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七八人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脸色微冷,看向僧道二人那瞬间消失在洞府门口的背影时,眼眸之中有了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多说,抬步间,正要踏入洞府门内,忽然抬头,朝着四周山林的其他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在这山林里,他隐约感应到七八道隐晦气息,有远有近,都在刻意的隐藏自己。若是其他的武道修炼者,哪怕是化劲层次,也不一定能够感应的到。

    但他林阳,拥有强大神魂,这七八道武道修炼者的气息想要躲藏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林阳仅仅是看了一眼,就没有在意,抬腿踏入洞府。

    几乎在踏入瞬间,出现了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在洞口之外,本来天色已经黄昏,天地暗淡,马上就要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在这洞口内,仅仅与外边一步之隔,却是有着柔和的光芒,把目光所及之处,都照射的清清楚楚,比之白色日光,更加的温馨。

    那事先准备的强力手电,就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典籍所述一样,古代练气士,以夜光石点缀洞府,亮若白昼。看来这里必定是古练气士的洞府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专诸手中有鱼肠,按典籍所述,应该是古之飞剑,若是能够得到,可以学到飞剑之术,到时,千里之外取上将首级,将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僧道二人在进入洞口后,没有继续向前,而是驻足看着洞府顶上,那一颗颗发光的石头,嘴里面发出惊叹时,脸上闪烁着兴奋光芒。

    忽然,林阳的走入,他们感应到,猛地扭头,目光落在林阳身上,带着浓浓的凶意。

    “小子,记着刚刚的话,若是在这里面,你敢乱拿东西,小心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天云老道眨着一双枯皱的三角眼,狞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自然不信赵玲玲所言,这普普通通,如同书生的少年,怎么可能是宗师,完全是开玩笑,要是随便一个小孩就能是宗师,那么华国宗师,岂不是多如狗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林阳眸光一寒,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这个老道,连续挑衅他的耐心,若是其依然不知死活,此时就可灭杀之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天云老道听到林阳的话,双目瞪大,正要暴跳如雷,冲向林阳而去。

    却在忽然,他身旁的大漠老僧,伸出枯老的手指,按住天云老道的肩膀,说道:

    “天云,此时不是动手的时候,我们的目标重要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甩给天云老道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    天云老道眉头皱了皱,最后发出一声冷哼,没有冲向林阳。

    这个急剧冲突,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随后,僧道二人把身上小巧的录像设备关闭,身体一转,不管林阳,向着更里面而去。

    林阳见此,目光一闪,亦是抬手,把身上的录像设备关闭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面,充满了神秘,有些东西,若是被外界知晓,恐怕会引起轰动,再加上,若是在这里杀人,被录了下来,那就更加增添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而后,林阳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只见四周石壁上,有三个幽深洞口,似乎一眼望不到底,透着神秘。

    刚刚僧道二人正是选择了其中一道洞口,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而且,通过石壁的雕琢情况,还能发现,这座洞府开凿的讲究,并非临时闭关的洞府,有着极大可能,这里面有一些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心中念头至此,林阳脚步一抬,选择了僧道二人所去洞口之外的另两个洞口中一个,身形如电,疾射而入,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而在山体之外,天色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玲玲独自在帐篷内,那名市府大秘,在林阳三人进入大墓后,就离开了此地,只留下赵玲玲一人在这里负责安全保卫工作。

    此刻,赵玲玲坐在椅子上,虽然一脸沉稳,但眼眸深处却有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林阳是赵家未来发展的依仗,若是因为此事不能从大墓中走出,恐怕对他们赵家,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但若是不请林阳出手,恐怕她赵玲玲就要因为几个专家出事,而受到官方处罚,一旦由此拖累赵元龙的升迁,对赵家依然是个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希望林先生不负所望,能够救出那些专家吧。

    赵玲玲目光一闪,透过帐篷门布的缝隙,看向漆黑的山林之间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干涩的眼角,正要从椅子上站起,到简易床上休息片刻,却在忽然间,帐篷的门布被掀开,一名鼻青脸肿的警卫踉跄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赵队,不好了,有七八个高手突然出现,打伤了几个兄弟后,冲进了大墓之中。”

    这名警卫脸上依然残留着惊惧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赵玲玲心中猛地一惊,从椅子上跳起,上前抓住警卫的肩膀,急声问道:“可看清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一闪就过去了,我们所有兄弟,连抬枪射击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被他们放倒,不过还好,只是受了伤,没有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玲玲不敢怠慢,连忙说道,

    那名警卫也没有迟疑,带着赵玲玲,很快没入黑暗中,向着那“大墓”所在的山体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,看到有**名警卫人员,此刻或坐或躺在地上,口中不时发出闷哼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有一部分人受的是刀剑伤,有一部分人受的钝挫伤,唯一伤势最重的一人,半边胸膛被烧伤,焦黑的伤口,散发着烤肉味道。

    赵玲玲看到这里,眉头轻轻一皱,眼中有了一些凝重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知道武道修炼者的存在,可能还没有多少感觉,只以为是一队神秘外来的雇佣兵,窥觑大墓里的宝物,偷偷潜入此地,出手所为。

    但知道有武道修炼者存在之后,她就看出,这些刀剑伤,甚至钝挫伤,都不是普通兵刃所能造成的,极大的可能是武道修炼者所为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一名警卫的胸口烧焦伤,让她眼中有些迷惑不解,这种伤势,似乎武道修炼者制造不出来,但那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?

    真是多事之秋,

    赵玲玲无奈叹息一声,让其他没有受伤的警卫动手,把这些伤者包扎,并送进帐篷内休养,等到明天,让局里派车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后,她抬头,借着手电的灯光,看向黑漆漆的“大墓”入口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,以林先生的盖世修为,能够对付那进入的七八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