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我弄死他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正要继续废话连篇的牛泵,也忽然一怔,直勾勾的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是啊,那江省高考状元,就是叫林阳。而面前这个林阳,也是在洛城上的车,应该就是洛城的人,莫非,与那高考状元真是一人?

    不可能,不可能,那可是高考状元,怎么可能报考江大,即便江大也很不错,但和京华相比,却是远远不如,若是状元选了江大,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内心中不相信。

    别说他不信,即便的泱泱华夏,所有的高考学生,也不可能相信一省的高考状元,会去报考省内的高校,实在是,不匹配。

    林阳摸了摸鼻子,心中有些无语,真没想到会提起这一茬,但是,他也不好撒谎。

    毕竟那白丽也是江大的大一新生,等到去了学校,以他的特殊情况,必定会被知晓,撒谎的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不由沉吟中,他说道:

    “若是你所说没错的话,那个高考状元林阳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牛泵双眼猛地一凸,瞪大了起来,看着林阳时,几乎忘记了呼吸。

    还真是那个林阳!

    他惊呆了。

    白丽娇俏的脸上,也有着一抹惊愕。

    她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还真说中了,这高考状元去了江大,有些天方夜谭啊。

    “林兄弟,难道你没有报考京华?只报了一个江大不成?”

    牛泵心脏颤抖中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白丽的心里话,实在这事情,透着十分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是京华大学的派遣生。”

    林阳看着二人震惊的表情,不由干咳一声,心中有些乐,在隐蔽处,从储物袋拿出京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放在了三人围着的小桌子上。

    几乎刹那,牛泵和白丽的目光,直了。脑袋轰鸣,感觉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甚至白丽看向林阳的目光,都多出了一丝异样,多出了一丝探究。

    拥有不错的武道实力,又被京华大学硬生生派遣到江大来,这虽然没有剥夺京华大学的学生资格,但却是实实在在让此子与精英绝缘,到底为什么?

    白丽感觉,来江大上学,有了让她感兴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聊天,林阳不再吐露更多,只是聊一些各自的趣事。而白丽二人,也很识趣,没有问刚刚林阳笔录的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车经过一晚上的行驶,在第二天早上**点钟的时候,停靠在了东梁火车站。

    林阳三人走下火车,站在出站口处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如何去学校,等校车吗?”

    牛泵看了眼两手空空,如同旅行的林阳,开口笑问道。

    白丽也是看向林阳,她虽然想要摸清林阳底细,但在此刻,绝不会和林阳同行,毕竟初次相识,有些距离是理所应当的做法,过分贴近,容易让人心中警惕。

    “不用,大概要不了几分钟,就有人来接。”

    林阳摇了摇头,他所乘坐的火车班次,已经告诉了吴东来,若是吴东来懂得,必定会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坐出租走了,有空去科技学院玩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牛泵点了点头,挥手与林阳告别。

    然后,他提着包裹,来到一辆等候在出站口位置的出租车前,讲好了价,坐上车离去。

    而白丽也是嫣然一笑,与林阳挥手作别,丝毫没有粘着林阳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在白丽坐上车离开的瞬间,林阳平静的目中,却是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闪过,对那白丽,虽然一路上他没有过多关注,但却是看出,此女拥有武道修为,竟是达到了现如今地球上暗劲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样的年龄,这样的境界,很少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出站口的另一个方向,有着三道身影站在角落处,目光落在林阳的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有两人,正是那郭姓中年和高姓青年,他们此刻的两条手臂上,全缠着绷带,看起来很是凄惨模样,但是他们看向林阳的目光,却是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旁,站着一名中年男子,男子脸上有一道刀疤,显得很是狰狞。

    “老郑,强子怎么还没有到?催一催他,要不然这小子就要跑了。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阴冷的眼睛一斜,看向身旁的刀疤男子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内心,压抑着对林阳的仇恨。

    更是在话落后,目光扫过手腕之时,对林阳的杀心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“老郑,一定不能让这个小子跑了,他敢打断我和老郭的手腕,必须让他付出血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也在旁边叫嚣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手腕,感觉到非常的疼痛,虽然在火车上简单包扎,但还需到医院完善,而在特殊通道,提前下了火车后,他们至今没有去医院,就是想要报仇,这仇不能隔天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们别太激动,我这就给强子打电话,催促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的郑姓中年听到二人的话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话落后,掏出手机,拨出一个号码后,经过一翻交流,就是挂断。

    回身,告诉郭高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着急,强子已经到了火车站的入口处,带了七八个人过来,那打了你们的小子,今天必定不会善了,强子会给你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那个小子,我要断他一臂。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目中闪着寒光,阴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断他一腿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不甘示弱,说道。

    几乎在他们话落之时,就是看到,有一名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男子,身后跟着七八个各色毛发的男子,疾速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强子,出了什么事情,你怎么现在才来?”

    郑姓男子迎上这个黄毛青年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刚刚整个市里的道上人,都在开会传达通知,那打败了张世平,现如今是江省江湖第一人的林先生,在今天要来省城,上面的大佬让我们眼睛活一点,不要得罪了林先生,不然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黄毛青年摆了摆手,随口解释了一句,然后目光落在郭高二人手腕上,不由眉头一皱,眼中有着煞气:

    “在火车上,竟然有人敢伤我们的人,真是不知死活。你们所说的那小子,在什么地方,我弄死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