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扒手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冷漠看着躬身站在面前的赵尘风,没有开口,就那么居高临下,静静不说话时,心中却在冷笑,大约猜到了赵尘风来意。

    这个老滑头,心中有着小算盘,若是论忠诚程度,比之吴东来,比之高飞,都要欠缺几分,必须在离开洛城之前,给其下马威,让之不敢在走后,耍一些小动作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紫竹林前,变得寂静无声,气氛慢慢压抑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赵尘风额头冷汗浸出。

    在有了前几天杨蔡李孙几家的灭门事件后,他对林阳这里,心中的敬畏,无以复加,甚至,他内心中,还有对林阳狠辣杀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如今面对林阳,而林阳又不开口,他心中的压力,剧增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在赵尘风满脸大汗后,林阳忽然开口,让得赵尘风长出一口气,感觉此刻整个身体都湿透了,面对林阳,比面对李老之时,更加生不起抗衡之心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您马上要开学了,我赵家想要送您一辆宝马,作为代步。”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心境,赵尘风深吸一口气,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,捧在手中,递到林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林阳看了一眼钥匙,没有去接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赵尘风无缘无故,在他没有传唤的情况下,来此只为了送一辆车。

    赵尘风捧着钥匙,足足一刻钟后,他心中叹息了一声,再次感觉林阳心智若妖,根本不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所能达到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着,林阳收了这把钥匙,不管他有何请求,都能够有一丝实现的可能,即便不能实现,起码可以让林阳不会恼怒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看来,行不通。

    不由得,他一咬老牙,为了赵家的利益,他躬身再拜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林先生,您交给赵家的丹药和玉坠,马上就售罄了,不知您去往省城后,赵家如何取得丹药和玉坠,还请您明示。”

    话落后,赵尘风更加恭谨。

    林阳目中光芒一闪,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们赵家也帮了我不少忙,丹药和玉坠,自然还交给你们赵家售卖,以后的每个月,你派人前往省城,去取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赵尘风听到这话,目中闪出兴奋,老脸上大喜。

    只要有后续的林阳丹药,那么与各个省份的世家大族拉上关系,结成同盟,必然顺利许多,对于赵家势力的扩张,更为有利。

    而在刚刚不久,通过杨蔡李孙四家的灭门,如今的赵家,更是把整个洛城牢牢掌握在手中,下一步,就要借着和京城李家的关系,走出洛城之外。

    说不定哪一天,京城林家的地位,他们赵家就会达到。

    赵尘风心中念头闪烁,抬起头时,看到林阳已经转身,走入了紫竹楼内,他目中犹豫了几下,最终,还是把手里的车钥匙放在紫竹楼前,毫不犹豫转身,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林阳从紫竹楼走出,玉简里的灵山地形与羊皮图依然还没有比对上,但此事,林阳并不心急,距离先天还有些遥远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也该准备去往省城,后天就要正式开学,明天就要报到。

    走出大木门。

    赵尘风、高飞等人,似乎早已经知道林阳要今天离开洛城,去往省城上学,均是在大木门门口等着,在看到林阳走出,他们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火车上味道重,不如让我们开车送您去江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林先生,开车走高速,也不用太久。”

    高飞等人殷勤说道。

    却见林阳摇了摇头:“做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,什么身份,干什么样的事情。你们不用再说,高飞,我让你定的火车票,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,已经订好,并取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飞听到这话,心中不由有些失望,但还是很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车票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阳把车票拿在手里看了一眼,是晚上的卧铺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送我去车站。”

    高飞身体一震,连忙快步走到他的车后门位置,为林阳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在林阳坐好之后,他坐上副驾驶位,吩咐司机开车,出了白龟山,向洛城火车站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火车站后,林阳打发高飞离去,他拿着车票,进了候车室,而在他身上,在储物袋内,除了带着通知书外,还带了一张银行卡,那里面有五个亿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上车,还有不少时间,林阳枯坐无事,就从储物袋中拿出羊皮卷和玉简,继续比对,寻找羊皮卷所表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整个火车站的候车室中,各种味道夹杂中,有不少人员在走动,有些是真真正正的乘客,而有些人的目标,却是乘客。

    如林阳这般,专注于自己的事情,而对四周的状况不加理会的乘客,就是那些专业扒手的下手目标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恤的青年,就在远处,目光不时瞟向林阳。

    在看到林阳一直盯着手中羊皮卷,认真的无以复加时,这名青年舔了舔嘴唇,感觉机会来了,如此认真的人,很容易下手,即便不是肥羊,也可以从其身上,薅下来几根羊毛,而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他不由嘴角勾起一丝狞笑,毫不犹豫装作旅客,向林阳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在到了林阳附近,果然发现林阳没有一丝动静,依然专注于手中的玉块和一张皮革,他心中有了一丝兴奋,目光在林阳身周巡弋,寻找林阳所带的背包之类。

    然而,找了好几分钟,青年的脸色猛地黑了,他竟是发现,这个认真于自己事情的少年,来坐车,竟然没有带一丝一毫的包裹,就那么空着手来了。

    太可恶了,太气人了,竟是如此不走心,出门连包裹都不带,打算让我们这些人饿死吗,娘的。

    青年感觉十分的晦气,心中骂骂咧咧的,正要转脸走向他处时,目光在林阳手中的羊皮图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青年身体一震,眼睛瞪得老大,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他赫然看到,在羊皮图,标记着八百年人参字样。

    那可是八百年的人参,以现在百年份人参就要上百万的价值,那么这张图上的八百年份,岂不是天价,奶奶的,这是老天爷给我的发财机会吗?

    青年两眼冒光。

    他做扒手多年,什么样的物品没见过,焉能看不出,林阳手中的羊皮图,分明是有些年份的东西,上面的信息,极大可能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