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赞隆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杜熊芳想到这里,身体一颤,有些后悔起来,早知这样,不如金盆洗手。

    他不是白痴,不然也不会设计出今晚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有林阳这样的存在,已经不能用武道高手来形容,几乎堪比神仙手段,抬手抬指间,神异莫测,竟然能够挡下子弹。

    这还怎么打?

    这还怎么杀?

    他感觉,在这里多待一分钟,就多危险一分钟,等到林阳腾出手来,他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旋即,不再犹豫,在三十名枪手之间,脚步轻轻往后挪,到了别墅门口处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那三十多名枪手,端着机枪一通扫射后,一夹子子弹全部用尽,他们不愧是训练有素,以极快的速度,卸掉旧弹夹,掏出新的弹夹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间隙,林阳忽然手指,朝着酒水形成的光幕,再次一点。

    那光幕猛地一颤,直接崩碎,化作万千细小水针。

    刹那间,如漫天飞雨,水针向着三十名黑西装枪手,疾射而去。

    然后,别墅大厅中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十道惨叫,异口同声,在整个别墅客厅内回荡而起。

    那些水针几乎在眨眼间,出现在三十名黑西装枪手面前,猛地刺入他们的眉心。

    一滴鲜红的血迹出现后,三十名黑西装枪手,如同失去了力气,全都丢掉机枪,两眼一翻,倾倒在地,可以看到,他们的胸口不再起伏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得挪到别墅门口的杜熊芳心中更惊,脸色苍白无血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林阳恐怖,但是这样的手段,却还是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三十名好手,全部在一瞬死去,这种恐怖,足可让人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杜熊芳没有丝毫犹豫,带着恐惧,直接转身,飞速跳出别墅门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站在餐桌旁的高飞,早已经注意到杜熊芳,见到如此情况,急忙出声:“韩兵,杀了他!”

    此声落时,韩兵手掌在腰间一抽,一把黑色手枪出现,朝着那即将消失的杜熊芳后背,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子弹飞出,直射杜熊芳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意料中的现象没有出现,而是一条短棍凭空出现,忽然挥舞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火星四溅,竟是把那射向杜熊芳后背的子弹,直接击飞。

    然后,一条人影出现在杜熊芳的身后,面朝别墅,手中握着黑漆漆的短棍。

    此人皮肤黑黄,颧骨高耸,额头系着一条似乎草绳一般的抹额,身上是一身短衫打扮,虽然是东方人,但却不似华国本土,反而像是东南那一片国家的人。

    杜熊芳似乎心生感应,知道后方出现了变化,他在奔跑中,扭头一看,当看到那手持短棍之人,一愣后,脸上大喜,连忙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赞隆先生,是您吗?”

    他轻声颤抖着问。

    在见到那手持短棍男子点了点头后,杜熊芳更是差点喜极而泣,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

    当初,高飞埋伏了他,又占据了新开市三分之一地盘后,他就在穷尽办法,想要夺得失地。

    最终,他得到准确消息,郑纯请的那个泰拳高手巴伦,在泰国还有师门。

    于是,他费尽千辛万苦,终于联系上巴伦的师兄,也就是面前的这个手持短棒的男子赞隆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时,赞隆在炼一门功夫,正到关键时刻,没法赶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,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,赞隆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口中所说,那些杀死我师弟的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赞隆缓缓扭头,冰冷的目光看向杜熊芳。

    他在炼成手中短棍棍法之后,就紧赶慢赶,直接去了新开市,寻找提供杀死他师弟凶手消息的杜熊芳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被杜熊芳手下告知,杜熊芳去了江省省城,参加什么献金大会。

    他又马不停蹄来到这里,由于庄园很大,人生地不熟,他就在庄园里杀了几个人,问出了杜熊芳所在,才最终赶上救下杜熊芳小命。

    “赞隆先生,他们就在您面前的别墅里面。”

    杜熊芳听到问话,眼睛里面,那面对林阳时的恐惧,消失不见,再次光芒闪闪,有着激动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这个赞隆修为惊人,已经达到了半步化劲的程度,与威震江省的张世平实力,都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若是赞隆出手把别墅里的高飞几人灭杀,再在明天的献金大会上为他撑腰,到时候,不要说新开市不会易手,哪怕是洛城,他都可以拿下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杜熊芳心血澎湃,被脑海中勾勒出的巨大利益给激起了雄心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的生死仇人,我终于找到了!”

    赞隆听到这话,扭回头,看向别墅已经木门尽碎的门口,目中寒光犹如实质。

    他直接脚步抬起,提着手中短棍,踏着别墅门口台阶,缓缓而上,走入别墅。

    杜熊芳这里看到,几经犹豫,他咬了咬牙,在赞隆身后三米外跟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别墅里,韩兵在子弹射出后,见到只是一片火花出现,杜熊芳却没有倒地死亡,反而出现了手持短棍之人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就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能够挡下子弹,这需要极高的武道修为,不是一般的武道修炼者可以做到,恐怕只有距他不远处,那坐在椅子上的林先生,能够办到吧。

    高飞也不由看向那挡下子弹后不久,就走进别墅的赞隆,脸上凝重,知道这个人是敌非友。

    倒是林阳,坐在椅子里,眼眸平静。

    这走进来的赞隆,在其身上,他没有感觉到多大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们之中,谁是杀我师弟巴伦的凶手?”

    赞隆提着短棍,站在林阳三人十米处,一双冰冷的眼眸,在林阳三人的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他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在话落瞬间,高飞和韩兵二人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赞隆目中杀气猛地暴涨,看向坐在餐桌旁,一脸淡然平静的林阳。

    “你杀我师弟,现在去死。”

    赞隆牙齿缝中挤出阴冷声音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踏别墅地面,那上好的地板,直接开裂,碎石迸溅。

    然后,赞隆如同一道狂风,径直射向林阳而去,手中的短棍挥舞而起,其上寒冷杀意如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