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智慧不敌拳头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突兀的变化,让得火甲猛然低头看去时,额头冒出冷汗,哪怕他这具身体是火灵体,哪怕经过了林阳炼制,但有一些地方,依然薄弱。

    两腿之间,正是薄弱的一处。

    火甲想到杨震双腿之间的凄惨,不由心中,狠狠抽了一口凉气,不敢有哪怕丝毫迟疑,抬起一条腿,用膝盖狠狠撞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膝盖与妇人的面孔,用力的贴在了一起,发出一声令人心寒的闷响。

    然后看到,妇人疯狂的双眼猛地一瞪,剧烈的疼痛袭击她神经时,她的一张血盆大口愈合,一瞬间血流如注,一颗颗森白的牙齿,在鲜血之中显得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一旁脸若金纸的杨震见此,呼吸猛地急促,心神波动,让得他双腿之间,血流更速,面色也更加苍白,眼睛都在一翻一翻,似乎随时都要死去。

    火甲一膝撞碎妇人半口牙后,冷哼一声,抬步间走下楼梯,来到客厅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,客厅内,杨德民惨叫的没有丝毫力气,靠在一面墙壁根,喘着粗气,面色苍白,而他的断臂处,依然有丝丝血液流出,看起来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但这些,全是他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火甲把杨震和妇人丢在地上,看向杨德民时,冷声问道:“依然不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,凭我的身份,凭我的影响力,呵呵,杀了我,你也会被通缉,我那些同盟,必定会全力追杀你,还有你身后的林阳。”

    杨德民低吼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以今天的情况,必死无疑,既然必死,那为何还要把其他人说出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人活着,才会从林阳的身上,产生危机感,才会不懈余力的对付林阳。

    若是今天晚上他说了出来,那些人被眼前火甲和那林阳全部杀光,恐怕就无人能为杨家报仇。

    他杨德民不傻,能坐上高位,且在部队中混迹如此之久,生死并不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酷刑,不代表其他人也不怕,比如,这个老女人,比如,那个已经彻底太监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火甲几乎两千年生命的经历,看出杨德民心中所想,不由冷笑一声,转身时,抬起手指,先指着妇人,发现杨德民仅仅看了妇人一眼后,就扭过头去,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火甲知道,这名妇人,在杨德民心中,不是最重要。

    旋即,他手指划过妇人,落在杨震身上时,明显看到,杨德民身体一颤,脸色有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火甲见此,得意一笑,知道这杨震,对于杨德民来说,颇为重要。

    那就从那杨震身上逼迫。

    但在随即,他眉头一皱,发现杨震身上的生命气息,在不断的微弱,若是不加以救治,恐怕不需五分钟,就会血液流干而死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迟疑,火甲手掌抬起时,一团火焰托在手掌中,凭空燃烧。

    还不等杨德民和妇人露出惊恐之色,火甲手掌一甩,这团火焰直接从掌中飞射而出,竟是落在如死尸躺在地上的杨震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顿时,火焰烤肉的声音,在客厅里响起,一股肉香飘出之后,几乎半死的杨震,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猛然坐直了身体,张口发出凄厉的惨叫后,身体在地面上翻滚,不断扭曲,似乎痛苦到灵魂。

    “小震。”

    “震儿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杨德民和妇人都是面露痛苦之色,特别是那妇人,跑风漏气的口中,因为激动,喷着鲜血,似乎想要向杨震扑去,却是被火甲一脚踹出,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吗,要不要说?”

    火甲看向杨德民,面容凶残。

    “虽然都是死,但是,痛苦的死和安逸的死,两者有着不同。刚刚那团火,已经把那小子的伤口烧在了一起,你们尽可放心,他在短时间内,现在不会流血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恶魔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杨德民气的口吐鲜血,火甲拿住了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妇人更是张牙舞爪,疯狂大骂。

    但在这大骂中,火甲却是不动声色,只是嘴角冷笑:

    “你们要怨恨,就怨恨林阳那杀星吧,若不是他,我不会来杀你们,若不是他,我不会如此逼迫你们。

    哦,若是你们死了,真的要诅咒,也诅咒他好了,我非常希望,你们能把林阳那杀星诅咒死,其实,若论希望林阳死的迫切心情,我比你们还强烈几分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话,听在杨德民二人的耳中,却是让二人恨得咬牙切齿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之人。

    “再问一遍,说是不说?”

    火甲不想再废话,抬起脚掌,忽然往旁边的杨震一条腿上,狠狠踩下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然后见到,杨震左腿折断,但是没有破皮,没有流出丝毫的血迹,这样做,为了不让杨震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随即,杨震凄厉的惨叫,适时响起,让得妇人更加发狂,想要扑向火甲拼命,又再次被火甲踹飞后,妇人终于认命,知道在火甲这里,她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,她看不下去杨震受苦。

    “杨德民,你他玛的说出来啊,反正是死,为什么不让震儿痛痛快快的死,你为别人受罪,为别人守口如瓶,还能得到什么。麻痹的,你说出来啊!”

    妇人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杨德民痛苦的闭上眼睛,脸颊在抽搐。

    若是以智慧论,他在此刻,不应该说出其他人,其他人的存在,即便他们杨家灭门,也会有人为了自保,去杀林阳,去间接为杨家报仇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那火红头发的男子,明显要用折磨杨震的手段,让他内心受尽煎熬,最后崩溃,不得不说。而且看出,只要他一秒钟不说出,他的儿子就要痛苦一分钟,不能解脱。

    此事,两难。

    但在听到杨震再次发出的惨叫之后,杨德民忽然睁开双眼,一咬牙,狠狠吼道:“住手,我说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,宛若有千斤重,一经说出,杨德民呼吸沉重,双目赤红。

    这是他智慧的失败。

    “我说出来后,只求给我们杨家一个痛快,你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喘了几口气,杨德民忽然抬头,凝望火甲。

    在见到火甲点头答应后,他苦涩闭上双眼,又快速睁开,最终坚定后,说道:“此次事件,参与者有蔡家、李家、孙家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