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(第二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果然,张世平的那一丝微妙神情,没有落入林阳眼中。

    林阳收了证书和将星后,与高飞二人乘车离去,后面跟着李楠的吉普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。

    张世平等人看到林阳所乘车辆消失无影,庄园门口的气氛,突然变的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做的可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忽然苍白的脸上,露出一些狠辣,本来他就站在最前,此刻转身,面朝身后的所有人,目光落在那名举报了他,身材瘦小的大佬身上,狞声说道:

    “崔吉石,你敢举报我。”

    “张世平,你要怎样?若你敢杀我,林先生必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那叫做崔吉石的瘦小大佬听到这话,脸色猛地惊恐,不由向身后退了几步,警惕的看向张世平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断了一臂,实力大减的张世平真敢动手,但以防万一,他还是让请来的助拳高手挡在身体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忽然收敛了狰狞,深吸一口气后,摇了摇头,目光扫过其他大佬,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大家刚刚也看到了,那林阳接受了官方任命,还是个少将。说明了什么意思,大家应该都懂吧。

    官方要强力插手江湖,要把江湖控制在手中,今天是一个江省,那么明天,就可能是整个华国江湖。

    但是,我们江湖中人,不喜欢官方制约,若是此事传出去,那林阳必定会被整个江湖群起而攻之,难道他能够抗衡整个华国江湖吗?

    你们若是跟着他,成为官方的走狗,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,可想而知,所以,我想问问你们,你们是想活的更长久,还是死的更快?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张世平目光如刀,扫视四周。

    许多大佬听到这话,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以前张世平对他们剥削极重,但那都是在江湖规矩的范畴,哪怕有所超出规格,也不足以要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此刻听到林阳与李楠之间的谈话,以及看到林阳接受那将星和证书,性质就全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林阳不再只是江省江湖第一人的身份,还有官方的身份,甚至可以说,林阳已经成了官方走狗,若是跟着林阳,以江湖中人的尿性,对他们的暗杀、厮杀必不可少,有时候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说怎么办?难道我们联合起来就能抗衡那林阳吗?

    他的实力,太恐怖了,抬手间就能灭杀半步化劲的强者,即便您张先生,不是也不得不低头?”

    有大佬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从他对张世平的称呼的改变,就可以看出,内心已经被张世平的一翻话语说动,知道跟着林阳,必定会被整个华国江湖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没有丝毫信心,能够和华国江湖对抗。

    在此人话落后,其他大佬都心神一动,看向了张世平,即便那擅长投机的瘦小大佬崔吉石,都脸色微微一变,想到了将来结果,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他虽然善于投机,但并不是愣头青,张世平所说,极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对不起,我向您道歉,还请为大家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崔吉石冲着张世平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表态,宛若压垮一干大佬的最后一根稻草,全都纷纷张口,让张世平出个主意。

    张世平看到这一幕,虽然脸色因为失血而苍白,但依然遮掩不住振奋之色。

    林阳刚刚用恐怖的力量压服这些大佬,但这些大佬心中对林阳的忠心,根本就没有多少,他们心中存在最多的,只是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如今林阳离开,又与官方产生了关系,正好给他张世平一个机会,以他掌控江省江湖八年的经历,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大佬的七寸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林阳实力深不可测,即便是我,也看不出他的深浅,所以,当前形势下,我们对其言听计从,不仅要把他要求的事情干完,而且还要干好,让他不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但我们在暗中,却是需要悄悄联系其他省份的武林同道,寻找隐世高手,等到足以有把握之时,一击致命,大家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张先生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是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干了,我们江湖男儿,不想做走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大佬纷纷出声,说话激昂,向张世平表示看法时,宛若有一颗赤胆忠心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声音,却是让张世平心中冷笑一声,不会太过于相信。

    这些大佬均是江湖老油子,劣根性严重,这个时候看起来都很一心,但在事后,就不知道有什么鬼把戏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投机者,能屈能伸,最是不能相信当面之言。

    不过,他早已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“为了大家共进退,我在别墅里准备了合约,只要大家签了名字,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,若有人敢偷偷告诉林阳此事,那就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目光扫过面前所有大佬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这话一出口,庄园门前再次沉默。许多大佬眼中,都有了退缩之意。

    要让他们摇旗呐喊、左右逢源还可以,现在签下名字,等于孤注一掷,就有了极大的危险,万一林阳实力深不见底,即便华国江湖中的隐世高手,也不能奈何,到时候岂不是毫无退路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请吧,各位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见此,冷笑中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许多大佬眼中更加犹豫,更加徘徊。

    有些意动的大佬,也在观望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签下名字,就只能进,不能退。

    而且,从林阳的作风,他们能够看出,这是一位雷厉风行,杀伐果断的人物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言语忤逆,也会和张世平一般,断了一臂做惩罚,可见手段血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事情,我感觉还有商榷的余地,所以我想回去好好思量思量,但我可以保证,绝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个林阳,您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忽然,有一名大佬站出来,沉吟中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犹如带了一个头,很快又有几名大佬出声,要求考虑之后再做答复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刚刚还信誓旦旦,同仇敌忾,现在却变得摇摆不定,反反复复,总想脚踏两只船的江湖大佬,张世平脸上的冷笑更胜。

    没有了林阳的威胁,在这个庄园里,他最大,恐怕这些人已经忘记,当年他的唐刀横斩江省了吧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犹豫,张世平只剩下的左手,在左腰间一抹。

    那悬挂在腰间的唐刀,忽然出鞘,寒光一闪,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大佬的助拳高手,头颅带着血雨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张世平冷眼一眨,平淡说道:“你们谁还要考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