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上来受死()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杨震三人,也随着擂台之上赞隆的一指,目光移动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目光所及,发现是高飞,是韩兵,还有那看起来背影像是林阳之人。

    他们嘴角露出了狞笑。

    高飞是赵家的狗,他们身为杨家阵营,已是敌对,巴不得其去死。

    而那背影像极了林阳的人,虽然今天依然还没有看到其正面,但哪怕不是林阳,他们恨屋及乌之下,也恨不得此人去死。

    此刻三人被赞隆点明要杀,他们感觉,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而在擂台下。

    林阳淡然坐在椅子上,目光如水,毫无波痕。

    他身边两侧,高飞和韩兵面色苍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特别在赞隆短棍指来,他们脸色更是直接苍白如纸,身体抖若筛糠,几乎都要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上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赞隆等了三秒,见林阳未动,不由声音更冷,杀意更显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张世平见此,也眉头一皱,看向林阳三人时,脸上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忽然,他开口,有逼迫之意:“高飞,你们速速上去,若再敢迟疑,本人直接出手,就地斩杀。”

    此言冰冷,如同屠夫。

    张世平身为江省江湖第一人,身为江省江湖盟主,竟是丝毫没有保护林阳三人的意思,而是急切想要把林阳三人送上擂台,送给赞隆一个外人,让他们去死。

    四周大佬听到这话,不由心中一寒,为林阳三人默哀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一地霸主,怎么会听不出,这张世平是要舍弃林阳三人。

    在远处,杨震三人听到这话,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今天,以此情形,高飞他们是必死无疑。那么赵家,从今天之后,就失去了一条手臂,在洛城的统治,就会虚弱非常多,杨家的崛起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飞二人在张世平的一声冷语中,身体再次一抖,眼中露出大恐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朝着林阳看去,一脸苦相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杀他……不难。”

    林阳目光一眨,轻轻抬头时,目光落在擂台上的赞隆脸上,看到了仇恨的目光。

    昨晚没有将之灭杀,让其存活一晚,却不知道珍惜,此刻找死,他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几乎在话落瞬间,林阳双手猛地按在椅子扶手上,在擂台四周众目睽睽之下,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他一步踏出,朝着原木擂台的台阶走去。

    那台阶,终于迎来第二个踏上之人。

    “林阳,他是林阳,他果真是林阳。”

    在林阳踏在台阶上时,蔡国俊看到了林阳的侧脸,不由眼睛一瞪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杨震也是看到。

    几乎刹那,杨震瞳孔猛地一缩,呼吸急促,胸膛剧烈起伏,一股滔天的怨恨,在眼中爆发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背影像极了林阳之人,果然就是他恨之不死的林阳。

    但,林阳一个高中生,何德何能,怎么能够坐在那一群大佬中间?

    他不服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杨震,依靠杨德民的地位,也才掏出百万门票,进来这里,却依然还坐不到擂台之下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他和林阳,差距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杨震不由双手攥成拳头,咬牙切齿间,脸庞扭曲,一眼看去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。

    李益生虽然看向林阳的目光中,亦是恨意滔天,但没有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杨震,我们不用生气,我们应该高兴。”

    李益生忽然眉头一挑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,让得怒火中烧的杨震和蔡国俊,均是一怔,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混账话,如何高兴起来?”

    杨震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蔡国俊也是沉着脸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此的目的,不就是找高手斩杀林阳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个叫赞隆的要杀林阳,岂不是正和我们的意思?”

    李益生嘴角邪异一笑,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话让得杨震和蔡国俊一愣后,再次看向正踏阶而上的林阳,目中露出思索。

    稍顷之后,杨震突然哈哈一笑,畅快至极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我们不该生气,我们应该高兴。

    那叫赞隆的高手,是我们见过最强之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与林阳之间的仇恨原因,但他现在,分明是急切想要斩杀林阳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现在林阳登擂台,就是在走向末日。那赞隆,等同于代我们斩杀林阳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蔡国俊也反应过来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的确是那样,林阳上擂台,面对赞隆,等于他们少了收买赞隆的步骤,直接斩杀林阳。

    而且看赞隆欲杀林阳的眼神,根本不用担心赞隆会出工不出力。

    这对他们来说,是最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杨震三人都兴奋了,脸上挂着笑容,谈笑风声,偶尔看向林阳,也如同看一个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李楠在旁边,看着杨震三人展露出来的丑态,不由目中厌恶。

    但她此刻,更关心林阳安危,有心想要前去与张世平交涉,但想到武林江湖的特殊,她知道,即便前去,也不可能成功,甚至会引来祸端。

    因为江湖,向来反感官方,一直游离在灰色地带,极难管理,是华国官方的头疼之处。

    若她真强出头,恐怕那张世平会暴怒,把她给杀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林阳缓步踏上擂台,负手站在赞隆五米处,一身运动装,看起来极为淡然,如同邻家大男孩,丝毫看不出武道修炼者应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杀我师弟巴伦?”

    赞隆看着对面林阳,眼眸凝聚,寒光乍射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厉之气。

    他此话问出,不是让林阳回答,而是就此认定,即便林阳回答不是,他也要将之杀死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是我杀的,那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林阳负手,平静的眼眸看向赞隆。

    如吴东来一般的修为,他还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目光,却是让得赞隆心中厌烦,好像感觉,林阳是帝皇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眼,但却是在俯视,让他心中感觉是巨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他不由面色阴沉,冷哼一声,手掌攥着短棍,猛地一踏擂台地面,身体跳跃而起,如同饿虎扑食一般,向着林阳,化作一道残影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瞬息,出现在林阳头顶处,他手中的短棍带着森冷杀气,砸落而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