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都要

作品:《修道千年归来

    林阳修为不深,更是用秘法催动体内灵力,所以施展出来的火龙术,根本不能一指而出火龙,充其量也只是个火蛇,但那火焰的温度,也不是普通火焰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只见火蛇缠绕上黄铜铜块之后,铜块立马开始融化,片刻之后,就成为一团铜液,被林阳一指引力术发出后,悬空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林阳如法炮制,把所有的铜块都熔炼成液体,化作一米直径的液滴。

    他目中又是一凝,双手掐动,快速变动法诀,额头冒出层层热汗,眉目露出疲惫时,一道显得神秘而繁杂的符文在手指间成型。

    这是星空修仙界一道炼制药鼎的符文,也是最简单的符文,但是对于此时的林阳来说,还是过于复杂,不容易施展起来,他也是耗尽了全身灵力,丹田空空之后,才勉强将之完成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口中轻轻冷喝,拼尽最后的一丝灵力,朝着足有一米大小的金色铜液指去。

    旋即,那显得繁复的符文冲出,落入铜液之后,使得铜液闪烁出一道道光亮,把整个紫竹楼内,照耀的金黄一片,宛若宫殿。

    然后,林阳身体一软,倒坐在地上,困倦眼皮抬起,看向金黄铜液时,悬空的铜液不断翻滚,如被拉扯一般,渐渐变化形状,化作一座一米高的三足古朴铜鼎,鼎口盖着一个简易花纹铜盖。

    铜鼎的表面,勾勒有一道道如同电光的丝线,闪烁着神秘的光泽,一眼望去就让人感觉到不凡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光泽仅仅片刻后,就隐藏了下去,铜鼎变得朴实无华,但很大气。

    林阳疲惫的双眼见此,嘴角一笑,费劲摆好盘坐姿势,运转功法,吸收四周天地灵气,补充体内已经枯竭的灵力。

    一夜之后,他睁开双眼,再次熠熠生辉,全身上下充满了仙灵气息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在紫竹楼外,吴东来手捧散发浓郁药香的木匣,一动不动恭敬立在紫竹林中,身上衣服被朝露打湿,几乎黏在了身上,但神色却一丝不苟,没有一点的不耐。

    林阳抬步,走出紫竹楼,目无波动的看了眼吴东来以及其手中的木匣,说道:“把药材送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东来听到此言,连忙应了一声“是”,就捧着木匣,走入紫竹楼内,不敢眼睛乱看,把木匣放在那张竹木茶桌后,就小心翼翼退出了紫竹楼。

    林阳回身,重新关上木门。

    然后,他目光落在室内的药材上,手掌一挥,最基本的引力术施展出,那些足以炼制出真正养元丹的药材,全部悬空而起,飘到面前,分门别类摆好。

    想要炼制出真正的养元丹,以我如今的修为,也不是太过于容易,有一定的几率失败,必须调整到完美状态,才能够有更多的把握。

    盘坐在木塌上,看着面前的药材和一米高药鼎,林阳目中闪动,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毕竟,他此时仅仅只有凝气境,即便动用体内丹田里的灵力,也是用的前世秘法,以如此低微修为炼制真正丹药,在星空修仙界还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不由,他再次闭起双眼,调整心境,调整精神,一个小时后睁眼,直接手指凌空,朝着一小堆药材一点,那堆药材凌空飞起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再朝着药鼎鼎盖一点,鼎盖也是飞起,药材落入药鼎之内,鼎盖盖紧。

    沉默中,他再次捏起法诀,施展出火龙术,火蛇在药鼎底部燃烧时,药鼎之上出现一道道如蛛网般的光线,宛若聚气阵一般,牵引四周灵气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林阳身边摆着十几只拇指大小的翡翠小瓶,都是林阳早些时日所准备,瓶子里不断飘出浓郁药香,普通人闻上一口,足以全身舒坦,甚至一些感冒类疾病,可以直接消除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翡翠小瓶中,唯有其中两只是他最在意的,那里面均是存放着一颗丹丸,黄豆大小,浅黑色,散发着浓郁至极的药香,正是真正的养元丹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体内灵力不是很雄厚,他在耗尽灵力后,也只是把一炉丹药炼出了两颗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翡翠玉瓶里,却是简易版的养元丹,足有十瓶之多,且每一瓶中均有五颗,数量极大,这也是因为有了药鼎,不再只是灵血布阵的缘故。

    林阳从木塌上站起,手掌抓起那两只装有真正养元丹的翡翠小瓶,装进他的口袋里,贴身而藏,把其他的翡翠小瓶全部放在室内的木茶桌上,不在意丝毫。

    然后,他走到门口,一把拉开木门,看到了外面等候的吴东来和赵尘风二人,平淡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自从林阳炼丹开始后,就每天起早贪黑,哪怕有蒙蒙细雨,也要站在紫竹楼外等候,等待林阳功成的那一刻,好拿到梦寐以求的丹药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林阳之言,他们全都精神一震,面露喜色,毫不犹豫抬步,快速走入了紫竹楼内,站在林阳面前时,根本不像活了半辈子的成年人,全都呼吸急促,眸中光芒四射,如激情青春。

    “桌上有十只翡翠小瓶,每瓶中有五颗简化版养元丹。既然我与你们赵家有些缘分,那么你们赵家能够吃下多少,就拿多少。”

    林阳坐进一张竹椅里面,指了指茶桌上的翡翠小瓶,朝着赵尘风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赵尘风一愣,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,不由心中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这些丹药不管落在谁的手中,都有非常强大的作用,而在他的手中,作用会更大,所以他很想把所有的丹药都拿到手里。

    只是以曾经林阳所说,一颗丹药一千万,五十颗就要五个亿,哪怕是以他赵家在洛城的地位,一下子拿出五个亿的流动资金,也要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可是五十颗能够治好偏瘫的丹药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华国,曾经为国家奋斗过的大佬,有极多都在疗养院,身体不好,甚至卧病在床,哪怕是五十颗,也不足以满足需求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这五十颗丹药治好五十个大佬后,那该是怎样一笔人脉财富,对赵家的发展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不由,他深深吞了一口唾沫,老眼一狠,朝林阳拜了拜,说道:“林先生,赵家想要都拿下来,只不过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的钱。”

    林阳听到此话,眸中一冷,看向抱拳低头的赵尘风,心中冷哼:尼玛,想要空手套白狼吗?