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恩怨开始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坐在椅子上,感觉似乎有人仇视看向他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去看,因为在此时,有一声极其响亮的唱喝声出现。

    “张世平先生到!”

    果然是江省江湖第一人的气派。

    林阳目光一眨,向着声音发出处看去。

    即便其他一些地区的大佬,以及在更外围,那些掏了百万门票的杨震等人,也是向着声音发出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人群之中,缓缓分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长衫,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,一脸平静中,背负着双手,轻轻迈着步子,无视四周的目光注视,气定神闲的走向擂台一个方位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还有一名少年,面色冰冷,眼绽冷光,手里捧着一把古朴刀鞘的唐刀,走的一丝不苟,紧紧跟随着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张世平先生?果然气度不凡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,张先生堪称江省的江湖盟主,可号令群雄,即便是江省官方的主官,也要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张先生一把唐刀使得出神入化,轻易不出鞘,一旦出鞘,就会血满天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个地区的大佬不守规矩,不听从张先生的调解,惹恼了张先生。张先生一把唐刀,杀得那个地区大佬人仰马翻,竖立了权威。”

    那些站在比较远处的人士,看到出现的中年男子,不由赞叹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上的气度,太不凡了,有一种温雅中透着凌厉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震三人看向中年男子时,也是眼中冒出激动光芒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,是他们奋斗的目标,甚至在此刻,他们心中生出,此生当作如此的豪情。

    原木擂台四周近百个椅子上的群豪,看到走来的中年男子,全部心中一震,连忙从椅子上站起,朝着那中年男子方向抱拳。

    “见过张世平先生。”

    声音浩荡,显得气势磅礴,也足以说明,张世平在江省的威望惊人。

    然而,在所有人都站起后,林阳却是依然坐在椅子上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高飞见此,心中有些哭笑,他感觉林先生太过于托大了,那可是张世平,一把唐刀横斩江省,无人能够抵挡,如此的无礼,若是让张世平看到,恐怕要遭。

    他只能希望,在所有人都站起的情况下,把林阳淹没在人丛中,张世平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如文雅儒士般,走在两道人墙之间的张世平,在看到所有人站起,却有一个少年没有动的瞬间,他目中寒光一闪,有一丝冷冽之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步子依然稳健,没有丝毫凌乱。

    在站起的一众江湖大佬的注视中,他走到擂台的南面,在所有椅子的第一列,一张特别的檀木椅子上坐下,那名捧刀少年立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诸位,都坐吧!”

    张世平朝着四周摆摆手,声音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那擂台四周的大佬才抱拳相谢,重新坐回了椅子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杨震三人的眼中,更是让他们羡慕万分。

    这才是大丈夫,这才是成就。

    他们现如今取得的地位,与面前这个张世平所比,完全就是个穷酸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握紧了拳头,心中暗暗发誓,要用几年,甚至十几年,达到如此成绩,傲立群雄。

    “过去这一年,你们有何恩怨,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在这擂台上,输的一方,按照老规矩,满足赢的一方所有诉求,若是办不到,可以离开江湖,解散手下,我让你们金盆洗手。”

    张世平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一片空旷,并没有哪个大佬敢坐在他背后,只是如臣子一般,列在两侧。

    此刻他声音落下,擂台四周的大佬都有些沉默,心思各异,想要看看风向,有些不想拔头筹。

    新开市的杜熊芳忽然偏转脑袋,阴冷的看向高飞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坐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皮肤麦黄,宛若古铜浇筑一般,看起来孔武有力,是一身横练功夫,很有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杜熊芳仅仅看了一眼,就收回目光,张口就要出声,却在此刻,有人抢了先。

    “温得鹿,你派人暗杀我集团的副总,不讲江湖规矩,我借着今天大会,必要你滚出毕广。”

    一名大佬忽然站起身来,指着另一边的一名叫温得鹿的大佬,大声怒道。

    看其模样,似乎真的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“谭同升,我也早想解决掉你,既然你蹦出来了,那这第一场恩怨擂台,就我和你打了。”

    那叫温得鹿的男子,很是瘦削,颧骨高耸,眼睛很大,看起来有些阴翳。

    他刚刚话落,身旁坐着的一名青年站起。

    这名青年年岁不大,应该有二七十八,但是面色苍白,如血气不足一般。

    青年一步迈出,向着原木擂台猛地奔跑起来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在到了原木擂台只有一米的位置,他忽然猛地一踏地面,只听到砰地一声,青年身体借着地面反震之力,直接一跃而起,凌空冲上足有两米的擂台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落在许多人的眼中,都发出了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平时大家见到的运动员,也不可能轻易跳上两米的高台,而这个青年却是看起来很轻松。

    这就显得不得了了,让大部分没有接触过江湖的人感觉,江湖原来这样,高手的体质,超出普通人的极限。

    林阳看到此人后,目光轻轻眯起。

    他神魂力量雄厚,感知力与其他人不同,在此人走出后,他就感觉到,此人身体上每时每刻,生命力都在的流失,这种流失和普通人不同,有些快。

    特别是青年在那一踏地面、冲上擂台的一瞬,生命力流失的速度,骤然增加了几倍。

    林阳沉默中猜想,这名青年应该是修炼了一种特殊功法。

    他记得,在星空修仙界,有一些功法很是特殊,修炼之时异常痛苦,以透支生命甚至神魂为代价,换取修为境界的极速提升。

    这样的功法需要大毅力、心性坚定之辈,才能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修成。

    而且,一旦修炼开始,就要没日没夜与时间赛跑,若是能够成功渡劫,白日飞升,就可鲤鱼跳龙门,失去的生命力和神魂,重新圆满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没有听说有人成功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