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一指水幕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高飞想到此处,目光一转,对一旁的韩兵说道:“去看看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韩兵点了点头,从椅子上站起,连忙向别墅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刚刚走出两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用上好红木做成的别墅门,突然在一声巨响中,四分五裂,许多的碎木块,从门口四射,掉落在别墅客厅的地板上,发出咚咚声音。

    高飞见到这突兀一幕,面上一惊,猛地从椅子上站起,两眼如刀,看向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林阳也是微微诧异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旋即见到,在红木别墅门碎裂之后,一群手中端着机枪的黑西装男子,从外面快速冲入,足足有三十多,密密麻麻,黑色的枪口,对准了林阳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难道不知道,这里是张世平先生的庄园?在这里持枪横冲直撞,难道反了不成?”

    高飞沉声叱喝。

    韩兵也手掌摸向腰后,眼中全是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但如此多的人,还有如此多的机枪,却是让他感觉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客厅中的黑西装男子,忽然脚下一阵挪动,一条道路在人群中出现。

    然后,面带阴狠之色的杜熊芳,带着冷笑,一步步走到最前方。

    “高飞,你敢打我新开市的主意,那么今天,就是你的末日。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新开市是他经营多年的地盘,是他的心血。

    在今天,高飞想凭着一场擂台,凭着一句话,夺去他的新开市,真是痴心妄想,没有这样的美事。

    至于那张世平。

    他这么多年来,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,在请教了许多武道高手后,刻意蓄养了一批枪手,现如今在这别墅大厅里的,正是他的依仗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在这庄园里,还有其他意外在发生,让得他把握更大,信心更足。

    “杜熊芳,你敢坏张世平先生的规矩?”

    高飞一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杜熊芳冷哼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恐怕你忘记了张世平先生的恐怖。如今现在,张世平先生应该已经得到消息,马上会来到这里,他的一把唐刀有多大威力,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飞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高飞,你恐怕要失望了。即便张世平得到消息,他也不会那么快赶来这里。

    在你死之前,我也不怕告诉你,来这里之时,毕广的谭同升,也做了和我同样的事情,他想要杀掉温得鹿。

    只不过,谭同升却是没有我聪明,被我利用,如今他那里早就厮杀了十分钟,而我这里还没有响起枪声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张世平得到了有人在庄园里厮杀的消息,也不会来这里,只会去谭同升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,你知道我和你废话这么久的原因了吧,想来,那张世平已经赶了过去,现在你们,也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杜熊芳仰天大笑,脸上全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不仅算计张世平,算计高飞,还算计了谭同升。

    他的计划天衣无缝,今天高飞必死,他的新开市,还是他的,无人能夺。

    高飞听到这话,心中猛地一颤,看着那三十多把森寒冰冷的机枪,头皮都在发麻,有一股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侧耳倾听,隐隐约约能够听到,在庄园的其他位置,传来一些惨叫声音,虽然很低微,但无不验证杜熊芳的话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他额头冒出冷汗,如同雨下。

    忽然看到还坐在餐桌旁的林阳,连忙说道:“林先生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无妨,让他来。”

    林阳瞥了一眼杜熊芳四周的机枪,轻轻端起酒杯,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在引气境时,他体魄超凡,能够用身体挡下子弹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踏入了凝气境,运用秘法,可以施展一些道术,想要挡下子弹,更加易如反掌,哪怕是机枪,也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高飞心中有些安定。

    他感觉,林阳说出的这话,和在面对巴伦之时,几乎差不多,有巴伦的前车之鉴,足以感觉出来,林阳心中有自信解决。

    但那杜熊芳却是不屑,狞声道:

    “把他们乱枪打死,即便是张世平那样的武道高手在这里,也不可能在机枪之下存活。”

    几乎在话音落下时,那三十多名黑西装男子,全都动作迅速,如同长久训练过一般,抬起手中枪口,毫不犹豫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嗒嗒嗒!

    恐怖的火蛇,连续不断,在一瞬间,从机枪的枪口中喷吐而出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扣下扳机的千钧一发之际,林阳目光一凝,寒光乍射。

    手掌猛地用力一握,酒杯应声而碎,酒液倾洒而出。

    并指如剑,凌空点在倾洒的酒液上。

    旋即见到,那还在空中的酒液,忽然延展,化作一片薄如蝉翼的水幕,在高飞、韩兵二人惊愕的目光中,挡在了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些机枪中喷射的子弹,如同漫天的飞蝗,几乎在水幕成型瞬间,恐怖惊人的倾泻在水幕上,使得水幕出现了点点波纹,似乎要碎裂。

    但是最终,水幕没有崩溃,子弹全部被挡下,掉落在别墅地面上,发出叮叮咚咚的金属声音,不过,在枪声轰鸣中,这声音显得很是低微。

    高飞和韩兵这里看到此景,完全呆滞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过林阳可能会施展出恐怖速度,斩杀这些枪手,甚至是那曾经灭杀郑纯手下时的纸牌手段。

    但他们从来也没有想过,林阳此刻一出手,会用出如此超出想象,神异莫测的方法。这一水幕,堪称神仙法术,如梦如幻,太不真实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生生吞着唾液,发现对林阳,对他们的林先生,了解太少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何止是恐怖,简直是神人。

    在对面,身处众多枪手中间的杜熊芳,本来嚣张傲慢的脸上,变得震惊起来,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看向林阳时,毫不掩饰眼中的惊恐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少年还是个高手,而且是高手中的高高手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用那杯中酒水。

    仅仅只有一指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弄出了这个看着一捅就透的水膜,竟然就把成百上千,威力惊人,足以把张世平那样的武道高手扫成马蜂窝的子弹,全部都给挡下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能做到的吗?

    这还是武道高手能够做到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