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火甲担忧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李楠念头出现后,推开车门下车,没有让出租车司机离去,而是让其在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而她,走向李家所在村庄,找到两个外围的警员,出示证件后,从两名警员口中得到信息。

    李家灭门!

    几乎听到这四个字的那一刻,李楠整个人都震了一下,两只眼球几乎都要瞪出眼眶之外。

    太惊悚了,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蔡家灭门,李家灭门,在洛城的两个顶级权贵家族,在一夜间,全遭灭门,这样的事情,不可能凑巧,必然有联系,甚至一人所为。

    莫非是林少将?

    若真是他,那么杨家,岂不是?

    李楠豁然一惊,猛地抬头,看向面前两个警员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洛城之内,还有没有灭门事件?”

    问出此话后,她呼吸凝滞,几乎心脏的跳动都要停止,竖着双耳,仔细倾听。

    “少尉,除了我们这里的李家,还有洛城第一蔡的蔡家,人称杨老虎的杨家,洛城首富孙家。

    除了这四家灭门之外,还有其他政商人员,也惨遭杀害。今天晚上,几乎可以说,洛城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两名警员斟酌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李楠这里听到,直接呼吸停滞,心中的震惊,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。

    她在洛城的时间虽然短暂,但也知道,蔡、李、杨、孙四家,是洛城的四个顶级家族,在洛城所具有的力量,堪称恐怖,若是合在一起,比之赵家,也要恐怖十分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样的四家,竟然在一个晚上,全部灭门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李楠即便此刻亲耳听到,但没有亲眼看到,也很难说服自己相信。

    她转身回到出租车上,让司机前往杨家别墅。

    在来到杨家别墅所在的小区之后,看到的景象,让她倒抽一口凉气,与李家、蔡家相同,公务车辆堵塞了道路,闪光灯刺亮夜空。

    李楠见此,挥手让出租车司机离去,自己一个人,走在显得宁静的马路上,沉默不语,一直走着。

    直到很久后,她犹豫了几下,还是掏出手机,拨出了京城的一个电话:

    “给我接李老。”

    少顷后,电话里传出苍老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是我楠楠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睡,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着急,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洛城出大事了。杨、蔡、李、孙四家,在今天晚上,全部被灭门,我怀疑,是林少将所为,这事情太大,我不敢独断,所以想要问问爷爷,我们是帮,还是不帮?”

    “你先等一下,我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电话中,苍老声音说了一句,就是听到一阵拨号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片刻后,电话重新被拿起,重新传来苍老声音。

    “楠楠,这件事情,以我看来,先不要插手,静等明天事情明朗,若真是林阳亲自所为,那么为了国家法纪,即便他有很重要的作用,也必须将之绳之於法,毕竟那四家被灭门,太过于严重,影响太大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亲自动手,而是其他人,甚或者是雇佣的杀手,那么,我们就出手帮他解决,至于那动手之人,必须要全城通缉,我们需要正义,哪怕有特权,但也要在一定范围,不能太过于破坏了规则。”

    这话,似乎经过了深思熟虑,让得电话中苍老声音,说的很慢。

    赵玲玲点了点头,说道:“爷爷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挂断了电话,抬头时,不再想其他,向着洛城军备部队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那里,杨德民死后,群龙无首,再不可能困住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白龟山中。

    紫竹林在八方聚气阵的灵气滋润下,生长旺盛,高达数十丈,更显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那处寒潭,倒影着月光,随着水波浮动,如月亮扭曲了一般。

    林阳负手立在寒潭边,静默不语,一身气息出尘,卓尔不群。

    在这寂静的后半夜,这一刻,如一副绝美的画卷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后,忽然从大木门处,一道身影疾奔而来,片刻间已经临近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一条火红头发,正是火甲无疑。

    火甲来到林阳身后十米之处,看了眼林阳后背,没有丝毫迟疑,直接双腿一曲,整个人如古人一般,跪伏在地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轻呼,让人感觉,态度甚是真诚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两个字后,火甲身体却在颤抖,心中紧张的要命。

    他为林阳除掉了杨蔡李孙四个家族,还有一些对雅美出手的官商人士,可谓手上沾满了血腥,恐怕在天明之后,洛城就会出现轩然大波,压都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林阳打算把他当做弃子,用来平息洛城之人的怒火,恐怕他,再也没有明天。

    “所有该杀之人,你都杀了吗?”

    林阳没有回头,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似乎在他口中,杀人,只是一件平常之事,即便死去百人千人,也在一言之间。

    “回主人,杀了,全杀了,只要对雅美和主人之母动过手的,全杀了,而且,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火甲不敢有丝毫隐瞒,把所杀之人,每一个,每一家,全都说出。

    在汇报完毕后,他呼吸轻微,不敢发出丝毫声音,甚至心脏的跳动,都微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他心中,度秒如年,在担心他的生死,在担心他会不会被林阳,飞鸟尽良弓藏,狡兔死走狗烹。这些,全在林阳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而林阳望着寒潭,在沉默。

    他的确在想,火甲的去留。

    月亮西斜,启明星起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林阳忽然手掌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,一块空白玉简飞出,落入掌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得火甲身体一颤,更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林阳另一只手的手指翻飞,捏出一道道法诀符文,引动的天地灵气变化,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,在不断的扩散四方,让得寒潭水面,都有了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最后,在某一刻,他捏诀的手指,猛地停顿,朝着另一只手掌中的玉简,凌空一点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捏出的一连串符文,全都收缩,化作一抹光束,落入空白玉简之内。

    旋即,那空白玉简散发出一股不同的气息,灵动了几分,似乎有了不凡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没有丝毫停顿,手掌一甩,这枚玉简出现在火甲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