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压服(第一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世平身体一震,轻轻抬头,与林阳目光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双手握着椅子扶手,手背更加苍白,身体都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甚至,他身后,那少年手中捧着的唐刀,在他身体颤抖中,犹如与之气机相连,抖动剧烈,似要出鞘,展露出锋利刀锋。

    张世平已经想过,林阳会找他麻烦,但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林阳野心竟是如此之大,一张口,竟然要把整个江省江湖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不敢真的唐刀出鞘,踏上擂台与林阳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那赞隆的身死,已经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他与赞隆之间,修为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若是上擂台,结果不会有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是,要让他忍下,承认林阳江省江湖盟主的地位,又有心中不甘,毕竟,他统领江省江湖已经八年,手中的权利让出,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不愿意了,既然这样,留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林阳等了片刻,见张世平没有说话,也没有登上擂台,一直坐在太师椅中,脸上阴晴不定,似乎在做天人交战一般。

    他不由冷哼一声,手掌缓缓抬起时,四周天空,狂风大作,呼啸连连,气象惊人,映衬的林阳如莅世谪仙,生杀予夺。

    四周大佬见此,心中更加震撼,全都不由从椅子上站起,单膝跪地,口中高呼:“愿奉先生为尊。”

    他们生怕晚了,林阳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四周成片的呼声,让得还在椅子端坐的张世平心中一颤,脸色痛苦间,一咬牙,从椅子上站起,朝着擂台上的林阳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他声音艰难,道:“我张世平,对先生之言,没有异议,愿奉先生为尊。”

    此话落后。

    张世平身后,那名冷漠的捧刀少年,眉头一皱,看了眼傲立擂台的林阳,最后也眸中无奈,捧着唐刀,跟着张世平,缓缓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至此,擂台四周,黑压压一片,所有江湖大佬,乃至助拳高手,都犹如跪拜帝王一般,围绕擂台,形成一个环形圆圈,都低下了那在普通人面前高贵的脑袋。

    在外围,杨震三人看着擂台上负手而立,被江省大佬跪拜的林阳,眼睛里忽然闪出了强烈的嫉妒。

    刚刚之时,他们内心里被恐惧完全占据,如今内心已经平静下来,那对林阳的怨恨,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哪怕林阳如今站在了江省最高峰,哪怕林阳如今的地位,他们五年、十年,也不一定取得。

    但,这却更加刺激了他们,从曾经的怨恨,变成现在的嫉妒,强烈的嫉妒。

    林阳,一个垃圾,踏在我的头上,早晚有一天,必让你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你林阳等着。”

    现在惹不起你,但我可以蛰伏起来,我就不相信,你能一直如此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狠狠的想着时,依然有着憋屈。

    忽然目光一斜,看到一旁气质飒爽的李楠,不由舔了舔嘴唇,感觉心中的这股憋屈,需要发泄发泄,而这李楠,正合胃口。

    三人几乎心有灵犀,互相对视一眼,就达成了某种默契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林阳扫视四周跪着的大佬后,目光又是落在单膝跪地的张世平身上,嘴角冷笑。

    他自然看出,张世平并非真心实意,甚至此刻,心中也有很大的怨恨,能够跪下,全靠他的实力震慑,若是不然,恐怕分分钟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打掉张世平的叛逆之心,让之惊恐,让之害怕。

    “刚刚,张世平你出言不逊,此刻臣服于我,虽然可以免你一死,但是活罪,却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林阳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张世平猛地抬头,目中冷漠,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已经做出极大让步,臣服了林阳,没想到此刻,林阳竟然还要对他出手。所谓活罪,那恐怕是极大的侮辱,他不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他刚要从地上愤怒站起,甩身而去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林阳抬手,朝着张世平身后捧刀少年,虚空一抓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捧刀少年手中的唐刀,颤抖中出鞘,银色的刀身,闪烁着森冷光芒,让得那捧刀少年心中一惊时,就是看到,唐刀化作一道弧线,斩向单膝跪地的张世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张世平眼角余光,看到了唐刀的那抹光,心中一惊时,却是发现,身体上忽然出现了一股压力,让得他宛若身处巨大冰块中,根本无法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然后,那唐刀狠狠斩在他的右臂之上,鲜血喷溅,断臂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张世平闷哼一声,额头上青筋凸起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“此后,若有二心,就不是你的一条手臂,而是你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林阳说出此话,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那斩落了张世平右臂的唐刀,化作一抹白光,分毫不差的重新插进了捧刀少年的刀鞘中。

    四周大佬看到这一幕,全部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对于林阳的畏惧,更增添了几分,甚至大气都不敢多出。

    张世平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,连忙抬起左手,在右肩连续点了数下,那断臂处疾速奔涌的血流,立刻止住,但是他的脸色,却极度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张世平定然不敢有二心,若有二心,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他彻底怕了。

    林阳的恐怖,在他心中,再攀登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经认命,刚刚暴怒的心,彻底熄灭。

    那右臂的斩断,让他感觉,在生命面前,这一点耻辱,已经不算是什么,能活着,才有将来。

    林阳背负双手站在擂台,听到这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擂台,就此结束,下面,我要说出我的要求,你们必须做到。

    若是不尽心,死!

    若是知情不报,死!

    若是弄虚作假,死!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死字,让得擂台下方大佬,全部心中一颤,呼吸都轻慢许多,生怕漏掉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们的献金,但是,我要你们给我搜集天材地宝,例如,有年份的人参、当归、何首乌、灵芝之类。

    我也要你们搜集与修炼有关的各种宝物消息,不管是出土的,还是未出土的,只要知道,全部报上来,若敢隐瞒不报,死。

    你们可听清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