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今晚,见他们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那名喝问林阳之人,听到如此之言,看到林阳望过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几乎刹那间,他身体一颤,感觉身体的四周,如在空无,冰冷无助,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此刻,在林阳的反问之下,此人竟吓得讷讷不言,脸上一片苍白无色。

    然而,其他考古者,却是不受林阳目光所慑,听到林阳之语,心中不喜,感觉刺耳难听时,那等了数天没能进入大墓的怒火,忽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嚣张什么嚣张,你知不知道,你破坏古墓,是历史的罪人,将来必定受到历史的唾弃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现在赶快说出,在里面你得到了什么,为你的罪行,挽回一些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那大墓中出来,肯定偷偷藏的有东西,你腰间那个布袋,一眼望去就很古朴,肯定是大墓中之物,赶快交出来,不然,今天在众多前辈面前,你即便拼了老命,也休想离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,宛若聚集在一起的麻雀,杂七杂八,全部涌入林阳耳中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这个时候,林阳心中着急回到洛城,要处理杨家之事,这些声音,等于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双眼轻轻眯起,扫视着四周,林阳嘴角渐渐勾起的不是笑容,而是一抹狠厉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留下我,真是痴心妄想,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他狞声出口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在最后两个字时,舌绽惊雷。

    几乎在瞬间,声波从林阳口中喷出,成扇形扩散而去,让得林阳前方之人两眼一瞪时,感觉两只耳朵,完全失聪,听不到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身体更是如在水波中浮沉,有强烈的力量共振,在体内爆发轰鸣,伤及肺腑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林阳面前,从最近处开始,那些气势汹汹,叫嚣至极,几乎要围攻而来的考古者,在此刻,宛若多米诺骨牌,一个个口中,喷出鲜血,脸色苍白时,脚下止不住后退。

    片息之间,林阳面前,出现了一个过道,过道两侧,全是嘴角挂着血迹,满眼惊恐,身体半倒在别人身上的考古者。

    他们太害怕了,此刻的林阳,在他们感觉中,是一头远古巨兽,张口就能吃人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眸中冷光一闪,抬步间,向那处高速路断口之处而去。

    在其后,赵玲玲张着红润嘴唇,一脸惊愕的看着如此诡异景象,完全懵了,一句话,震伤数十人,这样的武道功夫,岂不是神迹!

    火甲看到林阳远去,不敢落后,连忙跟随,在路过两侧都是嘴角挂血考古者的过道时,他挺了挺胸膛,眼中露出鄙视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群白痴,难道没看到林阳那杀星身上的杀意吗?老子在此刻,都小心谨慎,屁不敢放一声,你们可倒好,上赶着刺激这杀星。哼哼,白活那么大岁数,还没老子聪明。

    火甲心中充斥着无比的骄傲,看到距离林阳有些远了,他赶忙收敛有些得意忘形的神色,咳嗽一声,迈动双腿,飞快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高速路断口处,停着许多车辆。

    在林阳出现后,一辆黑色大众轿车中,走出一名男子,快速迎上林阳,恭敬说道:

    “林先生,赵队刚刚打来电话,让我送您回洛城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跟随此人来到车旁,这名男子连忙打开后座车门。

    林阳与火甲先后坐进去后,汽车启动,直往洛城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白龟山,赵家别墅。

    赵尘风、赵元光、高飞三人接到赵玲玲打来电话,告知林阳走出了大墓,顿时间,他们长出了一口气,心中的压力,瞬间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迎接一下林先生,他坐的特殊车辆,应该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赵尘风心情大好,对着同样在别墅里休息了半天,已经重新精神起来的赵元光、高飞说道。

    高飞二人自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三人从沙发上站起,走出别墅,来到通往紫竹林的大木门外,一个个恭敬站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色大众不但速度快,而且很稳,出现在白龟山范围后,直接朝着寒潭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在大木门前,车子稳稳停下,林阳和火甲走下车来。

    立时,赵尘风三人迎了上来,疑惑看了火甲一眼后,躬身向着林阳行礼,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!”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林阳身后火甲,眼中都露出惊讶之色,没有想到林阳的地位,竟然有些不俗,面前三人身上的气度,明显是一方大佬,甚至那名老者,竟让他感觉到了与公子光身上相同的气息。

    林阳看了三人一眼,轻轻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抬步走向紫竹林时,他轻轻开口:

    “把我不在洛城这几天,发生的事情细致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尘风不敢怠慢,在旁开口。

    随着叙述,比赵玲玲更加细致的细节,缓缓道来,让得边走边听的林阳,脸色极度冰冷。

    听到刘茹手臂受伤的细节后,更是鼻孔发出一声冷哼,身上散出冰冷气息,让得跟在一旁的赵尘风三人,身体都不由的一颤。

    “告诉杨家,今天晚上我见他们,地点,让他们定。”

    在寒潭边停下脚步,望着冒出丝丝凉意的寒潭,林阳沉默中,忽然开口,话中有着丝丝杀意。

    让老妈受了伤,那么这杨家,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通知他们。”

    赵尘风连忙躬身答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林阳浑身散发的冷冽气息中,有些颤抖,但也遏制不住心中的喜色,让得林先生发怒,恐怕杨家的前途,就此中断了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,在话落后,赵尘风直接转身,六七十岁的人,宛若青年一般,脚步灵活,走出大木门后,径直向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寒潭边,在赵尘风离去后,忽然宁静。

    林阳站在寒潭边,遥望白龟山,目中有了一丝不一样。

    自重生以来,他所杀之人,大多陌生,下手之时没有丝毫犹豫,但对于前世熟悉之人,下手之时,有了一些停顿,没有施展必杀手段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一份故乡情在里面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在此刻,他已经明白,有些人不杀,就会给自己带来伤害。

    斩草必除根,哪怕是故乡。

    “备车,我要去雅美看看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寒潭凉气,林阳想到刘茹手臂上的伤,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在身后,高飞二人恭敬而立,听到这话,连忙应下,小跑一般,前去准备车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