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药来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而在火车站广场四周,那些望向豪华车队的旅客,此刻寂静无声中,眼中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光泽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内心,变得羡慕,甚至出现了嫉妒。

    “如此少年,他竟然才是这个豪华车队迎接的真正大佬,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他能坐在林肯中,还是那尊贵的位置,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我比这小子差,这小子肯定有不俗的家世,若是论个人实力,他肯定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许多人嫉妒的目光中,加长林肯载着林阳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车队大部分车辆离开后,在广场中,还有一辆车停留,正是那东区大佬卢淮的奔驰。

    这卢淮是一名方脸中年,有着两根又浓又粗的眉毛,身上更是透着一股狠辣气息,让人一望之下,就会心底发憷,有些惊惧。

    他此刻带着一名黑衣保镖,走上台阶,来到黄毛青年的面前,更是抬头看了眼过郭高二人方向,再低头时,目中有着一抹阴沉。

    “黄毛,你得罪谁不好,偏偏要得罪林先生,休怪大哥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卢淮轻轻开口,不含丝毫感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救救我,去向林先生求求情,我真不是有意,我真不知道他是林先生。

    还请大哥救我一救,若是能救我这条命,从今往后,这条命就是大哥您的,您让我往东,我绝不往西,你让我撵鸡,我绝不撵鸭,大哥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听到卢淮的话,身体猛地一颤,回过神、抬起头,看到是卢淮后,宛若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连忙爬到卢淮脚边,抱着卢淮的一条腿,哀求道。

    然而,卢淮看着苦苦哀求的黄毛青年,目中却在沉默,久久之后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黄毛,不是我不救你,而是林先生指明,此生不想再见到你,其中意思,你应该明白,如果你要怨恨,就怨恨林先生吧,是他不想让你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,黄毛青年脸色彻底苍白,感觉有死亡的恐惧,萦绕在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甚至在此刻,他全身瘫软,几乎无力,如大字一般,躺在地上,眼中目光暗淡。

    卢淮见此,轻轻抬起头,仰望天空,深吸一口气后,猛然面色坚定。

    再次低头时,说道:

    “黄毛,你放心,你的路上不会孤单,会有人陪你,而我也会给你时间,让你对后事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有得到黄毛青年的丝毫回应。

    而卢淮也没有丝毫介意,看了眼躺在地上依然在惨嚎的八名杂毛青年,又看了眼郑姓男子方向,回身,对他身旁的黑衣保镖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事情交给你,人你给我看好,不能让他们跑了,今天晚上,把他们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话后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“淮哥您放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保镖朝着卢淮的背影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然后,他面色一整,脸上布满冷漠,朝着某个方向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旋即,在那些看起来似乎是乘客的人群中,走出十几个青年。

    这些青年到了黑衣保镖面前,在黑衣保镖的吩咐下,把黄毛青年拖拽而起,又把郑姓男子以及郭高二人,全部带离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阳坐着加长林肯,径直来到了曾经张世平的庄园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处庄园,被吴东来改换门庭,入门处立着一块雕龙石碑,上面写着“紫林庄园”四个红色大字,与白龟山的紫竹林,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一路上,吴东来都在介绍,介绍新的环境设施,介绍这段时间来的收获。

    等到了吴东来专门为林阳到来而准备的别墅中,林阳只留下了吴东来一人,其他人,全都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段时间,感觉张世平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林阳走到别墅沙发旁,轻轻坐进沙发中,抬眼看向吴东来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得吴东来摸不着头脑,不由沉思了一下,回忆在来到省城后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那张世平显得很是殷勤,似乎有着讨好的意思,我感觉,很可能是想要挽回在林先生心中的形象,才会下如此大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他斟酌之后,开口说出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实在这段时间,张世平表现的太好了,无论什么事情,都身先士卒,献计献策,而且,林阳交代的寻找天材地宝,他也不遗余力,找到了许多,如今都放在这座别墅的一个房间中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!”

    林阳眉头一挑,嘴角冷笑。

    然后把录取通知书和派遣信拿出,交给吴东来,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去把我入学手续办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吴东来欠了欠身,拿着林阳的录取通知书,匆忙走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看到吴东来离去。

    林阳从沙发上站起,冷笑轻语道:“殷勤?呵呵,希望那张世平不要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留他一条性命,只是权益之计,全因我不想去清洗江省江湖,若是他真不知死活,那么整个江省江湖,清洗一遍,血流成河,也不是太难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时,他身体一转,走上别墅二楼,来到其中一个房间门前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推门进去,赫然见到,在这个房间中,摆放着一批药材,使得整个房间,充斥着浓郁的药香。

    林阳走入房间中,扫了一眼四周药材,深吸一口药香后,目中绽放着灿烂光芒,抬脚轻轻一踏。

    “药来!”

    几乎在他口中声音落下那一刻,整个房间中的药材,全都悬浮而起,刹那间崩溃,化作精纯的药力,向着林阳,涌动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。青色的药力把林阳笼罩。

    而那林阳,缓缓盘膝,坐在房间地面,体内炼星神功运转起来,强大的吸扯之力在身体上出现,那广阔的丹田海中,如久旱逢甘露,贪婪吞噬炼化这些药力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在贯穿了江省的瑜江南岸,有三辆面包车亮着刺眼灯光出现。

    最终,三辆面包车在江边一处比较开阔的位置停下,面包车车门几乎在同时打开,有几道踉跄身影,被车内之人,粗鲁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借着面包车的灯光可以看到,这几道身影,竟是那白天之时,在火车站对林阳出手的黄毛青年几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