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解决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拆……拆了?

    正要迈步前行的卢经理听到这话,直接停下了脚步,偏转脑袋,不可思议的看向林阳。

    即便是身旁的刘茹和李晓晴,也是一脸诧异,感觉林阳疯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丹药成型机,怎么制作丹药?

    却见林阳胸有成竹,说道:“我的驻颜丹,用普通的丹药成型机,根本做不出来效果。

    这丹药成型的设备,交给我就行,不会耽误生产。”

    卢经理沉默,看向刘茹。

    雅美公司是刘茹的,林阳是刘茹的儿子,想要胡搞,就看刘茹的意见了。

    李晓晴也是一脸的莫名神色,看了看林阳,又看了看那么大的设备,心中某个信念,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刘茹仅仅沉吟了一秒,就选择信任林阳:“拆。”

    做出了决定,说出了这个拆字后,她好像更放得开了,对卢经理说道:“卢经理,你找人把这个丹药成型机拆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阳,那几条传送带,要拆吗?”

    她又转头问林阳。

    “那些不用拆,还需要留着传送药材。”林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然后,几人继续前行,卢经理不时看向林阳,眼神莫名的继续介绍设备。

    不过,林阳也没有再大动手脚,只是在一些小的问题上,要求改进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稀释丹药的设备,林阳也要求换掉,由他自己来解决。

    等把所有设备看了一圈,林阳三人就离开了厂区。

    林阳没有再去雅美公司,而是直接坐公交回到白龟山。

    他唤来吴东来,再次吩咐,让其搜集黄铜,不过这次数量更大,要求万斤。

    因为林阳感觉,以地球上化妆品的质量,根本无法和驻颜丹抗衡,雅美公司的产品定会火爆起来。

    与其将来扩大生产时,他再更换设备,不如一步到底,直接炼制出足够产能的丹药成型炉。

    吴东来没有丝毫迟疑,领了林阳交给的任务离去。

    林阳盘坐在木塌上,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如今修为已经踏入凝气境,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打磨,体内灵力已经圆润,境界已经稳固,可以寻找时机,再做突破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紫竹林内,虽然已经布置了八卦聚气阵,但是以他的推断,依靠聚集来的灵气,仅仅只能把修为推到凝气境巅峰,已为鸡肋。

    想要突破到化气境,这里的灵气浓度,灵气总量,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闭门造车,并不能长久,也只有在修为初级阶段,才可使用,若想踏入更高的境界,唯有在外历练,扩大自身的影响力,寻找机缘。

    “前世我为十万星辰共主,手下之修千千万,不管是十万星辰中,还是十万星辰之外,只要有天材地宝出世的消息,我必定知晓。”

    而现在,只是在这小小的洛城,在这片紫竹林内修炼,影响力不足百里,即便地球上真有一些天材地宝,我也不可能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该出去走一走了,扩大一翻影响,只要雅美事情解决,就可开始。”

    林阳目中越来越亮,心中有一个清晰的脉络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是地球,与星空深处的修仙界不同,但是道理都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心中思定,他闭上双目,运转功法,吸收炼化天地灵气,不放过丝毫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傍晚。

    赵尘风快步走入了大木门内,向着紫竹林而去,他的眼中,有一些愤怒。

    在帮助林阳处理雅美问题的过程中,却是让他发现了很多恼火之处。

    曾经自己的老部下杨德民,现在竟然敢拒绝他的指示,有一点翅膀硬起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,在以前赵家牢牢把控的洛城各部门,现在也出现了松动,他说出的话,竟然也有些不好使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部门的主官,竟然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下重手,让在江省负责法纪的大儿子出手,狠狠拿下了几名有二心之人,恐怕雅美公司的各种手续,不一定能够办好。

    杨德民意外攀上京城林家,就可以和老子对着干,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如今借着林先生的丹药和护身符,已经打通了不少关系,老大元龙的职位,马上就可以再进一步,而我赵尘风,也能在退休后,再得一个顾问头衔。

    而在洛城,那些不忠于赵家之人,必须马上撤换,若是大本营都被别人渗透了,老子脸还往哪放?

    赵尘风愤恨想着时,走到了紫竹楼前,连忙隐去了眼中的怒火,表现的很是拘谨。

    他朝着紫竹楼弓了弓腰,轻轻道:“林先生,赵尘风恭候。”

    他话落,老脸没有丝毫不耐,就那样如老管家般等着。

    而在紫竹楼内,林阳在赵尘风踏入大木门那一刻,就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如今对四周的感应,早已不是当初学校之时,有风吹草动,可以很快感知。

    从木塌上站起,林阳缓步走出紫竹楼,踏阶而下,站在了赵尘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。”赵尘风再次恭敬。

    然后,他说道:“雅美公司的手续问题,已经全部解决,明天就可以生产产品销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们赵家。”林阳点了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,可是让赵尘风身体一颤,表现的诚惶诚恐,连忙更加恭敬:“林先生言重了,为林先生办事,是我赵家应尽的本分,还请林先生以后,尽管吩咐,不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这话,没有多言,轻轻踱着步子,走到寒潭边,身后赵尘风谨慎跟随,不时用老眼看向林阳后背,眼中闪着精明。

    忽然,林阳停下脚步,似乎思索了一翻,沉声问道:“你可知雅美公司手续被卡,是谁的手笔?”

    赵尘风听到这话,心中一动,说道:“林先生,这次事情,具体谁的手笔,赵家一时也差不清楚,似乎是多方力量的促有哪些?”林阳脸上一冷,眼中有寒意。

    “似乎有杨家杨德民的影子,也好像洛城首富孙家插了手,还有洛城官方的各个主官,似乎也有暧昧的授意,但是具体,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赵尘风说完,就立在一旁,不多加评论。

    但赵尘风的年岁,赵尘风的阅历,怎么可能与林阳相比,就在刚刚赵尘风心中一动时,林阳已经感觉到赵尘风气机有变。

    他稍微一想,就嘴角冷笑。

    赵尘风此举,不外乎有些小私心,想要告诉他,在洛城,除了赵家,几乎都与他为敌。

    更甚者,有借他手,对付赵家之敌。

    例如灭杀!

    但林阳并不说破。

    有私心也好,耍小聪明也不错,只要不是过分,只要不踏破红线,可以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他也可举手之劳,帮赵家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