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送信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张世平听到这话,手掌猛地一震,唐刀上的血珠被震成了一团团细小的血雾,唐刀重新一尘不染,绽放着明亮的寒芒。

    把唐刀插进挂在腰间的刀鞘中,张世平抬眼,目光落在黄毛青年身上。

    “黄毛,我不需要你上刀山下火海,只是想问你一句,愿不愿意和我一起,搞死那个所谓的林先生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黄毛青年心神大震,脱口惊呼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呼吸,都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干掉林阳?

    以他低微的身份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黄毛青年心中所想,张世平冷冷一笑,目中有着寒光闪烁:

    “此事我自然有所安排,你只要把我吩咐的事情办好,那该死的所谓林先生,根本不可能翻起浪花,必死无疑,怎么样,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对于林阳那里,他怀恨无比。

    林阳不仅抢了他江省江湖第一人的位子,霸占了他的庄园,更是斩断了他的一条手臂,这个仇,这个恨,他不可能就这样无动于衷,必须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林阳的实力深不可测,凭他暗劲巅峰的修为,根本不是林阳的对手,想要干掉林阳,只能请外援来帮忙,而想要干掉林阳的外援,最起码要有化劲宗师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他虚以委蛇,甚至在吴东来面前,表现的很是积极,搜寻药材时,更是不遗余力,为的就是让林阳放弃戒心,而他与曾经签过协议的那些江湖大佬,暗度陈仓,多方打探,寻找帮手。

    如今,就有一个机会,只看面前此人的态度,若是回答令他不满意,随手就可杀掉。

    黄毛青年这里听到张世平阴冷之言,身体不由一颤,看了张世平一眼,知道此时,若是他敢说个不字,恐怕立马,就会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林阳,同样怨恨极深,若不是林阳,他不会落到如此田地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此刻这个机会,哪怕有危险,他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遭遇,正是那所谓的林先生造成,若是能杀他,我自然出尽全力,还请张先生吩咐。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咬牙切齿后,态度诚恳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去泰国给我送一封信,一定要交到毛瑟旺宗师手上,不得让别人知道,特别是那林先生之人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深深看了一眼黄毛青年,感觉不像是说谎后,他从怀中掏出一只封口的信件,递给了黄毛青年。

    他早就有打算,要联系赞隆的师傅毛瑟旺。那是一个化劲宗师,想来对付林阳,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选择谁去送信,却是成了问题,交给下面的人,他怕下面的人有二心,会拿着他的信讨好林阳,做投名状,所以,人选的选择很慎重。

    如今,黄毛青年的出现,让他有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毕竟黄毛青年得罪林阳,而林阳一句话出,欲要灭杀之,这样的人,已经与林阳不死不休,根本不用策反,就会为除掉林阳而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放心,我必定送到。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接了信件,连忙保证。

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,这是一张银行卡,里面有一百万,是你此行的路费,拿着立刻离开,不要引起别人主意,否则我们两个都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黄毛青年。

    黄毛青年接了银行卡后,转身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张世平看着消失的黄毛青年方向,片刻后,猛然转身,目光落在那因为救援及时,没有来得及丢入瑜江中的郭、高二人。

    此刻二人虽然脸色依然苍白,但是却有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当感觉到张世平看过来的目光,他们身体一颤,连忙从地上爬起,走到张世平面前,刚要拜谢,却传来张世平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盯上那林先生,难道是他的身上,有特殊东西?那东西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火车站的事情虽小,但涉及到林阳,他就想要知晓,借此可以更多了解林阳,也好制定出灭杀林阳方案,只有知己比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那小子身上的确有一件宝物,是一副古老的藏宝图,上面标注着八百年份人参的位置,而且,我们估计,即便这藏宝图也有百余年的历史,恐怕那人参,此事已经有千年份了。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听到这样的问话,不由看了高姓青年一眼,踌躇了一下,一咬牙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还真有?”

    张世平听到这话,目光猛地一凝,神色中有了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千年份的人参,那可是重宝,一旦现世,恐怕要引起整个华国江湖,甚至是整个地球上各种修炼者的争夺,因为一旦得到,对个人实力的提升,将会是恐怖。

    若是我能得到这株千年人参,不要说化劲宗师,即便是传说中的圣师境界,也不是不可能触摸,到时候,整个华国,还有谁是我的对手,到时候我张世平,将傲视群雄,号令江湖。

    他心中如此想法升起后,越发不可抑制,甚至嘴角都勾起了一丝他自己都不察觉的阴笑。这与他以往儒雅的形象,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郭高二人看到张世平嘴角的阴笑,没来由心中感觉一片森寒,身体颤抖间,更加谨慎起来,呼吸都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张藏宝图,你们在他身上,还看到有别的宝贵之物吗?”

    压下心中波动的心境后,张世平忽然目光锐利,再次看向二人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们在他身上,只见到这一张藏宝图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而在其旁边,郭姓中年,也连忙证实。

    见此,张世平知道,这两人知道的情况,也只有这些了,想要知晓更多,恐怕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旋即,他目中异样的阴狠光芒闪过,冷冷说道:“你们可以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张先生,谢谢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郭高二人大喜过望,以为张世平让他们离开,连忙点头哈腰之后,他们转身那一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张世平唯剩的一只左臂,猛然抬起,握在腰间唐刀手柄上,顺势往前一提。

    唐刀瞬间出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