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拉拢、策反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竟敢私闯民宅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出现之人,杨德民面色一沉,眼中透着锋利目光,狠狠盯在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来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昏暗灯光中,那人影缓缓走出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一身破碎道袍,甚至面颊上还有一些擦痕,一眼看去,让人感觉极其凄惨。

    但是,杨德民看到此人,身体一震时,眼中瞳孔猛地一缩,哪怕来人再凄惨三分,他也能够看出,这正是今晚跟随林阳一起,前去万佳酒店赴约之人。

    而且,当时此人站在林阳之后,明显是林阳保镖之类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好汉,那林阳已死,你来复仇,意义不大,不如我给你大笔钱财,你远走高飞如何?”

    杨德民稳定了心神后,目光一闪,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他这话,一是想要收买来人,二是借此,打探林阳生死,可谓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“嘿,我倒希望,那林阳真的死了,可惜他就是不死。”

    人影走进了别墅,在别墅明亮的灯光下看到,此人正是火甲。

    此刻,他目光一抬,落在杨德民身上,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杨德民心中轰鸣,虽然有过猜测,但此刻听到,眼中依然露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林阳没有死?在七个神枪手的刺杀下,竟然没有死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但他看火甲脸色,明显不像是假话。

    “好汉,既然你也希望林阳死,为何还要为他卖命,不如我们联手,共同灭杀他,我手中有大量洛城兵卒,掌握着实权,我们联手,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杨德民能够看出,火甲实力应该不俗,而且从火甲口中听出,火甲对林阳心中有怨恨,与林阳并不是一条心,不由感觉,这是一个突破口,想要利用一下。

    他这话,听到火甲耳中,让得此刻狰狞,一心想要杀得血流成河的火甲,心中也是有了一些意动,若是能灭杀林阳,他就能够自由。

    但在片刻,火甲就摇了摇头,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,以他如今的实力,对付林阳,还差的很远,即便这面前的杨德民拥有兵卒,那也只是普通,根本不可能是林阳这种练气士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枉费心思,还是说出这次事情,除了你们杨家之外,还有哪些人动了手,若是老实说出,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火甲心中纠结片刻后,做出了选择,一下子狠辣起来,一步步迈出,一步步向杨德民逼近,想要问出这次事情的所有参与之人。

    若是此刻他直接下了死手,也仅仅只能屠灭杨家,不一定能够完成林阳交给他的,杀尽该杀之人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不敢拿他自己的生命,去赌在任务完不成之下,林阳不捏碎玉简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隐忍,全心全意,一丝不苟完成林阳交给的任务。

    忍过此时,以后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杨德民看着火甲走来,他脚下连续后退,此刻也已经看出,想要收买火甲的可能,已经微乎其微,但若是放弃,就丧失了一个继续报复林阳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由深吸一口气,退到沙发边沿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时,手掌猛然用力,刺破沙发皮层,直接插进沙发扶手里,掏出了一把漆黑手枪,对准了走来的火甲。

    这把手枪,是他藏在家中随手可及之处,用来防范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此刻,正好用上。

    “那林阳用枪杀不死,但我不相信,你也用枪杀不死。”

    杨德民手指扣着手枪,只要轻轻按下,枪口就可以喷出子弹,直射火甲而去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他还有着最后一丝奢望,若是能够把火甲拉拢过来,以火甲是林阳保镖的特殊身份,借此把林阳除掉,应该会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“好汉,我刚才的提议,你再考虑考虑,若是你依然执迷不悟,那就休怪我射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手中的烧火棍,想要杀我,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火甲瞄了杨德民手中的手枪一眼,脚下没有丝毫停顿,继续向着杨德民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出现在杨德民五米处,只要一个大步迈出,就足以到达杨的面面前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杨德民也感觉到了危险,不敢再做拉拢,他狞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紧随狠辣声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别墅内,一道剧烈的枪响,在刹那间升起,一颗子弹,从杨德民手中手枪的枪口,疾射而出,向着火甲而去。

    火甲看到飞来的子弹,他没有凝气境修为,也没有林阳那以灵血画符的能力,但他有火灵体,经过林阳炼制过后的火灵体。

    一声大吼,他身体上散发出一层红光,看起来甚是奇异。

    那子弹,也在红光发出的瞬间,直接出现在火甲的胸膛部位,似乎要穿透心脏。

    然而,在最终,子弹仅仅陷进胸口一毫米,就不能再进入分毫。

    等到子弹上的力量消失,从火甲胸口掉落在地,发出一连串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后,发现,在火甲的胸口上,哪怕一丝伤痕,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子弹打不动?”

    杨德民看到这一幕,直接两眼惊呆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子弹无法穿透人体,哪怕在收集的有关林阳的资料中,写有林阳不惧子弹,但他没有亲眼见过,怎么也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事实摆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火甲看了眼胸口位置,发现没有丝毫伤痕后,对这具火灵体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抬头时,他脸上露出狞笑,一步跨出,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,出现在杨德民面前时,手掌直接探出,一把抓住杨德民握枪的手腕,狠狠一拧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令人心底发颤的骨头碎裂声音,在一息之间,响起在火甲和杨德民之间。

    旋即见到,杨德民握枪的右臂,直接变成了麻花,鲜血滴落时,宛若用力拧湿手巾时,那水滴滴落场面。

    “说还是不说?”

    火甲在拧断杨德民右臂后,又是狠狠一扯,刹那间手臂崩溃,血肉和骨头横飞,让得杨德民口中,再也忍不住,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。

    火甲扔掉手中抓着的带血手腕,森冷目光落在痛的扭曲的杨德民脸上,轻轻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,透着一抹森寒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哪怕是我杨家全死,也依然有人,继续去杀林阳。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