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舍友的闷骚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一道森亮寒光闪过,郭姓中年后背,立刻飘起一片血雨,浓郁的血腥气味,刹那间散开。

    郭姓中年仅仅踏出了一步,脚掌还没有落地,就一声闷哼后,面朝大地扑倒,在地上抽搐了两下,不再动弹,生命气息消失。

    高姓青年见到这突兀的一幕,心中一惊,下意识的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回头的一刻,刚刚斩在郭姓中年后背的那道寒光,划出一道弧线,从他颈间穿过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颗头颅,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腔热血,冲天而洒。

    高姓青年眼中,依然残留着不敢置信,他的脸上,依然凝固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但仅仅片息,那无头的尸体,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张世平冷冷一笑,显得有些残忍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离开,不是活着离开,而是离开这个世界。要怨,就怨你们知道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落下,手腕猛地一震,唐刀上的血滴,瞬间消散无影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将唐刀重新入鞘,脚掌一抬,正要离去,却是忽然,眉头一皱,转身回来,目光扫过四周杂七杂八躺着的尸体上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尸体留在这里,一些与我相熟的武道修炼者就能看出端倪,一旦让得林阳那小子知道,恐怕我就有危险,不行,必须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张世平沉默中,走到这些尸体旁边,一脚一个,把全部尸体,都踢进了瑜江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落入江水中,连个水花都没有翻腾起来,立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做了这些后,张世平再次在现场巡视了一翻,感觉没有什么遗漏的痕迹后,才迈步离开,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而在张世平离开三分钟后,那无人理会,依然还在亮着刺眼灯光的一辆面包车旁,一道身影缓缓在黑暗中走出,显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修长的身材,稚嫩俊逸的面容,但却穿着一身地摊货般的运动衣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,正是林阳。

    他出现后,看了眼四周依然弥漫的血腥,又抬头看了眼张世平离开方向,神色淡漠冷酷,不苟言笑,如高冷谪仙,走在人世间。

    他在今晚,吸收药力结束,修为更加精进一翻后,走出别墅,却是意外看到张世平鬼鬼祟祟离开庄园。

    他想到白天火车站之事,心中一动之下,悄悄跟随,看到了如此一幕。

    “毛瑟旺,宗师?呵呵,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,那宗师到底有何神异之处。要不是你张世平想要请动宗师来杀我,那么就在刚刚,你的生命,我就可以收走。只是希望,你请的宗师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林阳轻语,抬步间,重新走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东梁市,似乎重归了平静。

    但在明面之下,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林阳谢绝了吴东来亲自送去学校的请求,自己拿着已经办理妥当的各种手续,坐着公交车,去了江省大学。

    江省大学在江省内,有着超然的地位,是整个江省官方大力扶植的脸面大学。

    学校里设施一应齐全,环境更是优美,五十年以上的老树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林阳下了公交,走入江大校门,看到来来往往的学生,刹那间,只感觉,一股别样的书卷气息,铺面而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手中吴东来事先准备的学校地图,径直走向江大的宿舍区。

    找到学校分给他的宿舍311后,他抬起手,轻轻敲了敲宿舍房门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最后一个舍友,我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在敲门声响起后,宿舍内传出一道欢快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,还没等声音落下,那淡黄色的宿舍门,瞬间就从里面拉开,露出一个面色微黑的瘦削少年脑袋,足有十八岁模样。

    少年眨着灵动的眼睛,看到林阳瞬间,表现的十分热情:“同学,你是被分到311宿舍吗?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还未说话,瘦削少年就更加热情,连忙把宿舍门完全拉开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快进来,咱们宿舍,就剩你一个了。我叫韩栋,我们以后就是舍友了,大家互相关照,共同进步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这名叫韩栋的少年,把林阳拉进了宿舍中。

    旋即林阳看到,在宿舍之内,还有两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坐在一张床铺下方课桌旁的椅子上,面色温柔,浑身上下充满了书卷气,似乎休养极好,一眼望去,给人以十分儒雅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后那人,是一名面色冷峻的少年,似乎性格内敛,此刻站在一个床铺旁边,双手抱胸,背部靠在书桌的边沿,在林阳进入宿舍后,抬头冷酷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同学,我给你介绍啊,这个冰块脸,他叫魏辉,出身军人世家,打得一手强大的军体拳,据他自己吹嘘,三五个大汉到不了跟前。

    不过,你别看他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但心中却是很火热,每当看到一个漂亮妹子,他必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,直接把那妹子送拐弯为止,所以哥哥我大才,给他个外号送拐弯,怎么样,形象吧。”

    韩栋指了指冷酷少年,嘚瑟说道。

    当看到冷酷少年魏辉面皮一抖,眉头一皱,似乎要动手之时,他立马干咳一声,装作毫不在意,继续指了指那坐在书桌旁,一身书生气息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傅国然,是咱们宿舍的天才,高考考了六百三十八分,厉害的一匹。不过,你别看他斯斯文文的,就以为他是个好鸟,其实那是闷骚。”

    韩栋挤眉弄眼的朝着林阳说了一句,就一步跨出,在傅国然一声惊呼中,出其不意,从其书桌抽屉里,竟是拉出了一本绣像版的金瓶梅。

    然后,一本花花公子。

    还有一本妇女之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阳嘴角抽搐,摇了摇头,对他的这些奇葩舍友,有一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同学,我们都介绍完了,你是不是也该介绍介绍你自己。譬如,高中睡了几个,泡了几个,暗恋了几个,我们大家对这些,都还是比较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韩栋两眼冒光,翻了几页金瓶梅插图后,猛然一拍额头,才想起来,连林阳的名字都没有询问,不知道这新来的舍友,有没有特殊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