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一言而决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几乎在林阳声音落下的瞬间。

    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剧烈的撞击之声,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然后看到,一道魁硕的身体,发出惨叫后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如同一般,从擂台上摔落下去,最后砸在地面,胸口凹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正是那曹宗。

    面色苍白青年站在擂台上,口中喘着粗气,浑身上下血淋淋一片,但他的双目中,却有着坚韧,有着一抹不同于普通人的疯狂。

    谭同升看了看落在擂台不远处,已经没有呼吸的曹宗,再看看擂台上的青年,突然眼睛一闭,有两滴晶莹泪珠从脸颊滑落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败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结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,将要等待他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温得鹿看到如此结果,脸上大喜,狠狠拍了拍椅子扶手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自此一役之后,整个毕广,必是他的。

    在更远处,许多初次接触如此擂台之人,看到那躺在地上,浑身碎烂,明显已经死去的曹宗,来不及惊讶这么魁梧之人,面对看起来弱小的青年,竟然会失败。

    心理素质稍好一点的,脸色发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心理素质差一点的,都弯腰呕吐,浑身瘫软。

    杨震三人却是睁大双眼,眼中闪着强烈的光芒,有些激动,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以弱克强,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高手,这才叫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若是我们请到他,让他出手解决林阳,必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感到,林阳必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到这里,永远不知道天地之大,这才是江湖,这才是杀伐,敌人,必须从**上进行毁灭。”

    他们疾速交流时,也抑制不住心中兴奋的因子。

    第一次亲眼看到死人,如他们这般激动,没有丝毫反感的人,也十分少见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感觉,身体里对血的渴望,对杀戮带来的快感,有着一种变态的痴狂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事情。他们更加的激动,眼中充满了羡慕,还有无边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结果已分。谭同升,你满足温得鹿的要求吧。”

    脸色苍白的青年走下擂台后,那坐在第一排位置,身后站着捧刀少年的张世平,轻轻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很平和,好似邻家大叔。

    然而,在话落,那在不远处,坐在椅子中的谭同升,身体却是猛地一颤,脸色如苦瓜。

    他奋斗了十几年,好不容易取得的地位,取得的成果,就这么没了!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不甘,可是睁眼看到张世平身边,那少年手中捧着的唐刀,只能咬了咬牙,根本不敢在这里反抗。不然,他会成为那唐刀之下鬼魂。

    无奈中,他抱拳,道:“谭同升遵命。”

    话落,目光一斜,落在温得鹿身上,眼里面透着怨毒。

    这发生的一幕,全部落在杨震三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他们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“一言而决,让人不敢不从,这是何等的气魄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我要有如此地位,不,将来我必有如此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张先生,是我的榜样,我要立志,在将来某一天,成为他那样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他们攥紧拳头,低声嘶吼。

    如此的场面,激发了他们的热血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那不时用狠毒目光看向高飞的杜熊芳,终于抓住了机会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第二场擂台,我要和高飞算账,他占我地盘,伤我兄弟。我要求不高,只要他退出新开市,赔我五亿就行。”

    杜熊芳瞟了高飞一眼,朝着张世平恭敬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老规矩,擂台上决定。”

    张平生全身轻松,靠在椅子里,淡淡看过来时,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规矩是他立的,江省江湖,他说的算。

    杜熊芳立刻回身,朝着他旁边那三十多岁,皮肤麦黄,闭目坐在椅子上养神的男子说道:“常师傅,请帮我。”

    常姓男子听到这话,猛地睁开双眼,一双眸子闪亮,泛着精光。

    一身肌肉,更是油光发亮,宛若铜水浇铸一般。

    他忽然双手一按椅子扶手,站了起来,没有丝毫言语,脚掌狠狠一踏地面,身体一飞而起,直接落在原木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仅从这一点,常姓男子就比之第一擂时,那面色苍白的青年,高出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那张世平都不由多看了常姓男子几眼,对江省出现如此高手,有些许的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,仅仅金刚不坏体小成的修为,他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杜熊芳更是仰面自傲,轻蔑看向高飞。

    这个高手,是他费尽心思,多方打听,才终于找到的,为的就是今天,为的就是,拿回本就应该属于他的,新开市三分之一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此人实力高强,恐怕您要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高飞没有理会杜熊芳的轻蔑目光,而是转脸,很是恭谨的朝林阳请求道。

    他非常相信林阳的实力。

    在解决郑纯之时,就已经见过。

    “此人还不值得我出手,让韩兵上吧。”

    林阳淡淡看了眼擂台上。

    此刻那常姓男子十分自大,正双手环胸,闭着双目,等着对手上台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实力在林阳眼中,宛若透明,也就和当初那个泰拳高手巴伦差不多。

    在当时,他还未踏入凝气境时,就斩杀巴伦如杀鸡,此时踏入凝气境后,对这样层次的武者,早已经没有了出手的意义。

    可是,这话落在高飞的耳中,却直接让高飞懵了。

    让韩兵出手,那岂不是必输的情形。

    要知道,韩兵虽然曾经是特种兵出身,但整体实力,与武道高手不同,他上了擂台,和找死没有差别。

    高飞不由有些尴尬,不知道该不该同意。

    甚至在林阳身后,本来雄炯炯气昂昂,笔直站着的韩兵,在听到林阳让他上台的话后,身体一个趔趄,差点瘫软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刚刚那曹宗的死亡一幕,他看在眼中,知道上了擂台,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实力并不高,与那一步踏上两米高原木擂台的常姓男子,根本不在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林先生啊,当初我是有眼无珠惹了你,可已经跪地道歉,飞哥也送上了赎罪金,您怎么还这么记仇,非要我死不可啊。

    韩兵心中哀嚎,可怜兮兮看向高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