开口道:“回去休息一段时间,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那口污血吐出,感觉胸口好受多了。”

    魏辉深吸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直接让得还想对林阳口诛笔伐的韩栋二人,双眼一怔,雅雀无声,看向林阳时,脸上有些尴尬,怎么也想不到。林阳这一掌,还治病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孟姓教官见到这突兀情况,脸色阴沉,看了一眼程峰后,没有空去呵斥,连忙跑到魏辉身旁,关心的询问身体状况,在看到魏辉后背略显得严重伤势后,他的脸色更加阴沉。

    猛地转身,他走到那杜姓教官面前,面色不善说道:

    “老杜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来此之时,可是签有协议,不能出现严重受伤情况,你的学生如此做法,你让我向校方如何交代?想让我回到部队挨处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杜姓教官听到这话,一脸尴尬,看了看那傲气站在空地中央的程峰,又看了看那嘴唇单薄的少年,努了努嘴,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这三名少年身份背景不凡,根本不是他能呵斥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初他接手那嘴唇单薄少年所在方队的训练之时,学校里的领导,带队的排长,都暗示过,一定要多加照料,满足其一切要求,哪怕是不想军训,也无妨。

    而在刚刚,他来此找到孟姓教官,提议两个方队切磋,也是那嘴唇单薄少年要求的,要不然,他才没那个闲工夫,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两人对打切磋,难免受伤,而那小子受伤,只能说他实力不济,活该受伤,有本事,他把我也打吐血啊,老子绝对不会有丝毫怨言,即便事后,也不会找他麻烦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程峰见到孟姓教官找杜姓教官理论,不由嘴角一撇,分外嚣张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这片操场都宁静了,四周一个个学生,都怒目看向程峰,他们感觉,程峰实在太可恶,把人打伤,不仅没有认错的态度,更是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魏辉更是呼吸粗重,用力的握着双拳,双眼如同两道厉芒,狠狠盯着程峰。

    身体受伤还在其次,人格侮辱,却让他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韩栋二人也是气的浑身发抖,他们感觉,这一辈子,还没有见过如此无耻之人。

    林阳站在一边,不动声色中,目光落在程峰身上,眼中的冷意更多。

    “程峰,你太张狂了,若是你和我切磋,你可有胆量吗?”

    孟姓教官在听到程峰的话后,猛地扭头,狠狠盯着程峰,怒火中烧的吼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和魏辉战了个平手,似乎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但是,那是他没有施展出军队中的生死搏杀之技,只是用最普通的军体拳,若是使用必杀技,他有把握,那魏辉,也绝不是他的一个照面之敌。

    “老孟,别,千万别动手,你……你伤了他,才真是不好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杜姓教官听到这话,脸色猛地一惊,连忙伸手去拉孟姓教官。

    然而,孟姓教官一挥手,甩开杜姓教官,站在了程峰的对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