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记恨之心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鬼魂感觉,他的魂体,在一张无形的大之下,强力的收缩,即便拼尽他的全力,也不能阻止分毫。

    而且,还感觉,若是继续如此下去,他的生命,他的灵魂,会在最终,缩成一个点儿时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他恐惧了,彻底恐惧了。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还有什么放不下的。

    两千年都等了,无边的寂寞都忍受了下来,如今面前的一点小屈辱,即便很没有面子,忍一忍,也就过去了,说不定在将来,他还有重新自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我愿意献出我的灵魂印记,我愿意奉你为尊。”

    几乎不再有丝毫片刻的犹豫,鬼魂张口,苍老的声音说出。

    他生怕晚了,林阳再一指血封下去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微微一笑,剑指收起,转身在鬼魂隐藏很好的怨恨目光中,找出一枚玉简,手指在玉简之上轻轻一抹,凌空勾画出一道道符文。

    最后,朝着玉简轻轻一点,符文全部融入玉简内,让得本来普通的玉简,散出淡淡光芒,看起来已是不凡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后,林阳轻轻抬头,看向鬼魂所夺的躯体,仅仅淡淡一眼,那鬼魂就身体一颤,双目中绿芒惊恐,不敢有丝毫迟疑,快速抬起手指,朝着眉心之处,狠狠一点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痛苦的惨叫,从鬼魂嘴中嘶吼而出,在房间内回荡时,更有丝丝黑色鬼气,从其身体之内溢出。

    这些黑色鬼气,在空中,缓缓凝聚后,化作一道黑光,直射林阳手中玉简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一瞬,黑光射进玉简之内,让得本来白润的玉简,刹那间漆黑,显得阴森了许多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没有丝毫意外之色,再次抬起手,朝着玉简连点数次。

    等停下时,那名鬼魂身体一颤,感觉灵魂之中,冥冥有一只死亡之手,架在头顶三寸之处,只要一个念头落下,这只死亡之手就能落下,夺去他最后的生命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鬼魂不由心中苦涩,好不容易等来了千年机会,却在此刻,成了别人的奴仆,这命运,真是草蛋了。

    但,他不敢有丝毫迟疑,不敢有丝毫怠慢,如古人长跪一般,朝着林阳跪拜:“奴仆天诸,见过主人。”

    话后,心中更加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林阳手中把玩着墨色玉简,听到这话,神情一动,有些诧异:“你不是专诸?”

    “回主人,专诸此人,只是我在世间的化名,当年为了得到公子光的帮助,获得更多的修炼材料,打造如此一个洞府,才出手帮他刺杀吴王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林阳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作为修仙者,哪怕已经没落,但心里也是高傲的,一般不会插手凡俗之事,也只有修炼材料,才能打动修仙者,让得修仙者插手一些俗事。

    心中沉默中,林阳目光巡弋整个房间,忽然看到石床上,白骨旁,荷包一般的袋子,他心中一动,轻轻抬手时,朝着那袋子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那荷包般的袋子,从石床上凌空飞起,几乎在眨眼间,出现在林阳掌中。

    林阳一眼看出,这的确是一只低级修仙者常用的储物袋。

    他不由体内灵力涌出,注入这只储物袋内,想要将它打开,却是发现,这是有主之物,根本不见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林阳不由摇了摇头,正要放弃,却忽然心中又是一动,目光抬起时,看向那跪在地上的天诸。

    鬼仆天诸看到林阳目光看来,心中苦涩时,心底更是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苟曰的,强逼老子为奴,现在又看上了老子的宝贝,老天爷天打雷劈,怎么不劈死你这个小子,的混蛋,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但,他也只敢心底骂一骂,却是不敢有丝毫意见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在此刻,林阳的目光看来时,他还得赶紧脸上露出讨好笑容,不敢表现出丝毫犹豫,直接一咬牙,在眉心一拍,那与储物袋的联系,刹那间断裂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淡然一笑,体内灵力涌入储物袋内,将之打开后,就是看到,在储物袋内,只有三个立方大小的空间,还有着一些古玉做成的玉简,以及一些长衫衣物。

    林阳摇了摇头,这些东西,没有一样让他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不由抬头,目光落在天诸的胸口处,那里有一个兰花刺青,还有一个没有血迹的血洞。

    天诸跪在地上,没有林阳的允许,他不敢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小命就捏在林阳手中,对林阳的一举一动,此刻也在细致的观察,只有了解了他的这个新主人,才能有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看到林阳目光再次看来,而且落在了那心脏处的那道伤口上,不由心中吐出一口老血,在心底处,把林阳祖宗八代都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他还以一咬牙,控制着这具新得到的躯体,露出一丝显得有些痛苦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这里有一把飞剑,还请主人笑纳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时,他狠狠一拍胸口。

    顿时间,在那心脏部位,没有血迹的伤口中,一道寒光疾射而出,被他一把抓住后,手掌在上面一抹,身体如遭雷击,有丝丝鬼气从体内飘散而出,似乎虚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还是连忙,他脑袋低下,双手捧着那把鱼鳞纹的飞剑,高举过头顶,表面看来,极其虔诚。

    然而,在那低下的双目中,却是怨恨一片。

    在这个洞府中,在所有的收藏里面,只有这两件最是珍贵的宝物,如今全被林阳一言不发中,给强行掠夺,这仇这恨,哪怕已经身为奴仆,也不可能消除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淡淡一笑,手掌抬起,朝着那鱼鳞纹飞剑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飞剑从天诸手掌之上飞起,带着风哨之音,射向林阳而去。

    听着这风哨声音,天诸心中在滴血,对林阳的恨意,更加滔天。

    若是有一天,我能够翻身能够翻身

    可是,如何翻身啊,灵魂印记被这小子烙印在那玉简中,只要玉简捏碎,我就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心中就是一阵颓废,轻轻抬头时,他目中绿芒却又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竟是看到,林阳在飞剑飞来之时,那握着墨色玉简的手掌一翻,直接将那烙印了天诸灵魂印记的墨色玉简,收进了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天诸见此,目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光芒,狠狠盯着那储物袋时,嘴角缓缓勾起一丝阴冷之色。

    这储物袋,他记住了,若是有可能,若是有机会定要再得到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