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黛兰美的野望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若是真的?

    青年心中稍微一想,就更加激动。

    但,他还是强行压下心中的**,目光一闪后,走向了其他方向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中非常想要现在就立马得到林阳手中的羊皮图,但是在候车室这里强抢,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而身为扒手,自然要用最擅长的手段,把那羊皮图拿到手。

    甚至,他已经想好,这件事情,他一个人吃不下,必须再有一人帮忙,免得林阳发现后,进行反抗。

    心中决定以后,青年走向一名靠在候车室墙壁,手中拿着一张报纸挡着脸部,看起来文质彬彬,一身儒雅的中年。

    “老郭,有个大买卖,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青年靠近这名中年,警惕的看了眼四周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郭姓中年把手中的报纸放下,露出一双阴翳的眼睛,破坏了那身儒雅气息。

    “小高,你说的什么买卖?”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刚刚,见到一个少年手中,拿着一副藏宝图在研究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再次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“藏宝图?切,你失心疯了吧,这里是现代社会,不是神话传说,哪里还有藏宝图。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撇了撇嘴,对高姓青年口中的藏宝图,兴趣缺乏,重新拿起报纸,遮挡在面前,而他的眼睛,却是借着报纸的两侧,向整个候车室里观望,寻找下手目标。

    高姓青年急了,一把拨过去报纸,万分坚定的看着郭姓中年,低沉着声音,说道:

    “那真是个宝物,八百年的人参,若是再加上那藏宝图的年岁,估计就有千年了,你可以想象一下,那该值多少钱,一旦我们找到,直接就发了,哪里还用干这个提心吊胆的买卖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郭姓中年沉默中,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我岂会骗你。你也知道,我们这一行,摸过许多的古玩字画,若论鉴赏能力,即便比不了专家,那也比资深收藏者,高出不止一筹,我敢打包票,没有看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如此说,我相信你,那少年在哪里?一定要盯紧了。”

    见面前高姓青年说的如此认真,郭姓中年也开始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顺着我的手指去看,那边就是。”

    高姓青年隐蔽伸出手指,朝着林阳所在方向指了指。

    刹那间,二人心领神会,互相看了眼后,均是阴险笑了笑,就立刻分开,在林阳四周晃荡,时刻关注林阳,一旦上车,他们就立马上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在晚上快要上车时,忽然林阳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把林阳惊醒,摸出手机看了看,发现是他的老妈刘茹打来。

    早在来车站之前,刘茹就已经提前告诉他,今天不能来当面送他,因为有个比较重要的客户谈合作。

    对此,林阳不置可否,反正是江省之内,送与不送,都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竟然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,这么晚了,还没睡?”

    林阳接通电话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睡什么睡,刚刚和黛兰美公司谈判结束。”刘茹疲惫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黛兰美?他们怎么找来了?”

    林阳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当初雅美公司的困境,就是黛兰美公司终止代理合同造成的,如今找来,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看雅美公司的产品在洛城销售火爆,感觉到了威胁,所以想要给我们公司注资,想要占据百分之五十一股份,想要控股雅美,只不过,他们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刘茹在手机那头冷笑。

    如今的雅美,发展劲头十足,外有林阳的驻颜丹延伸产品,内有与军方合作,潜力不仅巨大,而且已经开始盈利,根本不需要注资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还进行谈判,只是想要开拓市场,毕竟雅美的目标,不仅仅是华国一隅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吃亏就行了,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听到刘茹话中意思,林阳就不怎么担心了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吧,老妈什么时候吃亏过。”

    刘茹吹嘘的说了句,然后才正色道:“小阳,路上小心点,到学校缺啥给妈说,我让人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林阳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随后,又说了几句话,他挂断电话,抬眼看了看发车时间,发现只剩下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进站口开始检票。

    林阳从椅子上站起,从口袋里掏出车票,前往检票入口处。

    高姓青年和郭姓中年见此,眼中猛地一亮,迅速互视一眼,跟随着检票的乘客大军,一起向进站口涌去。

    林阳检了票后,上了车,进入卧铺车厢,找到自己的床位,是一个下铺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铺处,身体一倒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而在紧邻的一张床上,同样是下铺位置,躺着一名少女,腿上是牛窄裤,上身紧身恤,把饱满的胸口撑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在林阳走来时,这名少女轻轻睁开双眼,只是扫了一眼后,就不再理会,继续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这个卧铺车厢中,又陆陆续续进入几人,在林阳的上铺,是一名十七八岁模样的壮硕少年,满脸横肉,似乎是经常锻炼的缘故,这名少年胳膊粗壮,肌肉坟起。

    “兄弟,能不能换个位置,我这块头,若是到了上铺,恐怕会压塌床铺啊。”

    壮硕少年看了眼林阳,又看了眼上铺,犹豫了一下,竟然对着林阳露出微笑,开口很礼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林阳睁眼,看了看少年,没有在这事情上纠结,点了点头后,就麻利的爬到上铺,让出了下铺床位。

    “谢谢兄弟啊。作为回报,你今晚尽管睡觉,你的包裹安全,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壮硕少年比划了一下健硕的胳膊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当他目光转了一圈,看到临床躺着一名貌美女孩,更是呼吸一滞,眼中有着异样光彩,更加挺起了胸膛,似乎要做出强壮英勇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,那名少女闭目养神,壮硕少年的动作,白瞎了。

    壮硕少年也似乎看出自己白表演了,不由撇撇嘴,在林阳的下铺躺了下来,竟是哼哧哼哧,在床铺上,做起了俯卧撑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跟随林阳上车的郭姓中年和高姓青年,摸进了卧铺车厢,找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