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火甲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心底生出之后,天诸连忙再次低下脑袋,免得引起了林阳注意。

    否则,他恐怕又要有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心中又有不解。

    为何这少年,明明只有十六七岁,却心性狠辣,杀人如麻,如同千年老怪一般?

    但除了林阳,没人能回答他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林阳面前,飞剑落入掌中,让得林阳双指夹着这把飞剑,扫视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,这把飞剑虽然古朴,但样式极其简单,除了剑柄之处有些鱼鳞纹之外,再没有其他特别之处,在星空修仙界,也仅仅只是炼气期弟子的用剑。

    不过,能在半荒星的地球上,有这样一把飞剑使用,足以提升恐怖战力了。

    林阳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,手掌一翻,把飞剑收入储物袋中,并把储物袋塞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才开口,朝着那天诸说道: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你的名字为火甲。你这具身体,虽然是火灵体,有些不凡,但以你的修为,以你的状态,想要将之掌控,几乎不可能,但在稍后之时,我帮你炼制一翻,却是可以让你对这具身体,完全指挥自如。”

    “火甲谢主人赐名。”

    天诸听到林阳之言,身体不由一颤,朝着林阳跪拜,叩头谢道,看起来很是虔诚。

    但是,在他头颅触地的一瞬,那心中的怨恨,更增三分。

    帮我炼制身体,帮我控制自如,我才不相信这小子会有如此好心。

    恐怕这小子,是想借着炼制这具火灵体,进一步掌控老子,让老子对他言听计从,啊,好狠毒的小子,等你爷爷我有朝一日,你等着。

    火甲心中想着这些时,身体匍匐的更低,完全是一副诚惶诚恐的姿态。

    林阳见到此景,自然无法看出,他已经掌控了生死的火甲,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稍后,林阳吩咐火甲,让之处理房间中的尸体、残骨,而他,踏出房间,把来时三支分叉洞中的考古人员,全都一一移出洞外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天明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他们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赵玲玲接到警卫汇报,林阳已经从大墓中走出,而且带出来了专家。

    她就急匆匆赶来大墓入口位置,看到满地面色苍白,闭着双眼,瘦了一圈的考古人士,不由心中凝重,走到林阳身边,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专家,是考古界很不弱的一股力量,若是一旦有所闪失,对华国考古界,也是一大损失。

    而她所要负的责任,也必定会极重,对她老爸赵元龙的升迁,会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饿的时间太久,补充些食物,调养一段时间,自然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大墓,却是现在不能继续探索,里面还有一些特殊机关,我没有完全破除,需要一些时间,你告诉四周警卫,不允许任何人进去,否则会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问话,沉默了一下回答。

    这洞府之中浓郁的灵气,对他的修为有极大的帮助,但想要全部掠夺吸收,却是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放心,我一定会关照各方,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赵玲玲听到这话,精神一震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话落之时,她忽然想到昨晚闯入的七八人,不由有些担心,不知道林阳遇到了没有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昨天晚上还有七八个武道高手,闯入了大墓之中,还请林先生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,稍后再次进入这大墓中,就连带解决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没有说出里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感觉,对于赵家这样的利欲熏心家族,在真正的利益面前,忠诚太脆弱,没必要对之无话不说,哪怕面前的是赵玲玲,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稍后,林阳让赵玲玲照看这些专家,他再次踏入洞府之中,一路来到那有石床的房间。

    只见此刻,火甲恭敬站在房间的门口之处,房间里的尸体,已经化作了一堆堆灰烬,即便是石床上的白骨,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林阳走到那石床边,手掌抬起,朝着石床一挥,那石床表面宛若被钢刀刮了一遍,有石粉飘起后,上面雕刻的符文,全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林阳却是不停,踏上石床,并指如剑,凌空朝着石床表面,快速的勾画起来,一道道符文在他的剑指之下,雕刻在石床上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整个石床,再次刻满了符文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门口火甲的目中,让得他双目绿芒闪动间,有着心惊,对林阳这里,又多了一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当年他开辟这个洞府,在石床上刻下符文之时,足足花费了三年时间,才终于按照古书上记载,小心翼翼,一丝不敢出错,完成了养魂阵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看林阳这里,却是信手拈来,没有一丝迟滞,好像那些符文,全都如臂驱使,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懂得,而是精研很深。

    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子,如此妖孽,还让老子如何能够恢复自由?

    火甲心中郁闷,但不敢有丝毫表现,如老仆一般,站在房间门口之处。

    林阳把符文全部刻好后,盘坐在石床上。

    他抬头之时,目光落在火甲身上,仅仅是一眼看去,未出一言。

    火甲身体一震,屈膝跪地,朝着林阳恭敬道:“主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也许是千年之前的鬼魂,对于为仆,起码在表面,显得很是上道。

    林阳看着火甲,沉默了片刻,忽然沉声:

    “你夺了此人的体魄,那么他的灵魂之中记忆,你得到了几成?”

    “回主人,因为小的修为太低,也没有特殊手段,仅仅得到一些只言片语,大部分记忆,已经随着此人的死亡而遗失。”

    火甲不敢有丝毫隐瞒,一五一十的说出。

    他在古籍见到有记载,高深修士可以搜魂,若是不说出实情,万一林阳有搜魂之能,对他搜魂,恐怕他的魂魄即便齐全,也会记忆混乱,他不再是他。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更加沉默,似乎心境有些波动。

    但很久后,他终于深吸一口气,再次开口,问道:“在此人的记忆中,可有有关花杀组织大本营的相关信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