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自废双手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火车开动后,卧铺车厢中显得很静,没有说话声,只有那些乘客打呼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下铺的健硕少年折腾了一翻,没有引起临床的美少女注意后,终于放下了折腾。

    不过,他躺在床上,依然不时偷眼看去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郭姓中年和高姓青年终于在车厢里寻找了一翻后,找到了林阳所躺的床铺前。

    “老郭,你看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忽然停下脚步,轻轻拽了拽身边的郭姓男子,朝着林阳所在之处指了指。

    郭姓男子迅速目光看去,在林阳的床铺以及四周,扫了一眼,却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以他老扒手的经验,竟然没有看到丝毫包裹的影子。

    按理说,若是在候车室时,林阳是把包裹藏在衣服内,此时也该拿出来了,但现在,并没有看到,似乎林阳坐车,真的不携带包裹。

    那么,藏宝图又会被他藏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郭姓男子在疑惑,目光落在林阳的身上,想要找出有可能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名高姓青年也在疑惑,目光扫动间,忽然停止在林阳的腰间,那如荷包一般的储物袋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只有这一个荷包可以藏物,定然是在那荷包里面。

    郭高二人几乎想到了一处,不言不语中,二人目光碰撞了一下,就各自心中明白。

    旋即,那高姓青年迈动脚步,轻轻走到林阳床铺旁边,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几乎在他行动的瞬间,临床的那名身材火辣少女,忽然双眼张开一道细小缝隙,那在床内侧的嫩白手掌中,有一道细微的寒光一闪而逝,似乎只要高姓青年下手,那寒光就会飞出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少女有何动作,下铺传来一声爆喝。

    高姓青年面色猛地一沉,眼中有凶狠之意闪出,伸出的手掌,也不由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发出爆喝的下铺的床上,那名刚刚还在闭眼,似乎熟睡的健硕少年,这时,却从床铺上站起,一挺胸脯,把高姓青年给怼的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鬼鬼祟祟,肯定不是好鸟,给老子滚,在老子面前,想要偷盗,没门。”

    壮硕少年一身阳刚,更是亮了亮肌肉,一脸傲然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,你在找死,若是刚刚你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,装作没看见,今天你还能无痛无灾,然而你偏偏要强出头,那么今天,爷爷让你知道,多管闲事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眯着眼看向少年之时,一脸狞笑。

    作为扒手,要时刻有危险意识,要时刻有化身强盗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还没有上车之时,他就想好,能偷则偷,若是偷不了,被发现,那么就强抢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必须强抢了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丝毫犹豫,他手掌从裤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,一按按钮,刀身弹出,森白的刀刃,看起来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而在高姓青年身后,那名郭姓中年,似乎更加凶狠,不动声色中,掏出的不是弹簧刀,而是一把手臂长,精钢打制的剔骨尖刀,一经亮出,让得壮硕少年心中狠狠一颤,脸色直接苍白。

    他刚出校园,虽然平时锻炼身体,有惩恶扬善的梦想,但真面临如此情形,那心中的胆怯,迅速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子给你放放血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也看出了壮硕少年的胆怯,气焰更加嚣张,狞笑中,抓着弹簧刀,向着少年靠近。

    他不一定真要砍伤壮硕少年,但是,必须让壮硕少年害怕,不敢再来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壮硕少年看到这一幕,脸色更白,双腿着急之下,连续退了两步,撞在床沿上后,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当看到高姓青年提着弹簧刀依然在靠近,脸上的狞笑越来越感觉恐怖时,他更是害怕的双手按着床板,向着角落里挪去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郭姓中年亦是没有停下脚步,提着透着寒意的剔骨尖刀,走向林阳,抬起手时,毫不犹豫向着林阳腰间的储物袋抓去。

    在即将抓到储物袋之时,林阳忽然在床上翻了个身,手掌挥出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之声在寂静的车厢中响起之时,那伸出手的郭姓中年,身体直接螺旋飞出,砸在地上那一刻,好死不死,手中的剔骨尖刀竟是插进了大腿上,刹那间鲜血顺着大腿,横流而出。

    郭姓中年咬着牙从地上爬起,嘴角因为一巴掌,而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他望向上铺坐起来的林阳时,眼中更是冒出滔天怒火,外加怨恨之意。

    实在没有想到,林阳的反应速度那么快,一巴掌抽过来,力量还出奇的大,让得他,竟是连反应时间都没有,就被打中。

    同时,在逼向壮硕少年的高姓男子,也被这突兀的一巴掌弄得一愣,猛地抬头看向上铺的林阳,不由脚下后退了几步,站在了郭姓中年的身旁,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如今这情形,已经不是偷,也不是盗,变成了明抢。

    但,混迹在火车上如此之久,三教九流都有结交,即便明抢,他们也不怕,只是,他们现在只有两人,而在对面,林阳醒来之后,也是两人,势均力敌,恐怕今天,不容易善了。

    下铺的壮硕少年,也被眼前情形弄懵了,呆呆看着这一幕,如同一座雕塑。

    而在临床,身材火辣的少女眯眼中见此,眼睛突兀睁大,放在床内侧刚要抬起的细腻手掌,放了下来,微微偏头,看向旁边上铺的林阳。

    这是个高手,起码有金刚不坏体入门的功力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暗比对刚刚林阳出手的力道,心中有着一丝猜测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,却是对林阳的好奇,没有想到,在她第一次坐火车,竟然就能见到一个武道高手,什么时候,武道高手如过河之鲫,如此之多,随处可见了。

    林阳口中一声冷哼后,他手掌一按床沿,身体直接一跃而下,踏在车厢地面后,背负双手,一脸冷漠,如漠视苍生,看向郭高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在候车室中,就感觉有两道目光在注意着我,一直没有理会你们,没想到你们如此执着,竟然还是忍不住出手,既然如此,你们若想留一条命,就自废双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