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一步迈出震全场(第一更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在擂台四周,许多大佬看到刚一出手,就直接杀招的赞隆,都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再看向林阳时,不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以林阳身上的气息,根本不像修炼过武道,在这样的一击下,恐怕直接碎尸万段,成为肉泥。

    必死!

    张世平平淡的脸上,也勾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先上擂台的是那诡异高手韩兵。

    若是韩兵上台,兴许还能坚持片刻,但这个看起来十七八岁,一身平平无奇,如死读书的书生一般少年,恐怕只要赞隆的一击,就要死亡。

    这少年,纯粹是炮灰。

    他心中恶意想到。

    那在更远处,杨震三人的脸上,笑容更加灿烂,如同看到林阳死在短棍之下。

    倒是李楠,双手十指互相捏着,指节发白,甚是紧张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。

    林阳目光轻抬,看着那临近的漆黑短棍,面色不改。

    在赞隆以为林阳吓傻时,林阳忽然一步迈出,方位刁钻。

    赫然是千幻幽影步再现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,赞隆手中的短棍,从林阳残影头部砸下,毫无阻碍,一穿到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短棍砸在了擂台表面,巨响轰隆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公分的坑洞,竟是在这原木做成的擂台地面上出现,其力之大,甚是惊人。

    然后见到,无数的碎木屑,如同森白银针般,带着凄厉风哨,向着四面八方,爆射而去。

    赞隆见此,眼中猛地一凝,心中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他的全力一击,竟然被那如书生般的林阳躲了过去,太不可思议,太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他不顾不上深究,哪怕林阳是一个隐藏的武道高手,今天也必须将之杀死,为师弟巴伦报仇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,赞隆手中抓着短棍,快速一点擂台,借着反震之力,身体如陀螺一般,翻滚而起,直射林阳而去,手中短棍横扫,挥出猎猎风声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猛烈攻击下,林阳再踏出一步,他的短棍,再次落了空。

    但赞隆丝毫不停歇,连续攻击,足足挥出了十几棍,全都没有碰到林阳丝毫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太恐怖,赞隆心中在发凉。

    而那擂台下,更是全面寂静。

    许多大佬看着这一幕,完全痴呆了,这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那赞隆攻势凶猛,竟然不能奈何那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高飞身边,竟然还有如此高手,而且这高手,还如此年轻,幸好没有挑战高飞,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那赞隆,今天要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心中震撼,有念头掠起。

    而在更远处,杨震三人惊得张着嘴巴,一时间,脑袋一片空白,身体还在颤抖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同学?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校友?

    这是他们要杀死的那林阳?

    他竟然如此之强,在那赞隆拼尽全力,连翻攻击中,短棍凶狠砸下之下,竟然闲庭信步,没有丝毫伤痕,甚至那短棍,根本不能奈何分毫,擦不到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此刻,全身都充斥着死亡的寒意,有种劫后余生的顿悟。

    他们庆幸,没有再去找林阳麻烦,不然凭林阳如此的强悍,他们恐怕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而在杨震三人身边,李楠美目大瞪,小嘴大张,吃惊的看着擂台上,那林阳在赞隆猛烈的攻击下,只是信步而走,潇洒的身姿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这就是那十七岁的少将,这就是那十七岁的林阳?

    她眼中,已经全是林阳的身影,颠覆了她的认知,吸引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更是勾起了她的好奇。

    如此年纪,如何炼成如此神功?

    如此年纪,为何这么大本事?

    在她所知的资料中,在她如今看到的现象中,无不表明,林阳的才华,逆天而行。

    高飞、韩兵二人,看到擂台上林阳的风姿,激动的都要哭泣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救了,终于不用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神辉万丈,照亮我的人生,照亮我的生命,我终于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他们心中狂吼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,林阳的光辉形象,充斥他们内心,若是有可能,他们现在都有为林阳建立长生祠的冲动。

    张世平坐在宽阔的太师椅里,那平静无波的脸上,在看到擂台上的现象后,终于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他嘴中轻轻呢喃,目光有些游离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在林阳的身上,并没有感受到武道高手应该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现实情况是,林阳在他脸上,狠狠抽了一巴掌,很痛的那种。

    让他不得不相信,仅仅只是十七八的少年,竟然有如此修为,太不可思。

    而且他看出,林阳的武道境界,很是不低。

    因为武道,不仅仅只是攻击,还有身法步。

    而身法步,却是要求反应速度,身体协调,精神境界等各方面的条件,很是能够体现一个人的道行高深。

    林阳仅仅凭借身法步,就让赞隆束手无策,足以看出,林阳的自身境界,不可小觑,哪怕是他张世平,也很难做到身心如一。

    擂台上。

    赞隆又是挥出十几棍,依然无法奈何林阳。

    最终,他身体一跃,跳到一边,满头大汗,大口喘着粗气时,目光盯在林阳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是男人?你要是个男人,就与我正面交手,不要躲来躲去。”

    赞隆阴狠的看了林阳一眼,突然目中闪过一丝阴险,他朝着林阳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阳的步法,让他苦于无法应对,如此下去,即便林阳没有累死,他赞隆也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正好他看到林阳年少,应该血气方刚,在他如此言语刺激之下,恐怕林阳会无法忍受,激起心头热血,真的与他正面碰撞,那样一来,正中他的下怀,他就可以斩杀林阳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信,林阳只是身法比较出众,但是在力量上,绝对与他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泰国深山中,已经苦练二十年,恐怕他练功之时,林阳还是小蝌蚪,林阳如何和他相比。

    在十米之外,林阳负手而立,听到赞隆这话,嘴角不由冷冷一笑:

    “我若出手,就没有你活命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你求死,我成全你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