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走出‘大墓’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赵元光的声音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交流后,赵玲玲面色凝重,完全没有想到,洛城之内,事情在两天之内,已经变的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想办法,在太阳落山之前,通知到林先生。”

    赵玲玲深吸一口气,面色凝重的保证。

    她挂断电话后,心情乱糟糟的,看了一眼“大墓”入口处那依然如打了鸡血般的考古界人士,她的目中,渐渐有了一些决定。

    若是林先生在中午之前,还不能从大墓中走出,那么,就放开对入口的封锁,让这些所谓的专家进去大墓开路,无论如何,也要把此事,通知到林先生。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一丝冷漠。

    相对于林阳对赵家的友谊,这些为了名利之人,哪怕全部葬身在大墓之中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火甲站在阵法中,火焰渐渐暗淡下来,有许多灵火,都如海绵吸水,一点点钻入了火甲的身体内,使得火甲的躯体,如今看起来,火红而晶莹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时辰后,火焰完全消失,火甲光溜溜站在原地,浑身上下,大变模样。

    曾经的白色皮肤,如今透着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曾经显得健硕高大的身体,此时虽然有些缩水,但却更加结实,更显流线型体。

    那一双眸子,也没有了绿芒,已经化作平常。

    “谢主人再造之恩。”

    看到身周火焰消失,浑身上下,传来期盼了千年的各种感知,火甲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他目中有一抹莫名神色闪过后,几乎没有丝毫犹豫,朝着林阳跪拜下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林阳面无波动,深深看着火甲,沉默片刻后,手掌在腰间一拍,一套长衫出现,落在火甲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套长衫,正是储物袋中天诸曾经所有。若不是储物袋有时间凝固作用,恐怕此时,长衫已经成为飞灰,不可能再使用。

    火甲连忙拿着长衫,从地上爬起,眸光在林阳腰间储物袋扫了一眼后,不动声色间,把长衫套在身上,虽然有些不合身,但也足以遮体。

    穿好后,他很自觉,如保镖一般,站在林阳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如今的实力,达到了什么层次?”

    林阳见此,目光一眨,抬步向着房间之外走去时,轻轻开口,似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主人,只差一丝,就可达到凝气境。”

    在身后跟随,听到此问,看着林阳后背,火甲眼眸闪动间,有着一些犹豫之色,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真实实力,是他以后,能否翻身的资本,但最终,还是不敢对林阳拒绝,不得不说出来。

    林阳听后,不置可否,走出房间,看到大厅中的几个书架后,他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顿时,那些书架上的竹简、玉简、布帛之类的书籍,全部消失不见,落入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林阳不停,走入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中,有着仿制的一些小剑,还有一些装有腐朽丹药的小巧玉瓶,全都没有放过,收入了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在资源极度匮乏的地球上,这些东西,在走出去后,或多或少,都有着一些作用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火甲,看着林阳一件件的搜刮,恨得牙齿痒痒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全都是两千年前,他费尽心思,好不容易收集起来,如今,全便宜了林阳。

    不由得,他目光落在林阳腰间,那里有一只荷包般的袋子,用彩色丝线穿起,挂在腰间,里面不仅有他的灵魂玉简,还有他的全部收藏。

    该死的,该死的,早晚有一天,我要全部拿回来。

    火甲不动声色间,手掌悄悄握起,心底发出誓言。

    这样的誓言,在他献出灵魂印记后,已经不知道发出了多少,即便他火甲,也无法计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洞府里所有值得拿走之物,全部都搜刮一遍后,又把洞府之中的所有阵法,都破坏掉,做出一些假象,让别人猜不出这里的实情。

    然后,林阳一步迈出,直接出了洞府,展露在入口处赵玲玲以及众多考古者的面前,见到如此多人的场面,他不由眉头一皱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其身后,火甲一头火红头发,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!”

    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林阳,赵玲玲不由脸上大喜,神色之中,有着一抹异样的轻松。

    在此刻,仅仅上午十点钟,还不到中午,她总算是不用冒险让身后这些考古者踏入大墓了。

    连忙走到林阳面前,欠了欠身后,她不敢有丝毫迟疑,赶快说道:

    “林先生,雅美出事了,有人要对刘女士不利。”

    此话刚出口,林阳面色猛地一沉,一双目光如同利剑,直接盯在赵玲玲的脸上,让得赵玲玲浑身一颤,感觉林阳身上的气势,似乎在从大墓走出后,比之以往,更加的恐怖异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阳问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冰冷,即便是赵玲玲,也能在此刻,从声音中感受到森森杀气。

    赵玲玲身体一震,小心翼翼把杨家邀请林阳,到杨家出手对付雅美公司,再到昨天晚上,三次惊险场面,全部一一向林阳说出。

    当林阳听到刘茹手臂受伤之时,那身上的杀气,再次增强几分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本来不想杀人,给那杨家一次活着的机会,既然他们如此作死,那就休怪本尊……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林阳轻轻抬头,望向远方青翠山间。

    眼中杀意,不可遏制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丝毫停顿,他在话落后,抬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那围在大墓入口处的考古者,看到林阳从墓中走出,且有人从赵玲玲口中听到林先生三个字,顿时知道,林阳就是赵玲玲口中所说的破阵之人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他们拥挤而来,把林阳的去路,全部堵死,把林阳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所谓的林先生?你是不是把大墓中的所有阵法,全部都给破坏了?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此话极其无礼,就如同高居在上,喝问晚辈一般,丝毫没有一点询问之时,应有的谦卑态度。

    而在林阳这里,看到挡住去路,他脚步一顿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无礼喝问,他抬起头,冰冷的眸子裹挟着煞气,看向喝问之人。

    “阵法是我破坏了,你能怎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