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震撼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豪华车队在火车站前广场上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乎在它停下那一刻,火车站广场上,寂静一片,所有旅客,全都远远望着,使得车队四周十米之内,一片空白,连鸟雀都无一只。

    这种震撼的场面,直慑心海。

    在加长林肯两侧,打头的是四辆进口奔驰,此刻停下后,四辆奔驰中,副驾驶位置,迅速走出一名黑西装青年,均是脸上冷酷,不声不语中,走到后座车门处,拉开车门,恭敬立在车门前。

    然后看到,四辆车的后座里面,均是走下一人。

    这四人身上,西装革履,气度不凡,散发强大的威压,似乎身居上位已久,自然而然形成。

    而那黄毛青年,正是在这四人走出那一刻,停下的脚步,脸上露出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淮哥,还有其他三区的老大,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?而且,还是坐在那个位置的车里?”

    “若是淮哥他们这些老大都要坐在那充当开路先锋的车中,那么其他车中,那辆加长林肯之中,又该是什么样的大佬?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心肝颤抖中,看了眼最中间的加长林肯之后,又看向林肯四周其他的车辆,不由深吸几口冷气,一咬牙,不再走向林阳,而是脚下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明显能够看出,有不得了的大佬要出现,若是他依然搞事情,抽出腰间之物,造成小范围骚乱,恐怕就有可能惹怒车队中的大佬,若是那样,到时候,那些大佬,把他尸体沉江,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在不远处,脸上有刀疤的郑姓男子,此刻也是目中凝重,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淮哥,还有其他三区的老大,他们仅仅只是坐在开道的四辆车中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震惊,口中低呼。

    这低呼落在旁边郭高二人的耳中,让得二人神情一震,连忙开口,向着郑姓男子询问更加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那四辆车中,东侧第一辆走出的,就是我们东区的老大卢淮大哥,而其他三个,是西南北三个区的老大,几乎可以说,这四个人站在这里,等于整个省城地下势力的实权人物,全部在此了。”

    郑姓男子看了眼郭高二人,开口解释之时,难掩心中的唏嘘。

    今天这景象,他此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甚至,在平时之时,想要见到东区老大卢淮,都不是那么容易,更何况四个区的大佬聚首,更是没有过的景象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不是最恐怖,最恐怖的是卢淮四人,仅仅是开路,在他们的后面,还有十几辆车,而在车队的中间,还有那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林肯。

    那郭高二人,此刻也想到了此处,目光看向那车队中间的林肯时,呼吸都要停滞了,那对林阳的仇恨,在这一刻,都有些忽略。

    而在卢淮四人下车之后,他们后面的车辆上面,陆陆续续,又有大佬下车,全都如同事先排练一般,全身穿着黑西装,打着领带,面色紧绷,不苟言笑,看起来十分郑重。

    “嘶,那是大佬龙勇。

    “那是大佬钟再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大佬单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从前到后,一个个走出豪车的大佬,黄毛青年心头颤抖的越来越厉害,感觉有些口干。

    这些大佬,有的他曾有幸远远望见过一次,有些,甚至他就没有见过,只在道上流传的照片上,看到过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大佬比之卢淮四人,虽然手中没有实权,但在地位上,都要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在曾经,这些大佬属于张世平,是张世平控制整个江省的刀枪,而在现在,这些大佬,却是那打败了张世平后,成为江省江湖第一人林先生手下的刀枪,若在古代,就是天子使者,地位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郑姓男子也在呼吸凝滞,瞪大了眼看着这一幕,更因为他是道上之人,对此刻的这一幕,感受最深,也最震惊,甚至到恐怖。

    反倒是火车站广场四周的普通人,虽然慑于车队的霸气,但却没有感觉太过于心惊,议论中,有着羡慕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是大家族的人,日他了个,有钱人就是好,干啥事都霸气。”

    “人比人气死人,这样的排场,我这辈子是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,这么好的车,应该是我的才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阳在这一刻,感受到四周的气氛有些异样,也不由眉头轻蹙,回转过头,看向火车站广场之内。

    那些豪车之中,走下的大佬,此刻看去,他竟然有些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不等他回想更多,那在车队中间的林肯车上,突然出现了动静。

    在驾驶位置,走下来一名断臂中年。

    这名断臂中年的出现,让得黄毛青年,差点一口气上不来,直接断绝了呼吸,甚至心脏都差点出现了骤停,若不是强行压下心中的震动,恐怕此刻,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张世平,他竟然是司机?到底是谁,能够有胆子,有资格,能够坐在曾经江省江湖第一人开的车?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用出全身力气,深吸了一口气后,口中发出低吼。

    若说刚才的大佬是重量级,那么张世平的出现,就是地震级别,更何况,张世平是司机,在一辆车中,地位最低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这辆车是加长林肯,但司机就是司机,与副驾驶相比,与后座的尊贵相比,司机的地位最低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曾经站在整个江省江湖最顶端的张世平,是司机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骇人听闻,这就有些惊世骇俗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郑姓男子,也不能淡定,感觉今天的震撼,太过于巨大,在江省江湖中,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在张世平从驾驶室走下后,他就站在车旁,一脸平静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那副驾驶的车门,忽然被推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广场四周,黄毛青年,郑姓男子,以及郭高二人,全部目光看去,想要知道,比司机地位高出一截的副驾驶位置,是哪一个大佬。

    赫然见到,一名身穿黑色唐装的中年,缓缓走下,展露出面目。

    吴东来!

    此人,竟是林阳派到省城,负责坐镇江省江湖的吴东来。

    林阳背负着双手,站在火车站出口处,下方是台阶,台阶下方是广场,此刻所站,居高临下,看到从林肯车中走下的吴东来,不由心中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吴东来会独自前来,可是如今来看,吴东来的这翻安排,要打破这个想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