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肠子青了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这道阴风,透着若隐若现的鬼气,让得林阳目光一怔,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停顿,也不理会其他八人,轻轻抬步,踏入了破开的石门内。

    在林阳完全走入之后,火红头发男子八人,互相对视一眼,犹如默契一般,全都不纳一言,抬步间,跟随在林阳之后,一一走进了石门之内。

    石门内光线极为昏暗,还有一丝极其诡异的气息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林阳,还是其他八人,都拥有不凡修为,在这昏暗光线中,视物无碍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,在这个房间之中,面积广阔,足有二百平的大小。

    在房间中间的位置,摆放着一张四四方方,显得很是宽大的石床,石床表面刻着奇异的花纹,似乎是阵纹,能够引动天地灵气,在石床四周环绕,形成轻微的阴风。

    床上还有着一具白色骨架,能够看出,白骨主人曾经盘膝而坐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,骨架骨骼莹白晶润,与普通人死亡留下的骨架,完全不一样,犹如美玉打磨的一般,散发着轻微的灵性。

    以火红头发男子八人的目光看来,这是灵骨,修为境界达到一定阶段后,才能修成的灵骨。

    但在林阳眼中,这具骨架的主人,在活着的时候,仅仅摸到了晶肌玉骨的门槛,若是晶肌玉骨大成,如他林阳一般,就不仅是留下一具白骨,肉身也可不腐。

    目光下移,在这具白骨的腰间部位,一只巴掌大,荷包一般的袋子,静静躺着。

    在白骨正面对着的石床位置,还有一把三寸小剑,剑身古朴森寒,有两寸半长,剑柄只有半寸,布满了鱼鳞纹,显得异常小巧精致,上面还有灵光闪动,一眼望去,就能感觉出,这柄小剑异常的不凡。

    林阳看到那荷包般的袋子,还有那三寸小剑,目光猛地一亮,若是他没有看错,那只荷包般的袋子,应该就是储物袋,在星空修仙界最低级的空间法宝。

    而那三寸小剑,无疑是一把飞剑,品质虽然不高,但落在他的手中,足以发挥出恐怖威力来,在这个地球上,恐怕少有人能敌。

    好好好,总算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,林阳抬步,正要走到那石床边,把那储物袋和飞剑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却在他抬脚的瞬间,跟随在他身后,走入这里的八名武道修炼者,骤然发难,全部身形一动,朝着林阳猛烈攻去。

    特别那名火红头发男子,以及那目光极度阴狠的瘦子,对林阳的攻击,更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这石床上的小剑,在他们看来,犹如仙器一般,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,与刚刚那个房间里的东西不可相比,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让林阳拿走。

    更何况,是在他们八名半步化劲面前拿走。

    他们八名半步化劲的联手,即便化劲宗师级别的高手,也可抵挡,就不相信,区区十七八岁的林阳,即便娘胎就开始修炼,能超出化劲去。

    有必要,生死搏杀,拿到那把小剑,一旦成功,前途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林阳感受到身后的情况,目中一寒,浑身上下有杀意溢出,抬起的脚掌快速落地,轻轻一踏之时,身体如同蝴蝶飘飞,凌空而起,落入半空。

    他人在半空,身体扭转,看到八人疾射而来,没有丝毫犹豫,两只手掌抬起间,房间内清风刮起,有一股强大的粘稠之力,骤然出现。

    凝空术!

    在星空修仙界最简单的道术,可让得百米空间内的空气粘稠,身处其中的活物,行动缓慢,但只针对化气境之下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对付这些修炼了阉割严重功法,比之修仙者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武道修炼者,更是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本来疾射向林阳的八人,全部脸色一变,赫然发现,他们的身体,宛若在粘稠的糖水中前行,每一个动作,都极其的吃力,而且速度,严重下降。

    他们都猛地抬头,惊恐的看向林阳,感觉此刻,他们面对的不是武道高手,而是一个举手投足间,展现恐怖能力的仙人,这种感觉很不妙,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阳在双手抬起,施展出凝空术后,猛地一踏虚空,身体在空中滑翔而下,速度极快,根本不受凝空术的制约。

    在半途之时,他右手五指攥紧,猛地一拳轰出,那目标,正是在大厅之外,第一次提议的那名满脸麻坑中年。

    见此,麻坑脸中年脸色大恐,想到了那在林阳拳头之下,重伤将死的金钱褂男子,如今情形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巨恐之下,他猛地深吸一口气,想要展开千斤坠,坠落半空,却是恐惧的发现,身体依然被四周无名的粘稠所迟滞,动作缓慢,下落速度如电影慢放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,直接吓得他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林阳拳头到达,直接砸在麻坑脸中年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巨大闷响声响起之时,一个拳头大的血洞,在麻坑脸中年的胸口出现,直接通透,看的见对面光线。

    麻坑脸中年脸色瞬间成金纸,张口喷出大量鲜血,而这些鲜血,在凝空术中,也如慢放般,从口中冲出,缓缓散开,轻轻飘落四方。

    这一幕,落在其他人眼中,太恐怖了,宛若林阳与他们不同,不是同一空间之人,而是其他时空的旅行者,时间不对等,速度不对等,完全是在虐杀他们,而他们却是无丝毫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他们后悔了,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以这个少年拥有的恐怖手段,在大厅之时,在刚刚那个房间之时,没有出手对他们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只能说明,这少年自恃身份,没有把他们的修为放在眼中,哪怕是他们八人联手,也不屑于出手,这是来自真正高手的俯视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有自知之明,若是有一些脑子,就不应该对这个少年出手。

    因为金钱褂的重伤垂死,已经给他们做出了榜样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一刻,在那有着灵性光辉,犹如仙器一般的小剑面前,他们的贪婪空前高涨,忍不住出手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,受到如此挑衅,也不再留手,而是打算碾死蚂蚁一般,碾死他们。

    晚了,一切都他玛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