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变故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高飞听到拒绝,脸上笑容丝毫不减,也不与杜熊芳有任何口舌之辩。

    他轻轻转身,朝着坐在最显眼位置,一脸古井无波的张世平拱手一拜,说道:

    “张先生,杜熊芳不打算按规矩办事,接下来要如何办,我听张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毫无情绪波动,但听在四周人耳中,却是大不相同,即便杜熊芳都脸色一黑,咬着牙齿,有血渍从嘴边流出来。

    张世平是江省江湖第一人,擂台解决恩怨,是他定下来的规矩,所有江省江湖人士,必须要遵守。

    如今杜熊芳在此地拒绝高飞条件,等于当面挑衅张世平的规矩。

    顿时,张世平目光一转,看向脸上阴沉的杜熊芳,淡淡说道:“你不想尊我规矩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大佬都看了过来,曾经那个破坏张世平规矩的大佬,死在张世平刀下的事情,出现在他们脑海中。

    杜熊芳脸色很难看,他有心不想听从张世平的规矩,但是抬眼看到张世平身后少年手中捧着的唐刀,就心头一颤,有些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最后,沉默了半晌,才咬牙说道:“张先生的规矩,我自然不会破坏,等到大会结束,我就和高飞做交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阴毒的看向高飞,那目光狠厉程度,感觉要把高飞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张世平点了点头,收回目光,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在杨震等其他人的眼中,却是一言决定一地的归属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杜老大了。”高飞脸上很兴奋。

    他期盼已久的新开市,终于要落入手中了,等于他的地盘扩大了一倍,实力增长了一倍,地位更是与众不同了。

    不过,林阳看到杜熊芳眼中的狠厉,却是眉头一皱,他能感觉到,杜熊芳身上露出的那一丝不甘心。

    而且,杜熊芳刚刚答应的犹豫,似乎有反抗张世平的心思,恐怕会发生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接下来,擂台继续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傍晚,江省的江湖恩怨,也没有在擂台上解决完毕,只能暂时停歇,明天继续。

    而且,明天还要决定重新划分好的地方势力,所要进献给张世平的年金。

    回到腾飞集团在庄园的别墅,高飞吩咐韩兵出去购买食物、酒水,在别墅餐厅摆下了丰盛的晚宴。

    高飞、韩兵、林阳列席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今天多谢您的出手,让我得到了新开市,我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高飞手中端着酒杯,还没有喝,已经红光满面,朝着林阳敬酒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了整个新开市,他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,这些都是林阳在暗中出手,若是没有林阳,仅仅依靠韩兵,恐怕这个时候就不是开庆功宴,而是在处理韩兵尸骨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不仅于此。”

    林阳端着酒杯,与高飞轻轻一碰,抿了一口,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整个江省江湖。也可以说,是那张世平屁股下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要他得到这个位置,就可以有无数的眼目,不仅在江省,哪怕华国的其他位置出现宝物,也可以知晓一二,信息不再闭塞。

    “不止于此?林先生,您的意思?”

    高飞端着酒杯,猛地一怔,心中做出一些猜测后,不由有些澎湃。

    难道林先生嫌弃一个新开市的地盘太小,还要再拿下一个市,或者两个。

    他敞开了想象,也只能想到此种地步。

    拿下整个江省,他是不敢想的,因为江省是张世平的天下。

    而且,张世平的淫威太重,如一座高山,根本没人敢打其主意。

    韩兵也是目中一怔,诧异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对于林阳的实力,他是信服的,哪怕是再拿两个城市的地盘,也不会困难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实在没想到,平时淡薄名利的林先生,如今竟然热衷地盘的扩张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整个江省的江湖。”

    林阳轻轻一笑,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高飞和韩兵直接僵愣在当场,直到很久后,他们回过神来,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整个江省?

    那是要挑战张世平不成?

    作为洛城江湖的大佬,高飞怎么可能不知道张世平的恐怖。

    一把唐刀,一个人,独自挑了一个地方势力,杀得人头滚滚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如此的战绩,才压得整个江省无人敢抬头,无人敢忤逆。

    如今此刻,听到林阳要把整个江省江湖拿到手中,在他心中,堪称惊世骇俗的言论。

    林阳看着两人脸上呆滞的神色,把手中的酒杯放在餐桌上,靠在椅背上,说道:

    “如何把整个江省江湖拿下,你们有没有好的建议?”

    话罢,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想要拿下江省江湖谈何容易,不过,您若是能够把张世平先生打败,想必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高飞沉吟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在最近几年,从来没有人想过取代张世平。

    但是,根据张世平自己定下的规矩,一切都可以在擂台解决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看好林阳。

    虽然林阳实力超群,能够斩杀巴伦,但是与威震整个江省的张世平相比,恐怕还是要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张世平何止不怕子弹,更是在面对千人之时,也能够完全碾压。

    “嗯,与我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,自语道:“明天把他斩去,或者压服,想来就足以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高飞二人心中,让二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不敢多说,也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晚宴还在继续,三人随意的聊着,月光从窗户洒进别墅里,静谧而安心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今晚就如此安静的度过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突发变故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!”

    在这江省省城郊外,依丘陵修建的庄园中,本来夜晚就很宁静,任何响声都会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宛若鞭炮的声音,突兀在庄园中响了起来,甚是清晰,传入到林阳所在的别墅。

    林阳他们连忙停止了聊天,倾耳去听,那如鞭炮一般的炸响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这是枪声。”

    高飞脸色突然一变,口中低呼道。

    在江湖上混,哪个大佬手中没有几把枪,所以他对枪声很是敏感。

    然而,这里是张世平坐镇的庄园,哪个大佬敢在这里开枪,岂不是找死?

    除非,事情有变,有人要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