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二少爷的病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心思闪动间,火甲把从火红头发男子那里得到的记忆碎片,仔细搜索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在记忆碎片中,有花杀的只言片语,甚至还有一些,是火红头发男子刺杀一些人的事情,但是对于花杀的大本营,却是没有丝毫提及,就好像,那是一个禁忌。

    “主人,在这人记忆中,没有花杀大本营的有关信息。

    不过,却是有他此行的目的,似乎是要杀两个人,一个叫林阳,一个是刘茹。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又看了一眼林阳,火甲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林阳眉头一皱,轻轻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他要杀的林阳,就是我,而那刘茹,是我妈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火甲表现的诚惶诚恐,浑身颤抖,匍匐在地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但是,他低下头的双目中,却是一片怨恨,心中在大骂自己混蛋,竟然为林阳这个杀千刀的铲除了敌人。

    该死的,该死的,这个花杀也是笨蛋,到现在没把这小子杀死,害的老子跟着受罪,等老子找到你花杀大本营,定要将你们踏灭,不,不对,等找到它的大本营,要告诉他们林阳所在,要为他们引路,一定要杀了这小子。

    心中念头闪动间,火甲做出如此决定。

    而林阳盘坐石床,看着被一声冷哼,吓得浑身颤抖的火甲,心中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,开口说道:“你在外面给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火甲不敢丝毫迟疑,回答中,从地上爬起,走出房间门外,如侍卫一般,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收回目光,双手抬起时,朝着面前石床上的符文,凌空一点。

    顿时一道精纯指芒从指尖飞出,落在石床之上,宛若一颗火星,点燃了石床符文,几乎在一瞬间,石床上闪烁出灿烂光辉,一道道符文被点亮。

    然后,整个石床上,形成了一股吞噬之力,在符文光辉升起之时,化作一股清风,卷动四周浓郁的几乎如雾的灵气,快速聚集而来。

    林阳没有丝毫停顿,双手继续翻动,捏出炼星神功的手印后,一股磅礴的吸力,疯狂从他体内涌出,化作无形的漩涡,吞噬着四周聚气阵引动而来的灵气。

    整个洞府之内,在刹那之间,也因为聚气阵和林阳功法运转的缘故,形成了对冲气流,使得那无数的灵气,如同流动的溪流一般,从门口涌来,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这一幕,落入火甲绿芒闪烁的眼中,让得火甲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该死的。我千辛万苦找到一块极品玉石,打磨成玉床,又做了一些掩盖,让它看起来如石床,更是在玉床之下,布了一个阵法,把聚集来的灵气化液,如今那里,恐怕已经有一小盆灵液了吧。

    本打算,找到一个人夺舍后,若是成功,我就可以借助这些灵液,重新修炼,可是没想到现在,竟然便宜了这个杀千刀的,我恨啊,要是能打过他,我要吃他肉,喝他血。”

    火甲脸颊扭曲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但是,扭头看了眼房间之内,他却是没有胆子进入,只能在门口,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此时,洛城之中,杨家别墅所在。

    “啪,砰,哐!”

    别墅之内,发出无数的,不同的破碎声音,异常的刺耳,让得杨家别墅院中聚集了不少的仆人,都目光异样的看向别墅之内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的病又发作了,哎,好好的一个孩子,怎么最近总是狂躁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把我们全都撵了出来,恐怕是不想让我们更清楚里面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二少前几天住了一次医院,回来后,好像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我从他身边过,都感觉到全身鸡皮疙瘩冒出来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许多仆人听着别墅内的破碎声音,凑在一起,小声的交流,隐隐约约,透出一些信息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别墅内。

    杨德民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里,听着楼上不断传出来的砸东西声音,不由眉头轻皱,有些烦心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有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在哭泣,抹着眼睛,泪珠不断,每当有一道碎裂声音出现时,她哭泣的声音就会骤然提高,更让得一旁的杨德民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哭哭哭,整天哭,你烦不烦,烦不烦?”

    杨德民猛地从沙发上站起,朝着妇人怒道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话如同捅了马蜂窝,那妇人马上收了眼泪,从沙发上站起时,叉着腰,如母夜叉一般,更大的声音吼道:

    “杨德民你个老东西,你儿子被人欺负了,你连屁都不敢放一声,你是老乌龟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,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杨德民见到妇人如此,气的火冒三丈,但长久以来,在洛城身居高位,让得他知道,此刻不是火上浇油的时候,冷哼一声,甩袖转身,走向别墅二楼。

    此刻,二楼一个房间中,依然不时有摔花瓶,摔书籍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走到这个房间门前,杨德民脚步略有停顿,叹息了一声,几经犹豫,还是抬手,推开了房间的房门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房间里传来极大的暧昧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中,“嗯、啊”之音让人听得面红耳赤,几乎在瞬间,就能勾起内心深处,那种生理上的渴望,让得下方,有一种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杨德民对这些声音,没有丝毫表情,抬步走入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在这房间中,灯光昏暗,气氛在那暧昧的声音中,有着一些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而在房间地面上,却是洒落了许多碎瓷片、书籍,甚至还有一些手机、平板之类的电子产品,整个房间显得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杂乱房间的一个角落,却是有着一道人影坐在一台电脑前。

    这道人影,在一眼看去时,会让人不自觉身体一颤,从内心深处,感觉到极致的阴冷,甚至身体皮肤上,会一瞬间冒出鸡皮疙瘩出来。

    而这道人影此刻,手掌插在两腿间,不断动作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电脑上,却是播放着日国小电影,三男大战二女,场面极其的热烈,一眼望去时,就能够让人面红耳赤,热血喷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