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贪婪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紫竹楼内,气氛有些凝滞,赵尘风满头冷汗,顺着苍老枯皱脸上的沟壑,不断滴落下来,他知道,林先生的目光在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吴东来这里也是皱了皱眉头,在他以往的认知中,赵尘风都是老狐狸,何曾做出过如此莽撞的事情,但是今天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没有资金,你凭什么全部拿下?”林阳收回目光,声音虽然平淡,但却显得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想要空手套白狼,在他紫阳帝君面前,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林先生息怒,我的意思是分期付款,容我赵家筹集资金,分多次买下林先生的全部丹药。”

    赵尘风不敢去擦额头汗水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阳听到此话,沉默之后,说道:“这个办法也可行,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,他在洛城的身份地位,也只是被赵家凭空托了起来,其实并不认识一些富豪权贵,所以,想要销售出去这些丹药,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哪怕赵尘风包藏很深的私心,也是一个现阶段最有效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“谢林先生。”赵尘风神色大喜,心中激动无比,宛若老眼里看到了大片光明前途,努力了很久,才终于呼吸平稳的下来。

    他老眼一转,看到了木茶桌上那些碧绿的翡翠玉坠,沉吟中,再次开口:“林先生,您那些玉坠是否也要卖,若是可能,我赵家也想代理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在旁边的吴东来,在这话后,下意识的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,他感觉赵尘风这老家伙,今天已经丧心病狂了,为了攫取利益,竟然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,竟然要独吞林先生手里的宝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东西,每一件拿出去都是无价之宝,在不同人的手里,有不同的价值,若是交好华国的顶级权贵,足以拿下一大片。

    林阳也是看向赵尘风,神色不动,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从与赵玲玲接触开始,他与赵家越走越紧密,这其中有赵尘风的刻意讨好,还有他修炼的需要,所以一直以来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但是,他忽略了赵尘风也是个老狐狸,也是有野心的枭雄,不然在退休前,赵尘风也不可能坐上高位。

    如今,谦虚恭谨了许多时日的赵尘风,终于在赵家利益面前,露出了枭雄本色,在这个可以扩大赵家影响力的机会面前,毫不犹豫要拿大头,甚至全部吞下。

    好,很好,若是一个人只听说我的实力超群,就俯首帖耳,谦逊恭敬到卑微,那倒是不足以让我正眼去看,如今这赵尘风有贪婪之心,才算是人之常情,那我就让他去发展,去壮大。不过,若是将来他赵尘风摆不正自己的位置,就休怪我无情摧毁赵家。

    林阳心中念头落下后,终于下定决心,说道:“这些玉坠你可以全部拿去,但一枚作价五千万。而在以后,若是想要丹药、玉坠,我这里依然可以供应,你们赵家可以全权代理销售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林先生。”赵尘风老眼中大亮,朝着林阳一拜后,激动的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林阳话中的意思,他听得很清楚,要扶持他赵家,要把丹药和玉坠的销售权限交给赵家,那么从此之后,赵家能够从各个权贵手中拿到的利益,将会恐怖无边,甚至可以想象,将来的华国之内,必有赵家一席之地,哪怕是京城林家,都有可能被他们赵家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毕竟,那周康剑只是个剑道宗师,据他从吴东来口中得知,根本没有林阳这样的逆天手段。这等于说,他想要一个芝麻,却意外得到了一个西瓜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嗯,你把这些东西拿去,就离开这里吧。”林阳坐在竹椅里,淡淡挥了挥手,说道。

    赵尘风老脸上带着笑容,再次躬了躬身,把木茶桌上的翡翠小瓶和玉坠,全部收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,退出了紫竹楼,留下吴东来面对林阳。

    此刻的吴东来,心中也开始激动起来,林阳独留下他,其中用意不言自明,他那困扰了许久的经脉问题,很可能就要在今天解决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你,你已经猜到用意了吧。”林阳看向吴东来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莫非养元丹已成?”吴东来心中怦怦乱跳,嘴唇有些哆嗦。那件事,他心中期待,但还有些不自信,看向林阳时,就怕林阳说出没有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已成。”林阳点了点头,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翡翠小瓶,轻轻放在木茶桌上。哪怕没有打开软木塞,也有清新的药香飘出,足以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吴东来看到这只小瓶,眼里的激动毫不掩饰,此刻的他,心中再没有其他,痴痴望着小瓶,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,毕竟期盼了那么多年,如今实现之时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瓶中就是一颗养元丹,不是那些简易版可比,你在这里吞下,我来指点你重续经脉,排除寒毒,若是有可能,你的修为还能再进一步。”林阳看了眼吴东来激动神色,轻轻点了点木桌,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林先生。”吴东来一躬到地,呼吸急促中,迈步走到木茶桌前,颤抖着手掌,把那寄托了无限希望的小瓶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最后,在林阳吩咐下,他盘坐在木塌上,花了一个小时平复了心情,把自身状态调整到最巅峰后,不再犹豫,直接打开瓶盖,把那颗黄豆大小的养元丹,直接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养元丹入口就化,让得吴东来心中还没有发出一声感叹,就感觉到,那融化后的养元丹,直接化作千百药力细流,涌向全身各处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他的脸庞就扭曲起来,全身各处的断裂经脉,都如被强大力量拽扯一般,向着对方互相连接而去,那种瘙痒痛楚,几乎钻心。

    林阳看着此刻的吴东来,目中光芒绽放,一副探究神色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时刻,他才开口:“坚持如此之久,难道忘记了你自己修炼的功法不成?还不运转功法,吸收药力,逼出寒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