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替罪羊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随着杨德民缓缓说出,火甲都有些发愣,参与的人实在太多了,与此事有关联者,人数更加恐怖,可以说横跨政商两界,若是全部都杀,恐怕在整个洛城,将引起地震。

    该死的,该死的,那林阳杀星,该不会让我做替罪羊吧?等到把这些人灭杀后,再把我献出去杀掉,平息普天之人的怒火。这样的手段,曾经那个时代,很多人喜欢用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时,火甲更加感觉林阳阴险,以他内心猜测,林阳很可能从一开始,就是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沉思许久,脸上阴晴不定后,最终还是无奈的发现,即便林阳让他跳火海,他也必须马上跳,不然,依旧死无葬身之地,因为他的灵魂玉简,还在林阳手中。

    最后,他一咬牙,心中做出选择,猛地抬头,一拳轰出,直接砸在杨德民的胸口。

    看也不看结果,一拳之后,立刻回身,灭杀妇人和杨震。

    我要赌,赌林阳那杀星,心中还有一丝善意,不会对我产生杀心,只要他不产生杀心,一切都好办,至于世俗力量,即便在千年前,我都不怕,更何况现在。

    火甲一步走出杨家别墅,站在别墅门口,深吸一口气后,离开这处别墅区,按照杨德民口中所述,前往参与此事的其他人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万佳酒店内。

    林阳背负双手,站在已经碎裂的落地窗前,望着黑夜中,灯光闪烁。

    包间门口,一阵骚动后,赵玲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已经完全崩溃,变成了碎粒的落地窗,以及林阳脚下,那十颗特制的子弹弹头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抬头看向林阳时,心中惊骇。

    对于林阳那里,她又有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走上前,赵玲玲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枪击事件在闹市区发生,一旦处理不及时,会有些不好影响,所以她在第一时间急速赶来,为了把事态掌控,不造成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“此事,你不用担心,也不用有什么顾虑,该如何处理,就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而今晚,整个洛城会洗牌,你告诉你爷爷,若是想要把洛城控制的更牢,有些人事安排,尽早做出。”

    林阳头也不回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话语轻淡,看起来平凡,但落在赵玲玲眼中,却是感觉,林阳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威严,即便没有林阳目光看过来,也让得她全身放不开。

    她不由心中苦涩,与林阳的差距越来越远,曾经的想法,只能埋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谢林先生提醒,我这就去通知我爷爷知道,让他尽快做出安排。”

    赵玲玲收敛了心思,态度恭谨。

    “还请林先生移步离开此地,若是让得更多人看见这一幕,恐怕即便您有军方身份,也不好控制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转身,看了一眼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的赵玲玲,抬步间,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赵玲玲连忙跟随而出。

    在酒店门口,她拉开一辆车的车门,请林阳坐上车后,告诉司机,送林阳去白龟山。

    而后,她看到林阳所乘车辆消失后,也坐上一辆车,向洛城郊区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临近闹市区的郊区地带,有一片别墅区,其中有一栋地理位置最好的,是赵元光在洛城的一处居所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栋别墅里,赵尘风、赵元光、高飞三人,以及一些其他赵家在洛城的中间人物,都聚集在此,如同在开小型会议。

    赵玲玲的到来,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玲玲,现在事情发展怎么样了,林先生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赵尘风从沙发上站起,疾步迎上赵玲玲,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林阳对于他们赵家,极为重要,能不能成为京城林家那样的存在,全寄托在林阳的身上,所以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赵玲玲张口,刚要说话,却在忽然,她随身携带的手机,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由眉头一皱,迟疑了一下,这部手机,是她工作所用,最终,还是在赵尘风疑惑目光中,从口袋掏出手机,接通后片刻,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赵尘风看到赵玲玲的神色变化,不由心中一沉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刚刚杨家别墅所在别墅区的保安报案,杨家的杨德民死了,还有他的二儿子杨震,还有杨德民的老婆,全都死了,而且死状惨烈,似乎受过折磨。”

    赵玲玲把手机合上,深吸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她刚刚在听到这个消息时,心中的震撼,无与伦比,甚至心肝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那杨德民,可是掌控着洛城一市的兵卒,权势滔天,若真要论及掌握的战斗力,在洛城内,无人可与之相比,即便掌握着地下江湖的高飞,也不行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人物,在和林阳见面不久后,却是死在了家中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她的脑海中,就出现了林阳的身影,能够做下如此事情,恐怕只有这一位,但随即,她摇了摇头,林阳此刻,恐怕还在去往白龟山的路上,不可能有做下这种事情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赵尘风听到这话,倒抽一口凉气,也一时间懵了。

    心底深处,更是翻起了恐怖的寒意。

    一方大佬,竟然说死就死,而且是惨死,对他心中的冲击,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不远处,正坐在沙发上的赵元光、高飞等人,也是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让他们仰望,让他们不敢反抗的杨德民,竟然就如此这样的死了,而且是惨死,太惊悚,太不可思议了,哪怕处于敌对阵营,也感觉一时间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是林先生所为?”

    赵尘风努力了很久,终于压下心中对此事的心惊。

    在深吸几口气后,他颤抖着说出。

    但是心中,其实已经认定,以宗师的脾气,以林阳在江湖中的地位,以林阳在军方的地位,做出此事,虽然惊人,但也能说得通。

    赵玲玲听到问话,沉默了片刻,她摇了摇头。这事情,林阳没有作案时间。

    但在正要开口回答时,她那工作用的手机,再次毫无征兆,强烈的响了起来,让得赵尘风目光一凝,看向赵玲玲的口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