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自伤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一千三百块?

    火甲嘴角一翘,已经走到了出租车前,抬眼时,目中有着残忍,冷笑:“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这里,听到此话,脸上瞬间大喜。

    可,还不等他喜色完全展开,却是见到,火甲的手掌之上,忽然出现一团火焰,包裹着整只手掌,凭空燃烧,显得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几乎在声音落下之刻,火甲的手掌猛然往下一按,直接按在了出租车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滔天的火焰,从火甲手掌所按之处,疯狂的延展而开,眨眼间包裹了整个出租车,让得整个出租车陷入了火海,汹汹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出租车司机直接懵了,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发展到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“你,还要吗?”

    火甲扫了一眼面前火焰汹汹的出租车,抬头看向出租车司机时,目光森然,有着一丝霸道凶狠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问话出口,却是见到,那出租车司机猛然惊醒,脸上刹那间苍白,不知道是被火甲之言吓到,还是其他,拔起腿,就向着远处狂奔,似乎生怕自己跑得慢,踉跄着跑出,磕倒在地时,竟然连滚带爬。

    见此,火甲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离开了林阳那杀星,老子就是无法无天,尼玛,敢在老子面前嚣张,敢戏耍老子,那么,老子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,哼哼!

    他不由胸口一挺,脸上露出了一丝傲意,心中对离开林阳之事,更加执着。

    但在下一刻,火甲正要转身,完成那该死的杀星交给他的任务。

    却是忽然,一道强烈的危险气息,袭击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如今已经半步凝气境,哪怕在两千年前,也是个小高手,更何况是现在的世界。这里有什么人,能够给我带来危险?”

    火甲口中低呼,小心防备之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在他身边,那疯狂燃烧的出租车,骤然爆发出一道惊天爆炸,一股恐怖的热浪携带着巨力,直接翻滚而来,狠狠轰在距离出租车最近的火甲身上。

    “偶日它祖宗,这个铁盒子竟然还会爆炸?”

    火甲张口喷出鲜血,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更是在他大叫出声后,整个人如同破麻袋,摔出去了很远,在地上翻滚了几圈,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等他爬起来时,脸上有着擦痕,即便身上的道袍,都有了一些裂口,看起来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气死老子了。老子要杀人,要杀很多很多人,老子要今天晚上,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先有在林阳面前为仆的心中不服,再有出租车司机的戏弄,如今更是被一个在他认为,只会路上跑的铁盒子弄得凄惨兮兮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憋屈,他心中的愤怒,需要鲜血来洗刷。

    几乎在吼出这句话的瞬间,火甲目光猛地一转,看向那逃到很远,但已经停下,向这边看来的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只见此时,出租车司机仰天大笑,脸上露出解恨之色,竟是丝毫不在乎那价值不菲的出租车陷身火海,在爆炸中翻滚。

    “找死,敢嘲笑老子。”

    火甲感觉此刻,他的尊严如被羞辱,脸上狰狞间,脚下朝着地面猛地一跺,一颗石子被震了起来,在即将下降之时,他那右脚,迅疾抽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石子在被脚背抽中瞬间,具备了恐怖的力量,化作惊人的速度,直接向着那出租车司机,疾射而去,转眼即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石子穿过出租车司机的额头,一抹鲜红的血滴,从伤口溢出,让得那出租车司机的脸上,大笑瞬间凝固,声音也消失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然后,噗通一声,整个人如同一根木棍,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,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火甲看到这一幕后,猛地转头,走向别墅区大门,眼眸阴沉,杀意内敛。

    “站住,这里是别墅区,你个乞丐,滚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火甲身影刚刚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在别墅区门卫室里,一名听到外面爆炸声音,走出门卫室的保安,看到一身破衣烂衫,邋遢不堪,欲要走入别墅区的火甲,顿时勃然大怒,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火甲脚步猛地一顿,抬头时,凶狠的样子让得保安心中一跳,但看到火甲仅仅只是一人,而他背后有许多人依仗时,不由狞笑。

    他刚要再出声,却在忽然,火甲身形一晃,手掌伸出,一把抓住了保安脖子,一股森森杀意,让得保安呼吸一滞,感觉到了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“杨家别墅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业主机密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说,死!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在……在36号,在36号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抓着脖子的手掌在收紧,保安眼中惊恐加剧,不敢有丝毫隐瞒,拼尽全力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,在他话声落下时,火甲眼中狠厉一闪,五指用力一握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保安的脖子直接断掉,有血迹从火甲的手指缝隙中溢出,血腥味扩散。

    “所有欺我的,笑我的,我天诸,一定会讨回来,还有那该死的林阳杀星,给我起了个那么垃圾的名字,这是侮辱,我早晚有一天,要重回自由。”

    火甲手掌一松,深吸一口气,踏入别墅区大门。

    哪怕他心中装着重回自由的梦想,但在实现之前,林阳的话,他还需执行,不然,那灵魂玉简,就是悬在头上随时斩下的一把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德民连续拨出十几个电话,最终,也没有能打通那个秘密基地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座机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若此时心中再不知道那七人已经失败,或者是被擒获,那就真有些自欺欺人了。

    该死,七个神枪手狙击,没有打死那林阳吗?还是有警察赶去,这七人没有逃脱?不可能,七人身手非凡,即便有一两人被抓住,那也不可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杨德民脸色越来越阴沉,手掌紧紧握在一起,目中有着怒意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,若是那林阳真的没有死,恐怕我杨家会有灾难,必须斩草除根。还有那赵家,也必须铲除,玛的,拼了,老子破釜沉舟,动用那国家权力。

    杨德民目中阴狠越来越重,最后如同下了一个巨大决定,身体猛地站起。

    他正要抬起右脚,一步迈出别墅,却在忽然,他心中有感,倏然抬头,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赫然看到,一道身影,带着森冷气息,出现在了他们家别墅门口,在别墅院子昏暗的灯光下,有些不太清晰,但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熟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