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小子,你等着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话一出,整个车厢都寂静。

    下铺的壮硕少年瞪大了眼,吃惊的看向林阳背影,眼中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太装逼了!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就想让两个凶恶扒手自废双手,你以为你是谁啊?大佬?

    哪怕此刻,他对两名扒手,依然有着胆怯,但也不妨碍,在心中对林阳的装逼,表示轻蔑。

    即便临床的那名身材火辣少女,也是嘴角一抽,对林阳之言,感到无语。

    她心中无疑与壮硕少年的想法一样,装逼,太装逼,比她见过的绝世天才,还要装逼百倍,难道就不知道,装逼遭雷劈,更何况是在两个穷凶极恶的扒手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好嚣张,废我们双手,亏你说的出口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也愣了,他纵横火车如此多年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之人,哪怕是意外之间,得罪了一些低调的大佬,那些大佬也不会如林阳这般,开口间,就夸张没脑子的要废他们双手。

    因为,那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们两个与这小子不死不休,若是敢有人插手,休怪我们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咬牙间,把插在大腿上的剔骨尖刀抽了出来,好在刺入不是太深,在身上撕了一片布条绑上之后,算是止了血。

    如今,听到林阳的叫嚣,他哪里还能忍下这口怒气,直接抬头,阴狠看了眼壮硕少年,冷声低吼警告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可使人从他身上,感受到一股凶狠之意,让人心中发寒,未战而先怯。

    壮硕少年听到这话,看了看郭姓男子手中还在滴落血液的剔骨尖刀,心头不由一突,脸色更加苍白,连忙缩在床铺角落里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而临床的那名少女,却是身体翻转,面朝床铺之外,眨动着双眼,轻松看着这一幕,想要知道林阳,是否真的敢在火车上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热武器时代,只要不是实力超凡脱俗,如同陆地神仙,必定会给官方面子,不在光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血腥屠杀举动,这也是为何在如今社会,很少听说或者见到,有武道修炼者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不自己动手,那就我来。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郭姓男子的威胁之语,冷哼一声,抬步间,跨越距离,直接出现在郭高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在二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,他手掌已是握住高姓青年一只手腕,在喀嚓一声中,直接将之折断,干净利索,透着一股狠辣。

    而林阳在折断这只手腕之后,没有丝毫停顿,将高姓青年的另一只手腕,以及在看到这一幕后心惊,脸色苍白中,郭姓中年的两只手腕,也全部折断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,全部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。

    对林阳来说,两个普通人,哪怕手中握有凶器,那也对他没有一丝一毫抵挡之力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啊!”

    收手之后,这二人口中,几乎不分先后,全都惨叫出声,在寂静的夜里,在安静的车厢中,这声音极其响亮,让人听到之时,都内心感觉惨痛。

    也在同时,其他的卧铺位置,有一个个旅客被惊醒,小心翼翼的伸出头看到这一幕,全都倒抽一口凉气后,连忙缩回了脑袋,生怕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而火车上的乘警,在巡逻之时,也听到了惨叫声音,他们没有丝毫犹豫,快速冲进了这一节卧铺车厢中。

    当看到地面上的郭高二人,以及他们二人在惨叫中,不断在手臂上摆动的断腕,这些乘警心中,全都一片发寒。

    郭高二人作为惯犯,又有一些人脉关系,所以他们乘警,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平时在火车上人五人六,嚣张无比的二人,在此刻,会变得如此之惨,双手手腕都废了。那么扒手这碗饭,也算是到头了,即便手腕接好,也不可能拥有以前的灵活。

    “你,在火车上伤人,而且如此之重,跟我们走吧,去做下笔录,等到下车时,带回当地的派出所里。”

    一名乘警环视了一圈,看到唯一站着的林阳一眼,眉头轻皱,有心对如此凶残的行径发怒,还是忍下了心中的情绪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目光冷冷看去,让得那乘警心中一惊,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目光竟然如此犀利,让得他在如此目光下,心中有了一丝胆寒。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林阳沉默了片刻,做出思量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即便他有特权,也不能当着整个车厢中人使用,不然,就是践踏规则,打华国官方的脸面。

    那名乘警听到林阳之言,有些肾疼的抽了抽嘴角,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叼的人,这话说的,好像他们是奴仆一般,不过,也没有过多计较,转身就要带着林阳离去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那断了双手手腕,被另外两名乘警搀扶起来,依然脸上痛的扭曲的郭高二人,咬牙吸着冷气时,阴狠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“小子。你等着,只要下了这辆火车,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,到时候老子让你后悔今天所做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狠狠威胁道。

    话落后,他冷哼一声,扭头跟随乘警离去。

    而那郭姓中年,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,但他转头时,目中的阴翳,却是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领着林阳的乘警见此,目光扫过林阳,心中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以郭高两人的人脉,即便是下了火车,也不会关进去,顶多教育一番,就会被放出。

    而看林阳的模样,明显是赶赴学校的大学新生,一脑袋热血,如今惹出此事,恐怕真如郭高二人所说,会后悔今天所为。

    等到下火车,等待林阳的,恐怕就是血腥报复,但此事还未发生,他们乘警,也无法防患于未然啊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这名乘警向卧铺车厢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林阳对于这些威胁话语,冷冷一笑,直接无视,抬步间跟上乘警,消失在车厢入口处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侧躺在床铺上的身材火辣少女,从床铺上爬起,看着林阳离去方向,目中有着光彩闪烁,对于林阳那里,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不惧官方,悍然出手,这少年,有些特立独行呢!

    她心中想着时,嘴角轻轻勾起,火辣中带着天然妩媚,端是一名尤物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,更是让得在旁边床上,因为刚刚的怂,而缩在床铺角落的壮硕少年,眼睛直勾勾看来,目光落在那高耸的胸口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