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要败了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林先生,这两方都是毕广市的大佬,各占毕广一半地盘,一直都有矛盾,不过没有撕破脸。

    这次谭同升的副手被杀,应该是导火索,现在看来,两方已经势同水火,要在这里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高飞在温得鹿、谭同升说话之时,小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林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,自古以来就是。即便是他,也不允许卧榻之侧,有他人酣眠。

    那谭同升在看到温得鹿话后,所请助拳青年就上了擂台,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他一扭身,对着身旁的一名中年说道:“曹师傅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曹姓中年一脸自信,点了点头,从椅子上站起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足有一米八的身高,魁梧的身体,落在众人的目中,尤其他的双臂,更是与普通人不同,有些粗大健硕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阳一眼看出,这个曹姓中年,功夫应该在双臂上。

    只见曹姓中年抬头,看了一眼擂台上那脸色苍白的青年后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。

    他突然大步迈出,在到了擂台边缘时,身体猛地一跃,一只脚掌踹在擂台的一侧,借力上了擂台,并在擂台上踏出巨响,气势汹汹,很有震慑力。

    至此,毕广市两家势力所请的助拳高手,面面而对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曹宗看你年轻,不是我对手,速速下去,可免你一死。”

    曹姓中年看向面色苍白的青年,轻轻开口时,表现出很强的自负。

    他的话,也让得擂台之下,响起嗡嗡之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曹宗比那小白脸高了一个头,体格更是大了一倍,明显更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曹宗正值壮年,不管是体力,还是经验,都达到了一个成熟的状态,而那个白面青年,似乎显得孱弱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没有对比性,站在一起,宛若高山和土丘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同时,议论的声音传入林阳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林阳不由嘴角轻笑,他的看法与周围大部分人不同,这擂台的第一局,若是无意外,应该是那名青年胜利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的体魄都踏入了铜皮铁骨,境界大致相同。但是,那名青年能够选择修炼那种特殊功法,并且坚持如此之久,足以看出其毅力惊人。

    而且,特殊功法都有一个特性,在走了歪门邪道之后,修炼出来的攻击力,在同境界中,几乎无人能够抗衡。

    以曹姓中年规规矩矩的修炼,怎么可能是苍白脸色青年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坐在最显赫位置的张平生,轻轻眨着眸子,对那曹姓中年的言语,眼中露出了轻蔑。

    他修为已经暗劲巅峰,半步化劲,而且是内外兼修,不是一般的暗劲所能比拟,自然有那个眼力,能够看出,那苍白脸色青年的实力,不是那曹姓中年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,其他人就没有如此眼力了,只能看到表象的差距。

    甚至,那邀请曹姓中年助拳的谭同升,脸上都有傲色,两相比较后,他感觉赢定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,你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脸色苍白青年听到曹宗的话,脸色更显得冰冷,在一声冷哼后,他忽然身体一动,向着曹宗疾速踏步而去。

    在相距不远时,他身体跳跃而起,人在半空,攥紧拳头,带着无比狠辣的表情,向着曹宗狠狠砸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曹宗看着这一幕,脸上冷笑。

    他双臂猛地一震,就是看到,在他手臂上的肌肉,疾速膨胀起来,十分结实,看起来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他手掌快速握起,迎着脸色苍白青年的拳头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只拳头狠狠的碰撞,在擂台上发出剧烈的闷响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在拳头的反震之力下,快速分开。

    一个在空中倒翻而落,一个踏着原木擂台,向着身后疾速倒退,直到七八步时,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这一击,两人谁都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但是,那脸色苍白的青年,却是有些凶猛,在身体落地后,没有停顿丝毫,再次蹂身而上,冲向了曹宗。

    曹宗也不甘示弱,活动了一下双臂,发出喀嚓嚓的声音后,如同一座移动的堡垒,踏着重步,迎上面色苍白的青年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,展开了激烈搏斗,仅仅几分钟时间,就互相各有损伤,鼻青脸肿之下,血液洒出,如细雨一般,洒落在原木擂台上。

    这些血雨,将来也会变成擂台上黑色干枯血渍。

    擂台四周的大佬看着如此激烈的搏斗,都很镇定,对如此现象,早已经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然而,在更远处,杨震等人所在的位置,却是气氛压抑,有些人脸色都在苍白。

    能掏得起百万门票,他们都是社会上的精英。

    平时生活安稳,即便是在电视上,或者现场观看拳击比赛,也没有如此的惨烈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没有丝毫武道经验,也能看出,擂台上的两个人不是切磋,而是生死击杀,每一次出手,全朝着薄弱部位击打,这些做法,在正规拳赛之中,是决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人的战斗到了白热化,每个人身上,都有着无数的伤口。

    脸上的伤口,如同小孩嘴一般,不断的挥洒鲜血。

    曹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十几分钟高强度的动作,让他体力有些不支。

    毕竟他外练功夫,还没有达到铜皮铁骨的阶段。

    反倒是苍白脸色青年,越战越勇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脸色也变得更加森白,眼睛里露出疲惫之色,但手中的力量,却丝毫没有减弱,似乎还有所增强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一幕,谭同升坐在椅子上,双拳紧握,脸色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练武道,但参加过那么多次献金大会,对擂台之上的激斗,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这个他花费重金请来的曹宗,有落败迹象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温得鹿,眼睛轻轻眯着,嘴角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花费数千万,搜集人参、鹿茸、当归、燕窝等一些补品,才算是请来了这个青年,如今看来,一点都不亏,等到整个毕广都在他掌握,还会在乎那么点钱?

    “那曹宗,要败了!”

    林阳轻松坐在椅子里,看着擂台上,忽然轻轻出声,让得一旁的高飞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