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凭什么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“校长,京华大学把我派遣到江大是怎么回事?”林阳坐下后,直接开门见山问道。

    话落后,他看向郑文庭,等待着答案。

    郑文庭从办公桌上拿起烟盒,抽出一根点燃了,狠狠吸了一口,酝酿了一翻,说道:“这事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具体说,就是上边有大佬不愿意你去京城,去京华大学,所以就对京华大学施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林阳目绽寒光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郑文庭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事情是那些负责教育的同志给出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京华大学连自主的能力都没有吗?如此的操作,恐怕不好看吧。”林阳沉默后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京华大学是顶级学府,里面的教职工地位与众不同,不是任何人施压,都能让京华大学低头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京华大学有自己尊严,所以,他们经过努力争取,才最终作出了如此的安排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不是派遣你去江大,而是直接落选了。”

    郑文庭叹了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他曾经是京华大学的常务副校长,自然知道此刻校长内心的憋屈。

    毕竟林阳是江省的高考状元,备受瞩目。

    若是京华大学不录取,造成的社会影响,将会巨大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林阳眼底寒光凝聚,若不是克制的好,恐怕身上的杀意滔天,直接房间里肆虐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为了实现老妈的愿望,考一个大学,竟然如此多事。

    这里面到底有何阴谋,到底是谁在插手?

    林阳不知道,但他一定会挖出来,区区一个地球上,有人敢找他紫阳帝君麻烦,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旋即,从沙发上站起来,林阳面色不动的说道:“谢谢校长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对此事心存怨怼,平平安安生活就好。在那京城里,巨无霸的家族很多,水很深,不要轻易去试探,不然后果很严重,恐怕会危及你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无表情的林阳,郑文庭说了此话后,挥了挥手,让其离开。

    本来林阳拿到京华大学预录取通知书,他还很高兴,却怎么也没想到,还能出现如此变故。

    离开校长办公室,林阳去了礼堂,与金天壮一起离开,胡小倩死死缠着,也跟随着一起离开,直到回到白龟山紫竹楼,才把二人打发离去。

    盘坐在紫竹楼里,林阳目光炯炯,有些深沉,陷入思索。

    从老妈的只言片语,和郑校长的话中,足以猜测,前世老妈拼尽全力,让我前往京城求学,应该是为了让我接触到某个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前世我平庸,不足以造成威胁,所以才能进入京城学校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我表现出了强劲的势头,可能对某些人产生了不知名的威胁,有人不愿意我踏入京城半步,想把我固守在江省。

    甚至,那前世和今世都出现的杀手,也极有可能是京城内的某个人手笔。

    更或者,这次雅美公司的事情,也有那人影子。

    回想两世人生,林阳沉默中,做出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林阳离开礼堂后,整个礼堂内,只剩下杨震等应届毕业生,还有鼻青脸肿的蔡国俊二人。

    “林阳,你个杂碎,你个瘪三,老子与你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林阳未离开时,蔡国俊坐在礼堂一个角落,一直生闷气。

    在林阳离开后,他再也无法忍住,从椅子上跳脚而起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,从来没有大庭广众之下,丢过这么大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仅仅一句咒骂,也不能消了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是那眼里有着阴邪的李益生,同样心中生恨,但却是一只不叫的狗。

    “蔡哥,李哥。既然你们也恨林阳,是不是考虑和我联手?”

    杨震自始至终都在注意着蔡国俊二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经受了如此打击羞辱之后,蔡国俊二人肯定心中不好受,出离了愤怒,所以此时去攻破二人防线,寻求合作,最是容易的。

    此刻,他端着红酒杯,脸上有着变态的阴险,轻轻走到二人身前,说道。

    顿时,李益生抬头,冷冷看来。

    蔡国俊更是怒火叫道:“杨震,你刚刚是什么意思?让你帮我们,怎么不出手?如今想要和我们两家联手,你怎么那么不要脸?”

    混杂在声音中,唾沫星子乱飞。

    刚刚要不是杨震见死不救,他们怎么可能那么狼狈,所以蔡国俊不仅恼恨林阳,更是生气杨震。

    即便是李益生,也在蔡国俊的连声质问下,目中有了寒意。

    “蔡哥、李哥。不是我不想出手,而是那林阳不简单,力大无穷,能把一百八十斤重的足球队员,一脚踢进球网里,即便我出手了,结果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与林阳交手多次,次次吃亏,想要仅凭武力将之解决,恐怕有些难度。”

    杨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,没有受到质问的丝毫影响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让得李益生脸色一沉:“合着你在看我们出丑?”

    蔡国俊也是气的呼吸一滞,目光狠狠剜着杨震。

    却见杨震冷冷一笑:“我没有看你们出丑的意思。不过,我杨震总不能是个傻子吧,明知道打不过林阳,还把脸伸出去。我想二位处在我的位置,也会袖手旁观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蔡国俊二人冷哼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人精,一想就通。而且杨震背景比他们只强不弱,也没有理由为了他们做白痴举动。

    见到二人不再说话,杨震轻轻一笑,说道:“若是我们联手,可以给那林阳一击,你们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杨震,我们是你的前辈,我们两人的家世虽然不如你,但也不差,你凭什么让我们和你联手?你说联手就联手,也未免太自信了吧?”

    蔡国俊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李益生也是沉默,看向杨震的目光,也是冷笑。

    杨震口中的联手,他们岂能听不出来,就是想让他们两家以杨家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“你们问我凭什么?那可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震听到此问,猛地一口把杯中红酒喝尽,手指一松,玻璃酒杯啪的一声,坠落地面,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们杨家攀上了京城林家大少林轻阳,是林家在洛城的代言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